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刺客至高 > 第四百六十一章 闻之兰

第四百六十一章 闻之兰

  “你就是荆安?”白羽看着荆安淡淡的说道:“我已经把你的所有底细全都看透了,无非就是仗着度和力量,再加上磨练至巅峰的技巧而已,并没有什么稀奇的,如果你仅有这些的话,前十里面的人你一个也打不过。?听我一句劝,从这里离开,也从圣女身边离开,省的自取其辱!”

  荆安眉头一挑,道:“说完了?”

  “没有!”白羽说道:“我姓白,名白羽!知道我什么要叫这个名字吗?哈,我想你也不知道,不过,你很快就知道了!”

  “废话说完了?”荆安淡淡的问道。

  “呵呵,看你还能呈口舌之利到什么时候!”白羽说完就双眼一闭,双手结印,道:“白羽!”

  “唳!”一身响亮的鸟鸣声突然在竞技场中响了起来,接着就有无数的白色羽毛凭空出现,然后附身在白羽的身后,缓缓的凝聚成一对巨大的翅膀!

  卧槽,这是啥?荆安真的是惊呆了,不是这东西太厉害,而是这个东西太新奇了,让他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在白羽用处来的那一刻,他就看出来了这是战势,可战势不是只有辅助作用吗?为毛白羽这嚣张的家伙的战势居然可以像技能一样还化形?这太不可思议了!

  在荆安的印象中,虽然战势很厉害,但那也是在中级和高级职业者的时候厉害,像他到了大师级以后就没用过战势了,除非不能用元力,所以他尽管有战势,但绝不常用,因此也没想到战势还有这种用法!

  而且据他观察,在白羽施展了这个不是技能的技能后,他的实力至少暴涨了五倍!

  这东西还能这么用吗?今天真是涨见识了啊!荆安眯着眼睛轻笑了一声,向着白羽动了攻击。虽然他的度依然快如闪电,但白羽的度却比他的还快上一筹!

  快一筹这是什么概念?度这种东西差距不大的时候看不出作用,但若差距太大,那就只有一个结局,被秒杀!虽然荆安和白羽的度还没差那种程度,但被彻底压制住也是很正常的事!

  观众见此又欢呼起来,现在终于有人出手制裁这个嚣张的外来者,算是给他们除了一口恶气!此时他们已经忘记了自己是什么来的了,说好的为了圣女呢,怎么就变成了意气之争了呢?

  荆安也暗自皱眉,在白羽的度下,他也只是攻少守多,虽然他依然能坚持不败,但若是不能激活血脉的话,他肯定自己不是对手的。或许自己也可以学学战势的用法?

  他这么想的时候也是这么做的,当即用出了自己的战势。战势这种东西就像是呼吸一样,别看常识间没用,但用起来也很顺手,虽然不能立刻扭转局势,但也可以保持不败!

  能做到这一点就好,反正他的目的也不是击败白羽,而是想偷师。在这样的情况下,当然是战斗的时间越长对他越有利了,所以,一时间两人又陷入了僵持!

  围观党此时的欢呼声也渐渐的消停下来。起初他们见荆安被压着打还很兴奋,以为荆安很快就被制裁,但过了好一会儿他们才现,尽管荆安落了下风,但他就像顽强的柳树一样,无论狂风怎么折腾他就是不折,这让他们有了不好的预感,因此欢呼声不自觉的小了一点,待荆安用出战势后就稳住了局势,他们的欢呼声就不自觉的停了,而且,那种不好的预感更加强烈了!

  白羽本人也是极度郁闷,本来以为荆安只是度力量强才取胜而已,但谁知道他还留有底牌?而且也是战势,虽然这战势使用的方式极为原始,但那也是战势好伐?拥有战势的人即使再弱也不会被轻易击败,这就是战势的强大之处!

