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一世富贵 > 第21章 黄白术

第21章 黄白术

        听见这话,徐平腾地站了起来。

        秀秀家的羊被盗,他本来以为就是一件无头公案,别说这个时代,就在徐平的前世,技术手段那么发达,农村里丢了牛羊鸡兔等财产,又有几件能破案的?根本就是无从查起

        李威一个不成器的耆长,竟然还真能有线索?

        徐平让高大全把李威拖进柴房,自己在凳子上坐下,对他道:“盗羊的是什么人?你且说来听听。”

        到了这个时候,李威又后悔了,那帮人比徐平还凶,更是他惹不起的,在地上跪着,吞吞吐吐地就是不肯好好说话。

        徐平看了,笑着对高大全道:“这厮,伤疤没好就忘了痛!你也在军里混了那么多年,手上有什么手段?记住,只让他痛到心里去,面上绝不许有一丝能被人看出来的地方!这样便是弄到皇帝面前,他也耐何不了我们!你来摆治他一遭,我有些累了。”

        李威听见这话,心腾地就提到了嗓子眼,连气也不敢喘,偷眼看着高大全。心里暗暗祈祷,两人在马监当厢军时多少还是有交情的,虽然今天得罪了他,但愿高大全这混人不要往心里去。

        高大全果然摇了摇头:“回官人,小的在马监就是个谁都能差使的小角色,哪里会这些?再说,军中管人,只要上官看不顺眼了,都是大棍子没头没脑打下来,哪有这许多讲究?”

        徐平叹口气:“还是要我来了?这次却不好再弄他腿脚,不然他屎啊尿的把这地方脏了。你去取些纸来,要桑纸之类结实的,且先取他半条命!”

        李威见高大全转身,怎么想徐平的话里都是含着杀气,就怕要的不只是半条命,整条小命都要没了。再也顶不住,对徐平磕头:“小官人饶了小的一条狗命!你问什么我说什么,再也不敢有半分隐瞒了!”

        徐平冷笑:“谁要你这条狗命,脏了我的手!我只是要让你生不如死!想撞墙都没有地方!快说!”

        招回高大全,让他看住李威。

        李威叹口气:“我说的都是耳闻,没个证据,当不得真,小官人明鉴!”

        徐平道:“你只管说,我只管听,操那么多心干什么!”

        李威道:“这事说来话长,还要从几个月前朝廷殿试放榜说起,牵涉到几个人物,小官人要有点耐心。”

        徐平抬脚踢在李威肩上:“让你少操心!只管往细了说,我耐心多的是,磨破了你的嘴巴也累不坏我耳朵!”

        李威道:“是,是,小官人说的是!自朝廷殿试放榜,有不少乡贡进士被朝廷黜落,有些家境不好的,消折了盘缠,便流落京师,回不了家乡。内中有这么一个人,是华州进士,也过了省试,却在殿试落第,身上盘缠又没有了,便在京师找些生钱的门路。也是凑巧,竟被他碰到了一个有道行的仙师,不知从哪里学的仙术,能够用铜化成白银。这点成的白银非同一般,虽经百炼也不变色,与真的一般无二。这仙术虽然是生钱的门路,在朝廷的眼里却是犯禁的事,在京师弄不得。他们又认识了一个京城闲人叫做柯五郎的,手下颇有一帮兄弟,三人合作一伙,思量着要到京城周围的乡下地方来做这事。柯五郎是这附近的人,便到了我们中牟县。任牧子家的羊,便是被柯五郎带人盗了,卖了做本钱买原料,要点铜成银。”

        徐平皱起眉头,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以徐平前世的知识,用铜点化成白银,必然是加了什么原料形成铜合金。如果效果真像李威说的那么好,估计就是镍白铜了。镍白铜又称中国银,可想而知在古人眼里这东西多像白银,在历史上很是红火了一段时间。直到后来欧洲工业兴起,实现工业化生产,又以德国的生产量最大,质量最好,便如同中国古代的很多东西一样,名字也被西方人夺了去,改名叫德国很了。

