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一世富贵 > 第28章 唐大姐

第28章 唐大姐

        看着周围多是倾颓旧园,路边大树参天,少见行人,徐昌对徐平道:“这里太也荒凉了些,怎么会想起在这里买宅子?秀秀没主见,不要什么都由着她。”

        徐平道:“她贪这里近国子监,有读书人的文气,且先看看宅子再说。”

        徐昌摇了摇头,只好跟着前行。

        前些日子徐昌到了洛阳,便就开始忙着置办宅第。徐家买的房子自然是林素娘住,秀秀是住不得的,只好别买一处。本来是徐昌在到处看,谁知秀秀自己看上了一处宅子,今天让徐平带了徐昌一起来看。

        这里是属于河南县的陶化坊,与长夏门大街隔着一座永丰坊。这坊也有大户人家,前枢密使王曙的洛阳私宅便在这坊里。当年王曙还年轻的时候,最为寇准看重,把女儿嫁给他,便就住在这里。坊里面还有西京国子监,有咸平年间重修的文宣王庙。虽然国子监里并没有几个学生,到底是有一些文气。

        不过这里离着洛阳城的中心有些远,还是荒凉,不少废宅,还有很多闲地被开垦出来做菜园花圃。走在这坊里,路两边颇有些乡野气息。

        转运使司衙门在正北边的乐成坊,隔着嘉善、通利两坊和一条东西的建春门大街,相距不远。徐平正是贪这里离着自己衙门近,比较方便,没怎么反对。至于家里的正宅,徐昌选在了更北边紧挨洛河的慈惠坊,是唐时名相姚崇的的故宅,正在谈价钱。

        又走了一里多路,秀秀坐的牛车停下,想来是到地方了。

        徐平看看前面,一边是一片花圃,间以大片的竹林。另一边一处柴门,透过不高的篱笆看进去,可以看出是一片菜园,菜园尽头是一排五间房屋,也已经破旧了。

        与徐昌快步走上前,徐平问秀秀:“怎么选在这里?地方是大,可是太荒凉了些。”

        秀秀道:“我看挺好的,有花有草,院子那边还有一条小河呢。”

        说完,吩咐随从过去打门。

        那是院子?徐平伸脖子看了看篱笆里面,那分明是一处菜园吗,看起来有好几亩呢。

        徐昌苦着脸,悄悄拉了拉徐平的衣角,微微摇了摇头。

        徐平叹口气,对徐昌道:“不急,看看再说,看看再说。”

        不大一会,柴门打开,一个颇有姿色的年少妇人从里面出来,看看秀秀,施礼道:“夫人远来辛苦,快到里面用茶。”

        秀秀看了看徐平,抬步进了柴门。

        徐平拉着徐昌,急忙跟上,过了柴门,到了院子,或者说是菜园里。

        已经秋天,菜园里没有什么菜,看起来有些凄凉。菜田整理得很仔细,分成一小块一小块,修得有水渠,水渠边还栽了一片一片的修竹。

        这个时候的洛阳城宜竹,不但是数量多,而且在黄河以北都有名气。从卖竹的商人手里收税的竹木务就有几处,每年春笋上市的时节,更是附近几州的商人云集。

        穿过菜园,到了正厅里坐下,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使过来上了茶。

        喝了茶,徐平问那妇人:“不知娘子怎么称呼?怎么要卖这处园子?”

        妇人施礼道:“回官人,民妇许唐氏,人都称我唐大姐。这处宅子是我家长祖上传下来的,因为靠近国子监,又有十亩菜园,且耕且读,分外爱惜。”

        徐昌忍不住插口道:“既然爱惜,怎么还发卖?”

        唐大姐苦笑:“因为家长去年得了一场重病,不治撒手去了。也没留下个子嗣,我支撑了一年,实在坚持不住,家里又要钱使用,只有忍痛卖掉了。”

        原来是个寡妇,徐平心里不想跟寡妇做交易,价钱低了让人说闲话,价钱高了,这地方怎么看也不值,实在太简陋了。这种地方,自己的庄里多得是,干吗到洛阳城来买?

        想了想,徐平问唐大姐:“你把这里卖了,自己住到哪里去?”

        “我父母在龙门镇那里有处酒楼,自今搬到那里一起生活。”

        “原来你家里是卖酒的啊!”这是自己家里经营的行业,徐平一下子觉得亲切许多。“不瞒你说,我家里也是卖酒的,不过是在开封府。”

        “官人误会了,我家里原来不卖酒,本来是在洛阳城里种了一二十亩花田。我阿爹有养花的手艺,攒下了些家财。去年官府看上了那处花田,不知要盖什么衙门,就此失了生计。刚好我要嫁了人,阿爹和妈妈便把家财扑买了龙门镇的酒楼,赖以维生。”

        洛阳城内的田地可以开垦,但永不为永业田,碰上官府征用补偿的钱很少,而且不允许不同意。这一点徐平是知道的,心道这一家也太倒霉了些,竟然碰上这种事。

        见唐大姐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徐平问她:“你们扑买酒楼,生意好吗?”

        “本来还好,有些利息。不成想没过上两个月,县里又在路的对面起了一座更新更大的来,扑买出去,我们酒楼便就没什么客人了。”

        徐平吃了一惊:“怎么会有这种事?这不是成心坑扑买的民户!”

        “官家的事,谁说得清楚呢”唐大姐重重叹了口气,满面愁容。

        徐平看看四周,这房子连带外面的菜园也不值几个钱,便有心买下来,就当帮帮困境中的这家人也好。至于秀秀住不住,后边再说,闲在这里也没什么。

        徐昌见徐平动了心思,忙道:“大姐,敢问你夫家还有什么人吗?你卖了这处宅子,不要以后有夫家的人找上门来闹,事情不美。”

        “没了,许家已经绝后了,唉”唐大姐叹了口气,“你们放心,买宅子时自然有街坊四邻作保,官府里立契,不会惹出事端。”

        徐昌暗暗摇头,这周围四邻不是种花的就是种菜的,能作什么保?本来城里的坊廓户卖房子,街坊四邻有优先权,他们不愿买才能卖给别人。这种地方根本就不用问,闲地到处都是,谁会来买这么一处菜园?

        (转运使司衙门在不在洛阳按时间经常变动,乐成府的官衙有时候属西京御史台。)(未完待续。)

  http://www.touxiang.la/xs/2/2850/71781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ouxiang.la。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ouxiang.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