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一世富贵 > 第28章 月夜

第28章 月夜

        等酒宴结束,夜已经深了,徐平喝得有点多,给桑怿和赵滋安排了住处,才一个人踉踉跄跄地回到自己小院。

        秀秀等在小院门口,见到徐平,埋怨道:“官人今天可是喝得大醉了!”

        徐平笑道:“自来到这个世界,还没有像今天这么痛快过!”

        虽然惹得赵滋对自己有些不满意,但以几个庄客对战挑掉了禁军精税,徐平嘴上不说,心里还是颇为得意的。

        秀秀急忙上来扶着,嘴里小声嘟囔:“官人说什么胡话!”

        一轮峨娥眉弯月挂在天上,洒下清冷的月光,伴着徐徐吹来的凉风,这个世界显得清静无比。

        秀秀瘦小的身子在徐平身旁,欲发显得楚楚可怜。

        就着月光,在地上显出两个人的影子来,斑斑驳驳,很是模糊。

        徐平趁着酒兴,踏出步去踩自己的影子,却怎么也踩不住。

        秀秀急忙紧紧把住徐平,口中道:“官人醉了,不要闹!”

        徐平停下脚步,歪着头看地上的影子,过了一会,突然道:“秀秀,你还是这么瘦,以后要多吃些肉!”

        秀秀脸红了一下,不答徐平的话,只是说:“我扶官人到房里去,打些水给你洗脸。”

        徐平便由秀秀扶着,歪歪扭扭地回到了自己房里。

        在庄上坐下,见秀秀端着盆出去打水,徐平道:“秀秀,只要打凉水来就好,千万不要烧热了啊!”

        秀秀答应着,转身出了房门。

        徐平仰身便倒在床上,看着帐顶出神。

        庄子周围的这伙盗贼让徐平不安,其实从根子上,徐平不是怕盗贼,真正是怕这件事把自己扯进官司里。

        都说皇权不下县,那也要分时间,分地方。此时的开封府,王畿之地,县里令、丞、簿、尉基本建制齐全,在编人数说起来不下于徐平前世的一个乡。所管人口不过一两万,怎么可能皇权不下县。

        而在这个世界呆得时间越长,徐平越抵触与官府打交道。这个官府,实在与他前世从历史书上得到的印象差别太大。都说古代时候,政权的控制力弱,可此时的大宋朝廷,触角却无处不在,躲都躲不开。

        徐平的田庄需要启动资金,他也想赚钱,却悲剧地发现所有的路子几乎都被堵死了。制出酒来想卖酒,结果酒是专卖的。制出来优秀钢材他也想卖钱的,结果发现我大宋的生意不是你想做就能做。行有行会,铁就有铁行,这个铁行还是在官府控制之下,哪里是随便就可以插进去吃口肉的。官府控制铁行的目的有两个,一个是容易征税,再一个就是方便官府科配,也就是硬性摊派。政府财政好时还行,财政不好的时候你交了东西却得不到钱,岂不哭死?你还不能不做,官府的暴力机构是吃干饭的?行会的成员都登记在册,父死子继,跑不了你。

        徐平本来想跟铁行交易赚点钱,一打听,人家说这种好钢当然要优先卖给京城里制兵器的各种官方机构。可一搭上这条线,就再也没有自由自在的日子了,徐平一听就吓了回来。

        不入行会,零星做点生意行不行?答案是不行,还有牙行这一个变态的组织存在。小本生意没人理你,只要上点规模就躲不开。牙行就是经纪人组织,像徐平前世,你有一套房子要出租,自己写个广告也能租出去,但你要是有一栋楼要出租,要不要找房产经纪?更何况这个时代是硬性规定要经过牙行的。

        宋朝的商人是赚钱,但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经商的,尤其是在开封这个地方,身后没点背景后台,就去给人背锅吧。常说大宋藏富于民,这个笑话宋太祖自己就说穿了,钱藏在民间跟藏在自己府库里有什么区别?朝廷要用了还不是得乖乖拿出来?朝廷心情好了,还给你几道官员告身或者道士和尚的度牒你就要谢天谢地了。可这种捐上来的官,在宋朝就是个屁,各种条文禁止捐官掌握实权,各种条文卡着捐官不许晋升,甚至明令捐官不许与知县坐在一起,谈话的时候你得在一边乖乖站着。