        要说中国古代,用各种稀奇古怪的方法来点化金银,实在源远流长,本是方术中的一种,称为黄白术。细看史书,在唐之前,中国的黄金存世量极多,到了唐宋时候,黄金突然就成稀缺资源了。不用说,那之前的所谓黄金,很多都是鱼目混珠的药金,甚至到了武则天时候,还曾把药金作为真金赏给大臣。这些药金中,尤以硫化铁这种到处都是的东西最坑人。时间到了宋代,人们对金银的认识加深,点石成金就骗不了人了,又开始流行点白银这种方术来。

        但这有一个问题,能够用来点化铜成镍白铜,为何不直接来点化铁,做成不锈钢正大光明地赚钱不是更好?

        想来想去想不明白,徐平只好暂时放下,问李威:“他们做强盗,要抢钱干什么不好,非要去盗任家的羊?”

        李威道:“这事小的也有耳闻,是柯五郎有一日见了任安浑家田六娘,一时起意上去调戏,反被打骂,所以怀恨在心,要弄得他家破人亡。”

        “什么?”徐平心里只是暗骂,果然又是这种狗血情节。

        想了一会,徐平问道:“柯五郎这帮人现在躲在哪里?”

        李威道:“他们神龙见首不见尾,有谁知道?小的如果有确信,早就禀明知县相公去拿人,也好有个赏赐。”

        徐平盯着李威看,突然开口:“你就一点风声都没有?”

        李威打了个哆嗦,急忙道:“有一点的,听说是与骐骥院里牧马的军士浑在一起。谁敢到他们头上去惹事?小的也只是听闻而已。”

        徐平点点头:“嗯,念你老实,起来吧。”

        李威战战兢兢地起身,站在一边。

        徐平闭目养神,也不理他。

        就这么站了有一盏茶的功夫,李威悬着的心终于慢慢放下来,这个小煞星听了消息,看来是放过自己了。

        就在这时,徐平突然转身,目光,死死盯着李威,厉声喝道:“你老实跟我说,到我庄上找事,到底存了什么心思!”

        李威被徐平看得心胆俱裂,通地又跪了下来,不停磕头:“小官人慧眼,小的本是有一个龌龊心思,要来庄里看看有没有机会,诈点钱出来做本,也到仙师那里点成白银,求一个富贵!”

        徐平声色俱厉:“就只是想骗,没想过明抢?!”

        李威一个劲磕头:“小人只是在心里面起了一个抢的念头,万万不敢做出来的!小官人明察!这是杀头的事!”

        徐平一脚把他踹倒在地:“你妈,我就知道你这鸟人没什么好心思,与我一见面就目光闪烁!没做出来算你命好,不然落在我的手里,磕头都没你的份,我一刀一刀细细剐了你!”

        李威这时已被吓得身子都软了,瘫在地上。

        高大全在一边看得目瞪口呆,万万没想到最后竟到这一步。徐平把人打了个半死,最后还是开恩了?

        徐平可不管他心里想什么,对高大全道:“话你都听到了,这厮是自己作死!不过我们是清白人家,也不与他计较这些,你把他弄出去,上下收拾干净了,到院子里跟其他人吃酒去。我话说在这里,他敢在脸上露出一点怨恨的神色,就乱棍打死,抬到县里衙门去!如果不吃醉了就想走,一样打死!”

        李威看徐平,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口中直道:“谢小官人开恩!”

        高大全摇了摇头,自己也说不清心里是个什么想法。李威自然是自己找死,徐平的手段也太辣了些。

        徐平坐在柴房里,看着高大全把李威带走,心中踌躇不定。这个狗血的故事,要不要告诉秀秀?

  http://www.touxiang.la/xs/2/2850/18105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ouxiang.la。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ouxiang.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