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刺客至高 > 第六十三章 真正的刀尖上起舞

第六十三章 真正的刀尖上起舞

        荆安和秦天发生的小冲突并没有被观众看见,因为他们还沉浸在“怎么会这样”的疑问当中,不过当荆安走向擂台时这帮人却都发现了。

        “这荆安也想挑战守关者吗?是不是有些不自量力啊!”

        “切,人家既然已经到了八十九关,自然是有资格挑战的,哪有什么‘不自量力’的说法?你要是不服你也去‘不自量力’下啊!”

        “额,我的意思是他也不能闯过这关吧,毕竟他只是初级斥候,力量上的差别还是蛮大的!”

        “你这么说也没错,虽然说技巧可以弥补力量上的不足,但那也是在相差不大的情况下,不过我相信,只要他能晋升中阶职业者,就一定能闯过八十九关的”

        “呵呵!”

        虽然大部分观众都对荆安的武技表示肯定,但他们也同样认为荆安不可能闯过第八十九关,至少在进阶中级职业之前不可能,毕竟初级职业和中级职业之间的力量差距很大。

        在这里唯二相信荆安能闯过去的只有两个人,雾晓岚和木离,虽然她们这样相信毫无依据,但就是相信!

        “哼!自不量力!”秦天看到荆安走向擂台冷哼一声表示非常不屑,他认为这里除了自己再也没有人能闯过八十九关,他在这里之所以没走,是在这等待着荆安出丑呢,到时候先在这里嘲讽一番,然后出去再让他生不如死。

        荆安不知道也不关心场外众人的心思,在他登上擂台的那一刻,就已经将感知完全放开,精神高度集中。

        傀儡“呼”的一声提起巨剑,双腿一屈就像荆安奔来,还未到近处就是一击带着风压的横扫。

        荆安站在原地没动,只是将手中的双匕紧紧的握了握。

        他这次连从未在人前展示过的双匕都用了出来,可见他已是火力全开。

        他的目的除了想击败傀儡之外,更想触发傀儡的“更高境界的引导”。

        他的技巧在很早很早以前就达到了巅峰,已经没有了进步的余地,他本以为这已经到了尽头,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看到了更高的境界,而且还有引导,这怎能不让他欣喜若狂?

        然而想要触发傀儡的引导也非常难,以他观察,想要触发,必须得在短时间内在傀儡的身上打出足够的伤害,否则根本触发不了。

        以他目前的力量,想打出这样的伤害非得全力以赴不可!

        所以他在巨剑临身之际猛的跳起,在巨剑带着呼啸的声音在他脚下经过时,他的脚尖轻踮剑身借力,随后在半空中如利箭般射向傀儡。

        傀儡反应不慢,强行终止巨剑横扫,斜着斩向半空中的荆安。

        在半空中的荆安双匕横胸,“铿”的一声挡住了巨剑!

        与其说是挡住,不如说是他在借力,仅凭这一击,他就贴上了傀儡,双匕带起了一道残影,刺向傀儡的大腿——个子太矮,只能刺到腿。

        “铿”“铿”两声,尽管他已经用了暗劲,并将力量集中在了一点,但两把匕首仍旧无功而返,只留下一个小白点——傀儡的防御太硬了

        “怪不得秦天会选择用蛮力来对抗傀儡,这么高的防御没有足够高的力量根本打不破”荆安暗自叹息一声,尽管他对此早有预料,但还是很失望。

        不过现在可不是失望的时候,因为傀儡已经一个膝撞朝他撞来——那膝盖比荆安的腰还粗,这要是撞上了,那酸爽,啧啧!

        荆安迅速后撤步,并挥动双匕刺向撞来的膝盖。

        “铿”的一声,荆安再次被击飞!

        虽然这是荆安自己刻意引导的结果,但也是迫不得已,如果他选择强行留在地面上的话也不是不可以,那样他就会被傀儡巨大的力量钉在地上,造成长时间的僵直,以至于动作迟缓。

        和僵直比起来击飞显然更好一些,这也是力量差距过大的无奈选择。

        飞在半空中的荆安如法炮制,再次借力巨剑,向着傀儡的头部飞去!

        此时在擂台外的六人已看的目瞪口呆,他们从来都没见过有人可以借助对手的武器进行移动的,就算见过、听过,那也就偶尔为之,然而擂台上的这位呢,已经把这化为常态,这简直是在跟死神玩命,嫌自己活的时间太长了吧?

        就连之前见过荆安惊人武技的木离也不例外,她此时在暗自震惊:这家伙到底师从何处,为何如此牛掰?

        竞技大厅中观众也是看的目瞪口呆,整个大厅里静悄悄的,只剩下了粗重的喘息声:这家伙太帅了啊,有木有,尤其是在半空中来回飞舞的身影,那真是潇洒的不要不要的。

        中心城堡里的人还算矜持,至少没有目瞪口呆,但他们的内心同样不平静:这家伙还是人吗,怎么会想到如此匪夷所思外加惊险刺激的战斗方式,这要是稍稍有那么一点点失误,立刻就要被斩下擂台。

        被围在中间的七个老人也是被震的七荤八素,同时也在心里琢磨:这么高的战斗天赋是天生的还是被某个传说级强者培养出来的呢?如果是前者的话还好说,顶多让人震惊一下此人为何天赋如此妖孽?如果说后者,那可就了不得了,自己万一要因为收徒触怒了那位强者呢?那后果绝对是很严重,很严重!

        在他们看来,是后者的可能性非常大,毕竟这么惊险刺激如同刀尖上起舞的战斗方式怎么可能是一个孩子能无师自通的呢,你天赋再妖孽也要有个限度吧?

        好吧,又说到张教谕了。

        此时他的心里活动很奇怪,虽然有震惊,但不是特别大,更多的却是一种莫名的荣耀!

        为什么会是荣耀,这不合常理吧?看到荆安表现这么逆天,他更应该咬牙切齿吧?

        可张教谕却不这么想,他看了荆安的表现,认为荆安的上限绝对超越了大师级,那么他曾经被这样的人阴了一手还丢人吗?这不仅不丢人,还非常光荣,毕竟能让那种级别的人阴一手也是非常不容易的。

        显然,他选择性的遗忘了荆安阴他一手的时候还是个初级职业者,他却是高级的。

  http://www.touxiang.la/xs/12/12295/45926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ouxiang.la。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ouxiang.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