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一世富贵 > 第29章 端午(上)

第29章 端午(上)

        徐平起来,洗刷过了,出了小院,才知道赵滋早已经带着手下走了。说是军营里不比其他地方,必须早回,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桑怿也早已起来,蹲在院子里研究徐平制的一台播种机。

        这是种高粱和苜蓿时徐平制成的。播种器用陶土烧制,极不精确,徐平很不满意,用完了便让放在院子里,研究把播种器改成铜制。

        徐平已经炼了一些黄铜出来,是先用炉甘石炼制出金属锌,再与纯铜同炼制成。这个时代已经有了黄铜,称为鍮石,因为呈金黄色在某些场合可以代替黄金,价格比纯铜贵了许多,也是朝廷的专卖品,普通人禁止交易。

        徐平不知道现在的黄铜是如何制成的,但比纯铜贵利润空间肯定很大,可惜的是这又是一个专卖品,不能用来赚钱。大宋的专卖品不是一般的多,但凡是利润空间大的基本被官府垄断,徐平觉得甚是无耐。

        见到徐平过来,桑怿站起身来,对他道:“小庄主庄上的农具真是极具巧思,这种耧我还是第一次见,不知用起来比普通的耧如何?”

        旁边的一个庄客抢着答道:“这耧车是我们小官人制成的,比旧耧车不知要好到哪里!种子就少用好多,更可喜的是用了这种耧车,下种均匀,不像用旧耧车下种稠稀不匀,出苗后间苗就累死个人!”

        这个时代的人说话就是爱浮夸,播种机最大的优点还是高效播种,没实现机械化前这优点根本显现不出来。至于其他的好处也有,但没庄客说的那么神奇,只能说是有改良罢了。

        徐平对着桑怿笑道:“这新耧车好处也没庄客说得那么神奇。但如果庄上有好牲口,最好是健壮骡子,这种耧车可以让牲口全速前进,一天种个二三十亩也不在话下。当然下种也比旧式均匀,确实节省种子。”

        桑怿道:“不瞒小庄主,我在龙兴也种了百十亩地,都是广种薄收。如果这耧车真是得力,也想回去仿制一辆。”

        徐平道:“秀才觉得好,我送你一辆就是了。”

        若是在前世,发明了新式农具,肯定要藏起来。先从国家手里申请几个项目经费,再去申请十个八个专利,把自己的好处固定下来再说。

        这个时代没那个规矩,徐平前世又是个做农机推广的,不会藏着掖着。其实最重要的一点,徐平对自己的专业有足够自信,觉得这个好给你就是,我有足够能力制出更好的。做出个新东西就藏起来,生怕被别人偷看了去,那是没自信,徐平反觉得是自己把自己看轻了。真正的强者,不在意这些。

        桑怿谢过徐平,又道:“明天就是端午节了,我也要回老家过节。等过了节之后再来庄上,筹划我们昨晚谈过的事。”

        徐平点头:“我到是忘了这节。秀才什么时候动身?”

        桑怿道:“这就要走了。本就是在等你这个主人出来,道别一声,不好不辞而别。”

        徐平陪着桑怿吃过了早饭,送他出门。让庄客把院里的播种机抬了出来,问桑怿:“这个秀才要怎么带走?”

        桑怿笑道:“小庄主真是个实诚人,也不怕我不再上你的门!不过我这次是要回杞县老家,那里一分地也没有,带这个何用?先放在小庄主这里,等我回来的时候再说。”

        桑怿有地种的新家在龙兴,与杞县刚好是两个方向,徐平听了,便让人把播种机又抬了回去,对桑怿道:“那我就在庄里,等秀才节后回来。”

        把桑怿送走,刚好见到秀秀和苏儿手牵着手,哼着歌从外面回来。这庄里就她们两个年龄相仿,又都是女孩,没多少日子就混得熟了,有事没事就粘在一起,没事情做了就在一起玩。

        见两人手里各抱了一捆艾草,徐平问道:“你们采艾草做什么?”

        秀秀答道:“我和苏儿姐姐扎几个艾人艾虎,也有个过节气象。”

        徐平点点头:“原来如此。对了,最近庄子周围不太平,你们不要远了去,只能在院了周围玩,知不知道?”

        苏儿吐吐舌头:“晓得了。我家娘子也是这么说来着。”

        说完,经过徐平身边的时候,又小声道:“小官人,我见到我家娘子这两天制了一条好漂亮的长命缕,肯定是要给你带的。给了你没有?”

        徐平骂一声:“你这小丫头嘴碎,管这些干什么?”

        苏儿和秀秀嘻嘻笑着,跑进院子里去了。

        宋时的端午与后世还有很大不同,第一重的是辟邪驱毒,第二个才是吃粽子纪念屈原。艾草是驱邪圣物,自是必不可少,都是扎成艾人艾虎,随身佩带或者挂在门口,求个吉利。至于长命缕,是用五色丝线编成,戴在胳膊或者腿上或者挂在脖子上,也是求吉利。不过这东西很多时候都是当作定情信物,男女之间互相赠送。

        林素娘真给自己制了这东西?

        徐平转身,一边向自己小院慢慢走,一边暗暗琢磨。他和林素娘已经是有了夫妻名分,只是没有夫妻之实,这些日子来关系却一直不冷不淡,两人从来没有单独在一起说过体己话,让徐平也觉得怪怪的。

        夫妻六礼,只剩最后一步亲迎,法律上已是板上钉钉的夫妻了,如同徐平前世的已经领了结婚证。说句不吉利的,即使这时候徐平出个意外,林素娘也只能是个寡妇身份,算不上未嫁的姑娘。

        由于两人年龄还小,婚期定在三年之后徐平十八岁,林素娘十六岁的时候。就这个婚期,林文思还嫌有点太早,本来要推后两年的,是张三娘坚持才定了下来。宋时早婚的不少,但在文人士大夫之间,晚婚也很流行。李清照十八岁嫁给二十一岁的丈夫赵明诚,宋仁宗最爱的公主二十岁才出嫁,这在当时也是普遍的现象。甚至还有坚持男子三十岁前追逐功名,三十岁之后成家立业思想的,这更是追循古礼。

        林文思主攻春秋三传,便是个提倡晚婚的人。认为男子三十而壮,结婚早了容易导致精气亏损,对自己和后代都不利。

        有时候徐平也想,真不知道自己这丈人的思想是怎么想出来的,如果让他穿越到后世去,是不是会做个大龄剩男。

        想来想去,心中杂乱一片,终是一声长叹。

        各种说不清道不明,其实还是林素娘的心思太难猜。这个小姑娘虽然只有十三岁,却少年老成,从不喜怒于色,根本不知道她心里想什么。

        就是徐平残存的那个纨绔的记忆里,对这个女子也是敬而远之,根本说不上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徐平这样一个两世都没有感情经历的人,就更加琢磨不透了。

  http://www.touxiang.la/xs/2/2850/18105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ouxiang.la。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ouxiang.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