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港岛大亨 > 第577章 谈判

第577章 谈判

        翌日一早。

        “老爷。”管家张德端上来一份早餐。

        “对了……”原本一边吃早餐,一边若有所思的叶景诚,转头看了看张德一眼,问道:“听说你祖上出身宫廷?”

        “是的,老爷。”张德态度谦卑,言行中却是有着自己的骄傲,反问道:“不知道老爷是否知道小德张?”

        “小德张?”叶景诚稍微搜索了一下记忆,好像在后世的宫廷剧中,就有这样一个人的出现,似乎是一名太监总管?

        不过太监的话,一般不都是自小阉割,哪里还有能力传宗接代?

        接下来,张德解答了叶景诚的疑问。原来他的祖父张月峰,跟这位华夏最后一位宫廷总管的小德张,是一脉相传的亲兄弟。

        张家自幼家贫,父亲以打鱼为生,母亲是农村妇女。两兄弟自小被人看不起,有一次更是遭受到打击,张月峰承受能力比较强,当时小德张自尊心受挫,但又不愿意接受命运。

        于是从母亲口中打听到,穷人家想发财只能干皇差,而当地以出‘老公’著称,太监李莲英就是那里出身。另外还将怎样阉割才能当“老公”的过程,简单地了解一番。

        当天晚上,小德张把心一横,拿着一把割草的镰刀,找块磨镰石磨了磨,就进了牲口棚,自己动手“净身”。

        当时小德张才12岁,由此可以看出他的性格,对自己都那么狠的人,对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也证明了他有这个能力,可以在清宫里头扎根。

        从一名普通的太监到太监回事,再到御膳房掌案的三品顶戴,最后是四司八处大总管。

        小德张用了二十年的时间,将自己的势力发展到权倾朝野。朝廷大臣觐见隆裕太后,都必须先得到他的首肯。

        随着小德张的飞黄腾达,张家自然是鸡犬升天。对小德张来说,唯一的遗憾就是没能力继后香灯,于是视大哥张月峰的儿子为己出,用宫中的规矩来培养这个干儿子。

        即使后来小德张失势,出宫到天津英租界做寓公,不问政事。但是他为官多年,特别是做的太监,贪墨的财富无数。

        即使没有官职在身,那也是大富大贵之家。而他在宫中学来的规矩,却是一代代的传了下来,传到张德这一代已经是第三代。

        至于张德一家为什么搬迁到港岛,其实也是生活所迫。当年的‘斗地主’害死了不少人,小德张作为一名地主兼资本家,虽然逃过了最终的批斗,却被逼参加社会主义‘改造’。

        最后只能在街头卖油炸果子,至于大哥张月峰一家,由于在接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放弃大部分财产来到港岛,这才幸免于难。

        难怪叶景诚在刚接触张德的时候,就觉得他作为管家的素质,比一般的管家要专业太多,原来祖上是帮皇帝打理的宫廷。

        不由地,叶景诚想到自己所头疼的问题,张德口中的那一套宫中规矩,不知道能不能用来协调锺楚红跟其他女人之间关系?让她们全部搬进祖屋而又别闹得太凶?

        “我小时候听二祖父说宫中的事情,妃子之间的争宠其实很正常。”接下来,张德又说了一些趣事。

        大致的说法就是建议叶景诚堵不如疏,让他的几个女人同时搬进来,有些事要闹就任她们闹。但是就不要超出一个底线,这个底线放到宫廷里面,就是不要去挑战太后的容忍度。

        而叶景诚的情况,办法就是让她们接受一些规矩,这样在闹的时候为了顾全大体,她们也不敢说闹得太凶。

        至于要怎么样让她们接受,这一点张德是信誓旦旦。

        叶景诚暗自的琢磨,张德的建议不失为一个主意。尽管他的几个女人有可能因为条条款款,从本来名刀明枪变成电视上的宫心斗。

        不过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如何让她们搬进来,又不闹出六国大封相。

        “老爷,车已经准备好。”张德提醒道。

        “嗯。”等一会,叶景诚还要往邵氏走一趟,亲子找邵一夫谈一谈tvb股权的事,所以一早叫张德准备好车子。

        走没有几步,叶景诚转过头道:“关于你刚才说的事,今晚再跟我说详细一些。”

