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一世富贵 > 第26章 龙门酒家

第26章 龙门酒家

        看着徐平,刘沆显得有些紧张:“都知道龙图要整修西京城周围的河道,却不知道有京东和两淮的灾民来。他们三人把河南府周围几州的民夫全部调用,现在想来,就是想让龙图到时无人可用,他们在一边看笑话。”

        徐平看着刘沆,突然笑了笑:“冲之,有的时候,你过于注重这些小节了。”

        “怎么是小节?治下几个州的长贰合起来弄这些小把戏,这是不把龙图放在眼里!”

        “我需要他们把我放在眼里吗?”徐平端起茶杯来喝了口茶,“今天的事情突兀,我自然知道是有人背后搞鬼,但知道是知道,却不打算去追究。”

        “为什么?属下官员如此乱来,怎么也要给他们一个教训!”

        徐平把茶杯放下,对刘沆道:“冲之,凭良心说,去年我任盐铁副使,你到我手下任盐铁判官,就没有什么异样的心思?”

        刘沆欲言又止,徐平摆了摆手:“人之常情!我年龄小过你,只是早一届进士罢了,可你到底还是榜眼啊。初次接触,你就能心安理得地认我这个长官?开始心里有些别扭是难免的。现在也是一样,我初到京西路,年岁又不足,他们难为我一下不足为奇。欲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有的时候,有的事情,就要当作没看见,不知道。”

        刘沆叹了口气:“龙图什么事都看得开,这一点是下官难以企及。不过,我总是觉得事情不会就这么结束,如果他们三个不罢手,一定要跟龙图作对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有人要作死,那就让他去死好了”

        徐平对刘沆笑道:“我以龙图任都转运使,如果能被手下的几个知州通判难为住,这官不当也罢。我初到京西路,这一次的事情便就当作不知道,就此算了。如果有人还是不甘心,那便一是一二是二便是。发落几个知州通判,我还做得来。”

        刘沆仔细想想,确实是这个道理。转运使是监察官,就是路一级的御史台,只有他处理别人,底下州县官员哪里有还手之力。虽然为了互相牵制,知州也有上奏的权力,理论上可以监察转运使,但那只限于理论而已。一个转运使被地方官扳倒,那得捅出多大的篓子,而且在地方彻底人望扫地才行,徐平怎么也到不了那个地步。

        对徐平来说,那三个官员的前程就握在自己手里,想处理什么时候处理都行。他不是看不出来事情不对,只是不想在这上面浪费精力。而且刚刚上任,就这样斤斤计较,很容易把跟地方官员的关系搞僵,得不偿失。还不如大度一点,放过这一次。聪明的心里有数以后安心做事,如果不知道收手,那自己作死就让他去死好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官场上不是任何时候都适合耍小手段的,不然就会作茧自缚。现在徐平大势在手,治下除了那几位比徐平官职还高的重臣,其他地方官跳出来就是螳臂挡车,碾过去就是。

        刘沆是习惯于那些阴谋诡计,有些放不开,才会把事情看得严重。

        龙门古称伊阙,这里香山和龙门山对立,伊水中流,是洛阳城南面天然的门户。隋炀帝建洛阳王城,依天上星象布局,皇宫南门正对伊阙,由此改名龙门。洛阳八景“龙门山色”居其首,这里有山有水,伊水两岸的山坡上又建有大量佛洞,名胜众多。

        龙门镇在河南县治下,既有山水名胜,又当河南府南下的大道,人户众多,颇有规模。

        当然,这里改名为龙门,伊阙便就挪到了伊河上游,三十里外又有一个伊阙镇。

        在官道的边上,有一座不大的酒楼,门外挑了一个酒幌子,搭个凉棚,摆了七八副桌凳。酒楼大厅,还有十几副桌凳。此时天热,厅里并没有人,只有凉棚下坐了两桌客人。

        小厮到柜台前端了一盘肉,提了一角酒,叹了口气:“看看天近傍晚,还是没有几个客人,今天只怕又是白费了功夫。”

        柜台后一个四五十岁的妇人恨恨地道:“我们扑买这处酒楼,没过两个月又在路对面起一座更大的来,那些狗官明摆着要坑死我们!哪里来的客人?”

        一边趴着打盹的老儿一激灵蹦了起来,对妇人道:“你们这些女人,就是嘴碎!这些话是能够随便说的?自家知道就是了,传出去小心吃官司!”

        妇人冷哼一声:“管天管地,还能管着我自家说话?”

        “说话也看说的是什么,狗官两字是随便说的?”

        “怎么说不的?他们能够做的,我就说的!罢了,你瞪什么眼?旁边禁军大营的那些赤佬,在我们这里喝醉了,还要去坐龙庭呢,谁把他们怎么了?”

        “你这女人怎么这么胡缠?惹得我性起”

        “性起你要怎样?真有能耐,去把对面的酒楼拆了啊!”

        老儿恨恨地一拍手,蹲在旁边的凳子上,再不说话。

        这里临近大路,附近又有军营,天然是卖酒的好地方。正是看准了这处风水宝地,这一家砸锅卖铁扑买了这酒楼一年,谁想到河南县会在对面又起一座酒楼来。而且比这一处更大,装修更好,价钱也没贵到哪里,生生被挤得没有生意。

        至于禁军大营里的人,出来喝酒动不动就赊欠,还不知道能不能把钱要回来。这还不算,这些禁军无法无天,一喝醉了什么话都敢说,一边听着的主人家吓得心惊胆战。按律法禁军喝醉了说造反没事,要清醒了再喊两回才定罪,卖酒的人家哪受得了这惊吓。当年宋太祖是从这附近的军营里出来,当上了皇帝,后辈们想一想空着的洛阳皇宫又算得了什么罪过?禁军们说得痛快,这酒家倒是吓得快不敢做他们生意了。

        老儿正蹲在凳子上面生闷气,一边的妇人猛地推了他一把:“快看,远处不是齐大郎来了?还好我们有这一个熟客,从来不到对面去,一会多切两块肉给他。”

        老儿瓮声瓮气地道:“齐大郎家里殷实,哪里会嘴馋贪你两块肉!”

        “唉,老汉,你还别说,秦二嫂招了这个齐大郎,倒是过得好日子,家里从此有了顶梁柱。我们家大姐丈夫没了也有几年了,要不,学着秦二嫂,也给她招个接脚夫?”(未完待续。)

  http://www.touxiang.la/xs/2/2850/71722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ouxiang.la。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ouxiang.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