偷香小说网 > 刺客至高 > 第一章 终极潜行

第一章 终极潜行

        温暖的阳光透过层层枝叶洒在了荆安的身上,点点光斑如同被披上了一层渔网。

        两只调皮的小鸟在他肩膀上交头嬉闹,丝毫没有发现它们玩乐的地方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在它们的感知中,这只是一截很普通的木桩子而已!

        荆安看着两只嬉闹的小鸟眉眼中尽是喜悦的笑意!

        如此明显的情绪波动本不应该出现在他身上的,没别的,只因为他是一名刺客,一名心如磐石的顶级刺客!

        做为一名顶级刺客,控制自己的情绪只是入门。

        按理说到了他这种级别的刺客不应该犯这么低级的错误才对,但他还是笑了,并且是发自内心的笑,那种笑容一看就让人感同身受!

        这一切的反常,只是因为他钻研七年的潜行终于在今天取得了突破,已经到达了欺瞒小动物的地步!

        咋一看这似乎没什么了不起的,因为这种潜行只能骗骗没智商的小动物,如果碰到人或者高智商生物肯定一眼就识破。

        以荆安顶级刺客的身份会不明白这些道理吗?

        这显然是不可能,但他还是这么开心,显然这种潜行必定有它的特殊之处。

        说起这种潜行的特殊之处还得从他的身份说起。

        他曾经是虚拟世界中的刺客之王,一身刺杀之术鬼神莫测,无出其右!他就像死神一样,凡是被写在生死薄上的人,无论他是顶级高手,还是公会会长,都不能逃脱他的追杀,无一人例外!

        他不赚钱、不称霸、不泡美女,所求的只是刺杀的极致,也可以称为刺客之道!他正是凭借着这样的专注,才会在短短的时间内称霸虚拟世界,如阴影一样,时刻的笼罩在那些所谓的高手身上!

        然而就算如此,他也没有停下对刺客之道的追求,依然忘我的磨练、钻研。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虚拟世界的数据将他的刺客之道锁死了,也就是说他的刺客之道已经走到了尽头,没有前路了。

        如果他还想继续提升的话,就必须得脱离虚拟世界,可他现实中只是一个沉默寡言的宅男,如何提升?这简直就是无解的死结!当他认识到这一点时万分沮丧,觉得活着已经失去了意义!

        也就是在这时,他莫名其妙的重生成为了一个婴儿,更让他欣喜若狂的是这个世界居然能修炼,强大的职业者甚至能毁天灭地!

        这说明什么?

        说明他又可以修炼自己的刺客之道了,这怎能不让他欣喜若狂?

        虽然他刚刚重生,只是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但他并不想就此将时间浪费在成长上,既然不能修炼武技那就研究理论。而潜行,刺客的神技之一,就是他研究的目标。

        在上一世,他就凭借他非凡的悟性隐约的摸到了潜行的最高境界,他称这种潜行为终极潜行!

        他认为,潜行的最高境界并不是让自己的身体消失在一方世界中,而是融入。因为潜行的目的就是为了刺杀,当你潜行到目标身边实施刺杀时,你的身体必然会出现在这个世界,那么你就必然会被发现,如果目标反应迅速,是不可能被简单杀死的。而融入就没有这个缺点,因为他始终就在这个世界,出手时会更加出其不意。

        当然,融入的难度也是消失的十几倍,从荆安出生到现在,整整研究了七年才刚刚入门就能知道这有多难了。

        不过他也不急,既然已经入门那离大成还远吗?如果真的能将终极潜行修至大成,那么他的实力必定会有一个质的飞跃,这如何不让他喜形于色?

        就在这时,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将两只嬉戏的小鸟吓的“扑棱扑棱”飞走了。

        “呦!呦!呦!今天的太阳是从西边出来的吗,我们家小安安居然会笑,太不可思议了!”人还未至,一阵大呼小叫却先传了过来。

        荆安微微皱起眉头,他不用看,都知道说出这话的就是他那不靠谱的老爹,荆逐云。

        他非常不喜欢这个便宜老爹,他老爹思维活跃、性格跳脱,常常能做出惊人之举。比如正吃着饭突然想洗澡,正喝着酒突然想唱歌,如果仅仅这样也就罢了,反正都是他自己在作,旁人顶多不看、不听、不管就是,但他有时候也会牵连到旁人的。比如有一次半夜时分,荆安睡的正香就被他突然拉出被窝,说是带着他去兜风。荆安问他兜风为什么非得拉着一个,他说一个人兜风寂寞。

        寂寞你应该找我娘啊,拉着我作甚?

        做为一名顶级刺客,荆安在动手前都会将目标的一切调查清楚,然后拟定n多计划,虽然这些计划并不是都能用到,但有备无患嘛!

        像他这种人永远也不会做出莽撞的举动,同样也非常反感莽撞的人,而荆逐云正是这样随心所欲、想到哪做哪的人,荆安不喜欢他也在情理之中。

        “看你眉眼含春的样子,一定是看中哪家姑娘了吧?快跟爹爹说说,我也好帮你牵线搭桥”荆逐云穿着一套白色睡衣出现在荆安面前,看样子是刚刚起来,还没洗漱。如果仔细看他的脸,会隐约的发现上面有一只模糊的乌龟。

        荆安直接忽略了自家老爹没正行的废话,面无表情的问道“什么事?”

        “喂,有你这么当儿子的吗?摆脸色不都是爹的特权吗?”荆逐云一手指着控诉道。

        荆安暗自翻了个白眼转身就走,你还知道你是当爹的人啊,你那么放荡不羁我以为你不知道呢!

        “站住”荆逐云脸色严肃“你六叔要来咱们串门,我们哥俩好久不见,他好不容易来一回我得去接他,所以,嗯哼,你懂得!”

        “我不懂”

        “臭小子,找打是吧”荆逐云挥舞着拳头带起阵阵风声,好像真的要揍荆安一顿一样,但荆安的脸依然古井无波,连眼皮都没眨一下。

        荆逐云见此立刻怂了,换上一副笑脸“帮我看一会儿糖糖,就一会儿,我接到你六叔马上就回来”

        荆安听到“糖糖”两个字时嘴角一抽,眼前浮现了一个长相可人的小萝莉!

  http://www.touxiang.la/xs/12/12295/36803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ouxiang.la。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ouxiang.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