  而他也正是郁闷的原因,别看他的战势运用的十分精妙,几可当技能来用,但消耗也同样非常大,也就是说,如果长时间战斗下去的话,都不用荆安动手,他自己先类死了!再看荆安生龙活虎的样子,他就知道,坚持不住的一定是自己——一场注定要失败的战斗怎么能让他不郁闷?最关键的是,他还在开战之前放了狠话,这要是输了这脸可就丢到姥姥家了!

  ——————————————————————

  “这个战势——?”白衣人皱起眉头,战势他当然认识,让他皱眉头的是荆安这个战势居然是最无用的无属性战势!

  战势也是分属性的,就是元力一样,但战势可不是按照金木水火土那样分的的,而是以物品分的,分为动物、植物以及实物这三种,比如陈琦的剑意,就是实物剑,因此的他的战势极为锋利!

  再比如白羽的战势,就属于动物的白鹤的,只不过因为他的战势还未进阶战意,所以只能化成一对翅膀,但就是因为这一对翅膀,就使得他的战力倍增!

  而无属性战势的意思就是它不属于动物等分类,这样无属性的战势很少,但并不是少的就是厉害的。还是拿白羽的白鹤战势来举例,当他知道自己的战势属性后就知道向这个方向修炼,从而提高战势的品级,当修炼至巅峰后,就会水到渠成的成为白鹤战意,战力何止是倍增?而无属性的呢,就因为不知道修炼方向,就只能瞎练,到头来什么也没修成,更是终生无望进阶战意,这也是无属性战势为什么没用的原因。

  白衣人之所以皱眉,还是因为他对荆安的期望太高,荆安的各个方面,无论是战斗本能,还是修炼度,都是完美级的表现,可就在战势这方面出现了短板,这怎么不让他皱眉呢?要知道荆安可是被他们内部认定为救世主的人物,当然是越完美越好!

  “没错了,是无属性战阵!”黑依然亦是叹息一声,白衣人能想到的他怎么会没想到呢,但是荆安在这个年龄有瞬杀传说的实力就已经很妖孽了,要是再有个完美战势,那是真的不给别人活路了!

  尽管两人都知道自己的要求已经属于苛求,就算他们重活一回也做不到,但还是忍不住心中郁闷:要是战势再完美一些就更好了啊!

  ——————————————————————

  荆安可不知道有两个大高手在因为他的战势无属性而惋惜呢,他现在正沉浸在研究战势的奥秘之中呢。战势,这是早就拥有的东西,可惜,他当初研究了许久,也没研究个所以然出来,本以为战势就这样了,潜力就这些呢,不过,当他和白羽战斗了一会儿,总算初窥了战势的奥秘!

  战势,绝对不止能进阶战意那么简单,可以说,战意也只是一个起点!

  这个现让他十分兴奋,仿佛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样,若是能将战意研究透彻,他的战力还将成倍增长!他现在也明白了,为什么陈琦只是会一个剑意就被称之传说之下最强,只因为他的战意绝对已经研究了很高的阶段!

  他有些庆幸,幸好当时没有和陈琦生真正的战斗,否则真的有可能被虐惨了!

  就在他越研究越沉迷其中的时候,突然感觉白羽的战势消失了,这突的状况让他一愣,这家伙该不会是傻了吧,没有战势他凭什么跟我打?

  随后他就现白羽半蹲在地喘着粗气,就像破掉的风箱一样,一滴一滴汗珠不停的从他的脸上垂落,很快就积成了一个小小的水泊。

  唉,这家伙实在是太不经打了,我还没用全力呢就躺下了!荆安暗自叹息一声,白羽这幅模样他怎么会看不来是脱力了呢,这也是他现战势的一个特点:花样越多的战势消耗也越庞大!

  好吧,若是让白羽听到他的白鹤战势被荆安称之为花样的话,他肯定会被气死的!不过,现在他可顾不得那么多了,他咳嗽两声有些悲哀的道:“我输了!”

  他也不等荆安回答,缓缓挣扎起身,向着擂台下走去。

  观众本来还以为白羽半蹲是有什么大招呢,结果是认输了!说对白羽不失望那是假的,但一看道白羽都累到走道都走不顺溜了他们也无话可说,难道真的要让白羽拼命吗?