        外面的花生、高粱、玉米、辣椒时时提醒徐平,这个宋朝不在他来的那个时空里,哪怕与那个世界的宋朝一模一样,但就不是一个世界,徐平不需要为历史背上什么包袱。

        在这个世界里,徐平只想安安心心地做个小地主,把自己所学的知识发挥出来。至于有什么用,徐平根本不在乎,也不想去管。

        无牵无挂的一生,不就是发挥所学,生活富贵吗。徐平也看出来了,在大宋朝,发财最稳妥的办法就是种地,谁耽误他种地他就要对付谁。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秀秀端着水回来了,伺候着徐平洗了脸。

        看着秀秀收拾,徐平心中叹了口气,更何况这事还牵扯到自己贴身的这个丫头,就是为了她,也得把这伙盗贼收拾了。

        见秀秀要出门,徐平心中一动,问她:“秀秀,你觉得是现在的日子好,还是你原来在家里的时候日子好?”

        秀秀沉默了好一会,才小声说:“在这里,官人对我是极好的。可我还是想念我的爹娘,想念我的弟弟。秀秀不争气,官人要真问,我还是愿竟过原来的日子,虽然吃的是粗茶淡饭,穿的是破布衣裳。”

        徐平轻声道:“是啊,什么都比不过亲情。如果不是那伙盗贼盗了你家的羊,你也到不了我家里来。实话对我说,你恨不恨他们?”

        秀秀凄然道:“我恨他们到骨子里!丢了羊,爹差一点就一条绳索了了性命。我娘把我送到牙婆那里,眼几乎都要哭瞎了!我弟弟不让我走,是爹把他死死拦住。不见了我,弟弟哭了好些日子,等我回去看他们才好一些。”

        徐平叹了口气。听了秀秀的话,他几乎冲动起来就要让秀秀回家去,然而理智告诉他不能这么做,与社全传统和法规制度作对,只能碰得头破血流。他惟有今后对秀秀好一点,等期限到了,多给她些财物,让她好好活一辈子。

        见徐平不说话,秀秀问道:“官人,你为什么问这些?”

        徐平道:“因为我要去对付那伙道贼了,也不知道顺利不顺利。”

        秀秀猛地转身:“这是真的?”

        徐平点点头。

        秀秀面露喜色,过了一会,又低下了头,小声道:“官人有这个心,秀秀感激不尽!只是我听人说,那伙盗贼杀人如麻,不是好惹的,官人何必要去冒这个险?我终究是个微不足道的下人。”

        徐平笑了笑,对秀秀道:“你要不要听我心里话?”

        秀秀看着徐平,点了点头:“官人愿说,秀秀当然愿听。”

        徐平道:“我要对付那帮盗贼,第一就是怕他们扰了庄上的清静,惹来不必要的麻烦。第二是为了替秀秀报仇,我相信你是恨极了他们。第三个是怕他们再做出事来,让另一个秀秀离开爹娘,小小年纪受尽苦楚。这三条,如果缺了一条,可能我就不会主动去对付他们了。”

        秀秀低下头:“谢过官人,秀秀心里记着了!”

        徐平叹口气:“本来我这个人,认为事情要去做,便就去做了,不怎么理会别人说什么,更不要提感恩报答这种话。但今天晚上不知怎么了,或许是喝多了酒,就想跟你说这些。我也不要你记着,只是这些日子看你过得委屈,告诉你让你开心一点。你年纪还小,本该就要开开心心地过日子。”

        秀秀点了点头:“我心里记着了!”

        徐平笑了笑,让秀秀回去休息。

        窗子没有关,此时一轮娥眉弯月爬到半空,清冷的光辉射进房里来,把徐平笼罩在月光下。

        徐平静静地坐在床上,看着地上的月光,突然想起李白的名篇《静夜思》:“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徐平不知道自己的故乡在哪个世界,不知道那里是不是还有一个自己,还是已经消失在了这月光下。

        那个世界他也有父母,也有一个小自己三岁的弟弟,那个弟弟小时候也曾像秀秀的弟弟粘着秀秀一样粘着他。

        只是不知道他们现在怎样了,愿他们一切安好。

  http://www.touxiang.la/xs/2/2850/18105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ouxiang.la。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ouxiang.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