        “好的,老爷。”张德鞠了鞠躬。

        ……

        十几分钟,车辆来到tvb所在的广播道,不过车辆却没办法直接驶入停车场。

        “叶生,前面太多人聚集,车子很难开进去。”司机转过头向叶景诚说道。

        正闭目养神的叶景诚,睁开眼看了看前面的,只见很多年轻男女拿着简历,从tvb大厦的入口到门卫室的铁栏门,排起了一条长龙。

        看情形这些人应该是投靠艺人,不过人数方面的确是惊人,难道说今天是什么特殊日子?叶景诚示意司机熄火,并吩咐地方在这里等他,他则和另一个保镖下了车。

        “这位靓仔……”忽地,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从侧旁跳了出来,大眼汪汪的对叶景诚说道:“过来添一下这张表吧。”

        “填表?”叶景诚及时拦住身后的保镖,少女不知道自己逃过一难,反而觉得叶景诚身后跟着一个怪人,暗道这名保镖该不会是小偷吗?

        不过面对叶景诚的问题,她天真无邪的说道:“是啊,你不是要报考tvb的艺人训练班吗?都是要统一添了表格才能进去。”

        “难怪了。”

        叶景诚看了看眼前,站着至少百来号人。按理来说,就算tvb的影响再大,都不可能同一时间有这么多人投靠艺人,原来是这一届的训练班开始招生。

        毕竟港岛只有两个针对演艺专业的培训班,一个无线艺人电视培训班,另一个则是新组建的亚洲电视艺员训练班,前者的影响力比后者大得多。

        想要通过影视来获取名利的人,大致上可以分成两种。其中一种属于剑走偏锋,或者巴望有什么奇遇的人。

        另外一种他们的想法比较务实,知道如果没有专业的知识,就算机会轮到他们,他们也不可能去掌握。

        这时候,艺人培训班成了他们最好的去处。只要顺利完成学业,他们也算是出了师,至少相关致使的了解更透彻。而且通过训练班这个踏板,他们还可能跟邵氏达成签约。

        “难怪什么?”一旁的少女好奇道。

        “没有。”回过神来,叶景诚打量了少女一眼,对方给他一种清丽优雅的感觉,他问道:“你是tvb的艺人?还是工作人员?”

        “都不是…”少女摇了摇头,说道:“其实我也是这一届培训班的学员,不过比你们早了几天过来报名,这几天帮忙处理个人表格和派发传单。”

        叶景诚“哦”了一声,问道:“那你叫什么名字,说不定我们还能成为同班同学。”

        少女主动伸出手,问道:“我叫黎美闲,你呢?”

        “叶景诚。”叶景诚跟对方握了握手。

        “这名字好像……?”

        “有点熟悉是吗?”

        “对啊,你怎么知道?”

        “你表情上都写着。”说完,叶景诚示意保镖上前帮他开路,又跟黎美闲告别道:“好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哦,那拜拜。”黎美闲慢三拍,等到反应过来,扬起手上的表格道:“诶!你的表格还没填呢?”

        这时候,哪里还见得到叶景诚的人,保镖在前面替叶景诚开路,在叶景诚通过之后,后面的人又再次堵上了。

        ……

        邵一夫的办公室。

        “诚仔,你来了。”门外,秘书将叶景诚带了进来。

        他非常重视叶景诚这一次的到来,因为两人在接下来的谈话当中,有可能会促成一笔生意,也有可能是一次摊牌,针对tvb最终执掌权。

        为了让两人的谈话更加顺利,邵一夫甚至提前打发了方怡华,避免她一时忍不住说出难听的话。

        招呼叶景诚坐下之后,邵一夫亲自给叶景诚倒上一杯功夫茶,试探道:“听说你想收购佐治马登手上的股份。”

        叶景诚回避了这个问题,反问道:“邵爵士,我也听说tvb近期,方女士似乎想让出总经理一职?”