  所以,整个竞技场又沉默了,又是诡异的沉默,心里承受力差的已经退场了,虽然看不到荆安被暴揍,但再也不用因为己方的一次又一次的失败而揪心了!

  “整个圣城,能不能来个能打的?持久的?”荆安斜着眼说道,他之所以这么挑衅,是因为他很期待再上来几个比白羽更厉害的家伙,好让他可以痛痛快快的研究个明白!

  白羽听到荆安这话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一脸涨红,只要是男人被人说不持久想必都不会高兴吧?但不高兴又怎样?打不过就是打不过,并不会以个人意志而转移!

  观众听到荆安的话又暴起了新一轮的嘘声,但现在没人敢轻易上台了,到现在就算脑袋少根筋的家伙也知道,除非排名前五的大高手下场,否则他们下场除了给那嚣张的小子增加战绩外什么用都没有。

  “怎么,还是没人上来吗?再不上来我可就走了啊,反正呆在这里怎么都是浪费时间”荆安伸了个懒腰,对圣城的轻视之意溢于言表,这时观众又开始鼓噪起来,我大圣城无人了吗?怎么被人这么挑衅还不出站?

  若是排名前五的人都出战了,而且也都被击败了,那么他们也不说什么,败了就是败了,技不如人而已,没什么好丢脸的。但现在避而不战可就丢大人了,至少那些排名前五的人要被打上一个懦弱的标签!

  ——————————————————

  “竞技场是怎么回事?怎么还不派厉害的人上来?”白衣人微笑的说道。

  “哼!你问我我哪知道,竞技场又不归我管,谁知道他们又有什么鬼心思,我也懒得猜,反正丢脸的又不是我们,管那么多干什么!”黑衣人兴趣缺缺的道,自从现荆安的战势是无属性的战势后他就这个样子了,显然对此还是很介怀的。,因此他也懒得继续看下去了,要不是白衣人不走的话,他早就走了!

  现在,能支撑他看下去的兴趣就是荆安能不能一个人将竞技场挑了。

  ——————————————————

  就在荆安不耐烦之际,又一个人登台了,是一身穿一身雪白长袍的长男子,这位美男子有着精致的面容,宛如女子,走起路来也轻飘飘的好不用力,就像是在飞一样!

  在竞技场中没人可以飞,所以,他一登台观众们又一次不长记性的欢呼起来!

  其实也不怪他们,不是他们记性不好,被荆安打脸好几次还不知道悔改,实在是因为这个人给他们的信心太强了,这就是连续十年蝉联竞技场第一的闻之兰!

  别看他的长得像女人,名字也像女人,说话更像女人,但绝对是一个纯爷们,这一点圣城百万人可以证明!

  正是因为他有种种特殊之处,所以在圣城可以说没有一个人不认识他的,名声之甚,甚至过了圣女,这样的强人出场制裁荆安,这怎么不让群众欢呼呢,更何况,闻之兰在竞技场中已经十年未尝一百了,他们相信,这一次对决荆安也不例外!

  “荆安是吧,在战斗之前,我先声明一点!”闻之兰一双桃花眼看着荆安,娇声道:“对于圣女我没有一点兴趣,没错,就是一点也没有,我之所以上来也是迫不得已,所以,如果我不小心击败了你,你也不必担心失去圣女的眷顾,我的意思,你懂了么?”

  “真是莫名其妙的自信啊!”荆安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从观众的议论声中他也知道了这位闻之兰的身份,虽然你丫的长的挺美,但你也想的太美了吧?你凭什么就这么自信能击败我?真是迷之自信!

  “若是不能击败你,我上来干什么?我可没有被虐的习惯哦!”闻之兰说着好朝着荆安抛了一个媚眼,这可给荆安气的够呛,要不是他定力好,说不定就吐了呢!(未完待续。)8

  http://www.touxiang.la/xs/12/12295/65930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ouxiang.la。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ouxiang.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