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天庭淘宝店 > 第43章:放长线钓大鱼

第43章:放长线钓大鱼

        第43章:放长线钓大鱼

        “然后你就阳痿了?哈哈哈……”

        宁小北忍住不笑,但还是没憋住。

        “哈哈哈,笑死我了。”苏鹰也是拍着大腿,笑得前仰后合。

        “别笑了,我都快哭死了……”袁四凯却是一点都笑不出来,他指了指下身,苦逼道:“你们不知道啊,我爸和我妈都快急死了!之前中医、西医都看过了,半点用都没有。”

        “哈哈哈!!!”

        不说还好,一说宁小北和苏鹰笑得更大声了。

        “我出去上个卫生间。”戚红月小脸不由通红。

        “小心点,碰到不长眼的找我。”宁小北在她雪嫩的小手上留恋一会儿,笑了笑,放她离去。

        袁四凯见宁小北和戚红月之间关系不一般,眼珠子一转,立即道:

        “北哥,你要是能治好我,我发誓,再也不追求戚红月了!把她让给你!”

        “你本来也争不过我啊。”宁小北淡淡道。

        “是是是是是……”袁四凯立即赔笑道。

        “把手伸过来,我给你把把脉吧。”宁小北撇了撇嘴。

        过了一会儿,宁小北脸色越发严重了起来,连平常一直舒展的眉毛都是紧锁起来。

        望见他这副模样,袁四凯脸上也是没了人色,嘴唇发白道:“怎……怎么样啊?”

        “情况,不太妙啊。”宁小北摇了摇头,叹息一声,“看来我之前判断得没错,你这不是普通的阳痿,是传说中的死痿!”

        “死萎?”袁四凯脸色大变,“北哥,什么叫死萎?”

        “死萎就是致死性阳痿,你不光搞不了女人,连小命估计都要丢掉。而且,这死萎治疗起来难度不小啊,我都没什么把握……”宁小北神色凝重无比,心中却是冷笑无比。

        袁四凯的确是死萎,但对他这个绝世神医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

        这样一说,只是吓吓他而已。

        “那……那怎么办啊!!”袁四凯脸色煞白,记得都快哭出来了。

        “我才二十二啊,还有很多美酒没尝,还有很多美女没搞,怎么能就这么死了!北哥,北哥,你一定要救救我啊!”

        “只要你能救我!咱俩就拜把子,你就是想要天上的太阳,我都找人给你搬下来!”

        袁四凯一把抱住宁小北的大腿,哭得像个孩子。

        “这……不是我不帮,实在太难了,要不你再去找别的医生试试?”宁小北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没用,根本没用!那些庸医,根本治不好……我已经走投无路了,今天碰到了北哥你,就是老天给我的活路啊!”

        宁小北的裤腿都快被弄湿了,没办法,他只好翻了个白眼,道:

        “行,那我试试吧。”

        随后,宁小北让他平躺在地上,然后取出冰魄神针,随便施了几针。

        不一会儿,袁四凯就感觉全身发热,好像有一团火在体内烧了起来,他脸上的笑容也扩展开来。

        “北哥……北哥,好像有点反应了,嘿,你可真神了!”

        “那当然,小北的医术没的说,上次我妹妹溺水差点成了植物人,就是他给从鬼门关拉回来的!”苏鹰在一旁道。

        “这么厉害!?”袁四凯立即双眼放光,“老天有眼啊,让我遇到了我人生中的贵人。”

        “好了。”

        宁小北取下银针,抹了把满头的大汗,脸色发白,眼露疲倦之色。

        “北哥,你快坐!”袁四凯看他这虚弱的样子,心中顿时感动得不要不要的。

        “没事,就是有些耗费体力。”宁小北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并无大碍。

        其实心中却是笑开了花,这点小病,哪里耗费体力啊,他根本就是故意把能量逼出体外,才变成这番模样。

        “哥,什么都别说了,以后咱俩就是兄弟了!谁要是敢动你,那就是跟我袁四凯过不去!”袁四凯拍拍胸脯,一脸嚣张道:

        “在松海这块地盘上,跟我袁四凯过不去,我至少有一百种方法让他混不下去!”

        苏鹰眼露精光,心中却是点头。

        袁四凯这话并未狂妄,他老子袁天龙拥有整个袁氏集团绝对的控股权,打个喷嚏,松海商界就要抖三抖!随便一句话,松海多少企业都要倒闭。

        “行,随便吧。”

        宁小北也是一笑,随后道:“不过你这病得慢慢治,这样吧,下次你把从古墓盗出来的那瓶酒带来,我研究一下,说不定对你的治疗有帮助。”

        “好说!还有,北哥,这张卡里有三百万,你看今天出来也没带钱……”

        袁四凯取出一张金色银行卡,给宁小北递了过去。

        宁小北眼皮直跳,但皱眉拒绝道:“别,你刚刚说了,大家都是兄弟,给钱算怎么回事?”

        “可是也不能让你白治啊,路边算命都收费呢。”袁四凯顿时还有点不好意思。

        “既然你一定要给,那就等我彻底治好你再给吧。”宁小北挥了挥手,那张巨额银行卡,他看都不看一眼。

        “北哥说的是,我这人太俗气了,让你见笑了。”

        袁四凯挠了挠头,将收了起来。

        随后,宁小北和他互换了手机号码,然后给了他一个地址,让他有空把那瓶古酒送过来。

        “小北,你干嘛跟钱过不去?”

        袁四凯走后,苏鹰一脸疑惑,宁小北家里的情况他不是不知道,照理说那三百万应该对他很重要。

        “苏鹰,这你就不懂了,我这叫放长线钓大鱼。”宁小北一脸笑意。

        “你这小子,鬼心思越来越多……呃,等下,部队给我打电话了。”

        苏鹰正说着,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过了一会儿,苏鹰一脸歉意道:“小北,真不好意思,部队有紧急任务,我得马上赶回去了。”

        “没事,你快去吧,我等下跟红月姐回去。”宁小北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有袁四凯在,在这里谁敢动我?”

        刚才苏鹰跟他讲了,袁四凯在整个松海年轻一辈里,鲜有人敢惹。

        “那行,我先走了,玩的尽兴!”

        摆了摆手,苏鹰很快离去了。

        宁小北笑了笑,在蓝梦会所悠闲地散起步来,很快来到了后院。

        忽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薛敬文,你离我远点!”

  http://www.touxiang.la/xs/16/16785/52722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ouxiang.la。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ouxiang.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