        按理来说,像总经理这个级别的职位,必须在所有股东知情的情况下,才能够进行撤换或者安排。

        但是邵一夫并没有通知他,明显是打算先斩后奏。而且作为跟佐治.马登谈判的条件,只要方怡华一退位。全公司就属佐治马登的儿子,约翰.马登最有资历。

        这个职位自然会落到他手上,邵一夫的打算就是通过这样做,来拉拢佐治.马登偏向他这一边,或者直接将手上5%的股权转让给他。

        但是这件事,想要瞒住叶景诚是不可能。

        就算叶景诚没有及时接受到消息,佐治.马登都不会贸然下决定,甚至会主动的告知叶景诚。只有这样做,佐治.马登才可以从两者之间争取到更大的利益。

        反正邵一夫和叶景诚斗来斗去,重点还是他手上握着的无线股权。他大可以等两人斗得差不多,再借机开一个比较高的要求。

        叶景诚这一问,无疑加剧现场的紧张气氛。

        两人一番对视之后,邵一夫说道:“诚仔,我们还是直接打开天窗说话,将佐治.马登手上的股份让给我如何?”

        “那就要看有没有这个必要了。”叶景诚回以微笑。

        “你现在有那么多生意,忙得过来吗?再说了,你要能力有能力,要冲劲有冲劲,何必跟我一个老人家争一门小生意。”

        “邵爵士,话不是这么说。你觉得是小生意那是在你看来,在我看来,电视台可是很大的一笔生意。”

        这个回答让邵一夫好气又好笑,你叶景诚现在动不动就是过百亿的项目投资,相比只有几十亿资产的电视台还不是小生意?

        不过不等他反驳,叶景诚继续说道:“其实邵爵士也应该知道,我对电视台这一块比较感兴趣,不然哪里会以高于市价的价钱收购股份。”

        “虽然我也想过自己搞一个电视台的牌照,不过邵爵士你作为过来人应该知道,跟港府申请一张电视台的牌照有多难,就算批下来还会有额外的条件。”

        “佳艺电视台当初之所以会倒闭,有自身的一部分原因,有对手的一部分原因,还有就是港府的额外条件,要求电视台在黄金时间播放教育片。”

        但是邵一夫并没有通知他,明显是打算先斩后奏。而且作为跟佐治.马登谈判的条件,只要方怡华一退位。全公司就属佐治马登的儿子,约翰.马登最有资历。

        这个职位自然会落到他手上,邵一夫的打算就是通过这样做,来拉拢佐治.马登偏向他这一边,或者直接将手上5%的股权转让给他。

        但是这件事,想要瞒住叶景诚是不可能。

        就算叶景诚没有及时接受到消息,佐治.马登都不会贸然下决定,甚至会主动的告知叶景诚。只有这样做,佐治.马登才可以从两者之间争取到更大的利益。

        反正邵一夫和叶景诚斗来斗去,重点还是他手上握着的无线股权。他大可以等两人斗得差不多,再借机开一个比较高的要求。

        叶景诚这一问,无疑加剧现场的紧张气氛。

        两人一番对视之后,邵一夫说道:“诚仔,我们还是直接打开天窗说话,将佐治.马登手上的股份让给我如何?”

        “那就要看有没有这个必要了。”叶景诚回以微笑。

        “你现在有那么多生意,忙得过来吗?再说了,你要能力有能力,要冲劲有冲劲,何必跟我一个老人家争一门小生意。”

        “邵爵士,话不是这么说。你觉得是小生意那是在你看来,在我看来,电视台可是很大的一笔生意。”

        这个回答让邵一夫好气又好笑,你叶景诚现在动不动就是过百亿的项目投资,相比只有几十亿资产的电视台还不是小生意?

        不过不等他反驳,叶景诚继续说道:“其实邵爵士也应该知道,我对电视台这一块比较感兴趣,不然哪里会以高于市价的价钱收购股份。”

        “虽然我也想过自己搞一个电视台的牌照,不过邵爵士你作为过来人应该知道,跟港府申请一张电视台的牌照有多难,就算批下来还会有额外的条件。”

        “佳艺电视台当初之所以会倒闭,有自身的一部分原因,有对手的一部分原因,还有就是港府的额外条件,要求电视台在黄金时间播放教育片。”

  http://www.touxiang.la/xs/2/2653/720565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ouxiang.la。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ouxiang.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