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天庭淘宝店 > 第8章:冰魄神针

第8章:冰魄神针

        第8章:冰魄神针

        “妈的,谁啊?”卢学林一脸不爽地转过头,但下一个瞬间,两眼一瞪,却是差点把下巴惊掉下来!

        “傅……傅老!!”

        卢学林双眼冒着精光,满脸激动之色,宁小北看着他那副样子,恨不得冲上去舔这个老头的脚丫子。

        又看了看说话的老者。

        一身老式白褂,双手负在身后,慈眉善目,蓄着长长的白须,看起来已入花甲之年。

        宁小北打量着这老头,老头也在打量着他,还不时眯眼点头,似乎颇为满意。

        “老头,你谁啊?”他皱着眉头问道。

        话音刚落,身后的卢学林像见了鬼般尖叫起来,指着宁小北鼻子痛骂道:

        “混账东西!你……你竟敢对傅老不敬!?”

        “傅老可是当今医学界的泰斗,京城神州医院的副院长,岂能由你侮辱!来人,快把他轰出去!”

        卢学林一个劲地臭骂宁小北,目光却不时瞥向傅青山,想在他面前表现一番,他心里美滋滋地想着,如果傅老能在院长面前美言他几句,那他就飞黄腾达了!

        哪知傅青山缓缓一抬手,“慢。”

        随后,那双浑浊的苍老眼睛看向宁小北,道:“你刚才说的,都是你自己判断出来的?”

        宁小北看了老者一眼,不卑不亢地点点头。

        “呵呵,好啊。”傅青山一捋胡须,发出一阵琳琅的笑声。

        这时,苏瑶瑶病房的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脸庞犹如刀削斧凿,俊朗无比,但眉宇间却始终弥漫着愁云。

        宁小北知道,他就是苏瑶瑶的爸爸,苏远鹏,也是松海商界枭雄,远鹏国际集团的董事长。

        他一见傅青山,马上三步并作两步走来,“傅老,可总算等到你了,快进来说话吧!”

        傅青山微微点头,随即看向宁小北,和蔼道:“你不是要进来看看吗?一起吧。”

        “傅老,这位是您的……”

        苏远鹏这才注意到旁边站了个穿得土里土气的青年。

        傅青山捋了捋胡子,笑而不语。

        随后,宁小北就在卢学林怨怒的目光中走进病房。

        “该死的小子!”卢学林咬牙切齿,随即一哼,发现两个黑衣保镖在看自己,便立即把气撒到他们身上。

        “看看看看!有什么好看的!滚!”

        说完,他一挥衣袖,怒气冲冲地跟进病房。

        “这人脑残吧?”一个黑衣保镖不爽地说道。

        “就是。”

        病房里。

        一片白色,窗台摆着一瓶水仙花,淡淡消毒水气味弥漫其间。

        “令媛情况如何?”傅老朝床上望了一眼,开口问道。

        “医生说,一时半会儿是醒不过来,您快给看看吧。”苏远鹏声音带着一丝哀求,眼珠子上攀满了血丝,他已经两天两夜没睡觉了。

        “唔……”

        傅老将指点在苏瑶瑶纤细的手腕上,闭上双眼。

        过了一会儿,傅老皱着眉头抽回手,叹了口气。

        苏远鹏心中一痛,但还是问道:“傅老,我女儿情况究竟如何?”

        “唉,脉象紊乱,心神不宁,老朽多嘴一句,令媛是否有什么心事?”

        “心事?”苏远鹏皱了皱眉,却也想不出什么。

        就在这时,宁小北忽然上前一步,也学着傅青山的模样,将并拢双指,点在苏瑶瑶的手腕上,然后闭上双眼。

        “哦?”望见这一幕,傅青山忍不住惊讶出声,这年头,真正会把脉的医者已经不多了。

        一旁的卢学林抱着手臂,阴阳怪气儿地讥笑道:“小子,猪鼻子插葱,你装什么相啊?”

        宁小北厌恶地一皱眉,却是睁开双眼。

        “好乱的脉象,沉浮双脉交错,驳杂不堪,这种脉象很少见,似乎……是她潜意识里醒不过来。”宁小北拧着眉头缓缓道。

        “嘁,别以为你根据傅老说的话整几个专业术语就成神医了!傅老、苏董事长,我看这家伙就是一个神棍,跑这来想骗钱呢!”卢学林阴沉着目光在一旁不屑道。

        傅老不悦皱眉,随即对宁小北说道:“说说你的依据。”

        “你们看,病人印堂黧黑,眉头紧蹙,面色晦暗,这是心神大乱,心魔作祟!再看她眼皮或是睫毛,有相当细微的颤抖,这是即将醒来的征兆,但她却依旧昏迷,这太过奇怪。最后……”

        “嗯……”傅老微微拂须,似乎颇为满意。

        宁小北顿了顿,继续道:“最后,据我猜测,病人颅内积水只是造成她昏迷的一部分原因。”

        “那另一部分是什么?”苏远鹏脱口而问。

        “不知道。”宁小北老老实实说道。

        “啪啪啪!!!”这时,卢学林在一旁鼓起了掌,讥笑道:“真是装得一手好逼啊,我估计你去演电影,都能拿奥斯卡了吧!哈哈哈哈……”

        气氛紧张的病房内,响起了卢学林那公鸭嗓子般的嘲讽笑声。

        “不可理喻。”宁小北轻轻摇了摇头,心想这人是不是有病啊,像条疯狗一样追着自己不放。

        “给我闭嘴!!”

        一道苍劲的声音赫然炸响!

        傅老发火了。

        “小子,听到了吧,让你闭嘴呢!”卢学林继续浑然不知地讥笑道。

        “我是……让你闭嘴!”傅老气得胡子都翘了起来,这种心胸狭窄之人,如何能行医?

        “噶?”

        还没等卢学林反应过来,苏远鹏直接让保镖把他扔了出去,而两个黑衣保镖自然乐意效劳,关上门后直接拉到走廊尽头一顿痛扁。

        “好了,小友,你继续吧。”傅老重新恢复了和蔼之色,对宁小北的称呼,也用起了小友。

        “呼……这煞笔终于走了。”宁小北顿感耳根清静了许多,然后问道:“这里,有银针吗?”

        “银针?”苏远鹏皱了皱眉,“我马上让人去买!”

        “不必了。”傅老淡淡说道,然后从随身带着的小布袋里取出一个长形木盒。

        打开之后,冰蚕雪丝铺底,十二根纤细如毫的银针静静躺立,每一根都完美如同艺术品,更为奇特的是,针身上竟有丝丝寒气渗出,弥漫其间。

        “冰魄神针!?”宁小北目光陡然一亮。

        “呵呵,小友好眼光。”傅老淡然一笑,心中却是惊讶万分,如今能一眼识得他这宝贝的人,堪称凤毛麟角。

  http://www.touxiang.la/xs/16/16785/52721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ouxiang.la。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ouxiang.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