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刺客至高 > 第三十七章 欺软怕硬的菜鸟们

第三十七章 欺软怕硬的菜鸟们

        荆安看着“望风而逃”的张教谕有些无语,刚才的那一套连环陷阱只是个开胃小菜,目的也不是以伤害为主,而是为了将闯入的人标记上,怎么才中了这一招就跑了啊,后面还有一大堆等着招呼呢!

        “难道是怕脸黑丢脸去找药师去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心里素质真是太差了,想当年我脸上画着两只乌龟都还不照样该干嘛干嘛?”荆安不自觉的摸了摸脸颊,那里曾经有两只憨态可掬的小乌龟在上面“短暂”停留过!

        尽管他不愿承认,但是那两只乌龟确实给他心里留下了阴影——那种使人脸变黑还洗不掉的粉末,正是他为了洗掉脸上的乌龟而研究出来的副产品,由此可见,他当时为了洗掉脸上的乌龟下了多大的功夫!

        话说,直到现在他依然不明白,为毛妹妹画的乌龟就是洗不掉?她用的可是普通的水哎!

        荆安停止胡思乱想,看向站在门外的两个巡夜人,问道:“两位,进来喝杯茶?”

        “呵呵,不用了”其中一个巡夜人干笑两声,拉着另外一位转身就走,“我们还有别的事,就不打扰了”

        荆安点点头,关上门,回屋睡觉。

        两个巡夜人直到走了很远后,其中一个才问道:“喂,我们不是来抓盗内狂魔的吗?你怎么拉我走了?”

        “盗泥煤的狂魔啊,那小子才进学院两天,怎么可能是盗内狂魔”

        “说不定盗内狂魔就躲在里面呢!”

        “藏在里面你敢抓?先不说你能不能打的过盗内狂魔,就是那些机关你能躲过去?”

        “怎么可能,没看张教谕都中招了吗?”

        “所以,我们等张教谕吩咐了在行动,懂吗?”

        ——————

        第二天,荆安顶着个鸟窝头去班级签到,引起了众多同学注意,毕竟这里可是有着精英聚集的青城学院,像他这种不注重仪表的人很少见。

        他表面上一片云淡风轻,实际上早已在心里诅咒了木离n遍,咒她胸前永远是飞机场,

        签完道以后,他就去上木离的符文课了。

        这次他来到班级到是没引起同学们的注意,因为他们的精力被一件更有吸引力的事吸引了。

        “嘿,听说了没?教务处的张教谕昨天被一个学生阴了一手”

        “怎么可能没听说,全校都知道了好吧!听说他那张老脸黑的锅底一样,而且还反光,呵呵,据说看到的人不少都笑抽了呢!”

        “我勒个去,这么夸张!得找个机会去围观一下,真不知道是谁干的。”

        “我听人说,是咱们斥候班的人干的,也不知道是谁。不过咱们这回可是被殃及池鱼了!”

        “兄台此话何解?”

        “张教谕已经放了狠话,说年底斥候考核他要亲自出题,说是以前的题太简单,让不少混子都蒙混过关了。这次他还要亲自监督,过不去的一律开除!”

        “我靠,这老家伙要报仇找阴他的那个人啊,连我们一起算上这是搞毛啊!”

        “谁说不是呢,我估计是那个学生有些背景,他不敢直接找,才这样迂回的”

        “麻蛋,真是郁闷!”

        荆安略微有些尴尬的摸摸鼻子,自己做了坏事居然让一群无辜的人承担,这让他有写不好意思。除此之外就是深深的不爽了——你自己找上门被修理,怪我?就算怪我你把所有斥候班的学生都拉上一起打击作甚啊,要是有人不及格被开除了还不都得恨我?

        不过这种不爽只持续了一小会儿——要恨就让他们恨好了,反正自己也不掉一块肉!

        在木离来了之后,他又开始专心致志的听课了!

        时间一晃就到了一节课就过去了。

        下课后,木离又将荆安留了下来,幸灾乐祸的道:“恭喜恭喜,张教谕已经把你列为头号问题学生通报给全学校的老师了,危害评级仅次于盗内狂魔。若你不是雾晓岚推荐来的,他早就把你开除了!”

        “老师你不会就要跟我说这个吧?”荆安脸黑黑的,既然全校老师都知道了,那么全校的学生也一定会知道的。此时他已经预见到一大波菜鸟斥候正在赶来——谁让他一不小给他们连累了呢,找教谕算账他们不敢,但是拿你撒撒气还是可以的。

        “当然不是,我只是想告诉你一声,别跟别人提起我在这里就行!”木离临走时又不怀好意的看了荆安一眼,揶揄道:“另外,祝你好运!”

        “麻蛋,我总觉得她是故意将我拖在这里的”荆安无语的看向教室门外一群义愤填膺的菜鸟斥候,其中包括他的同班同学,一共大约有四十多人,并且还在快速增加中。

        “喂,荆安,你是不是得给我们一个交代?”一个比荆安高半个头,又黑又壮的少年将荆安堵在教室——在中级斥候班中,荆安的年龄算是最小的之一,一般中级班的学生都是十二、三岁少年,只有他,还是个孩纸!

        其他少年也跟着起哄,好像荆安真的十恶不赦一样。

        荆安慢慢的走到黑少年面前站定,抬起头懒洋洋的问道:“你,还有你们想要我给你们一个什么样的交代?”

        一众少年语塞,增加考题难度是张教谕说的,过不去开除也是张教谕说的,这些都跟荆安无关。但你要说真跟他一点关系没有,也不对,就是因为他阴了张教谕一手,张教谕迁怒于整个斥候班的。

        “让我们每天揍一顿就行”

        “这个主意好,说不定我们揍他一顿张教谕就会消气放弃原来的决定了呢”

        “对,揍他”其他少年也出生应和。

        “早这么说不就完了么,非得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指责我一番再动手才显得你们光明正大?这么小的年纪就这么虚伪,真替你们的未来担心!”荆安扔掉课本,活动了一下筋骨,问道:“你们想单挑还是群殴?”

        “怎么讲?”黑少年问道。

        “单挑就是我一人挑你们一群,群殴就是你们一群挑我一个!”

        “嗯?”一众少一愣,最后还是黑少年最先反应过来,大叫一声:“你tm的在耍我们?”

        “一帮傻x,才看出来我在耍你们啊”荆安说完就身形一闪,进了人群。

  http://www.touxiang.la/xs/12/12295/40806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ouxiang.la。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ouxiang.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