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无相仙诀 > 第一章 路到绝境

第一章 路到绝境

        “苏溶,我看你还往哪里逃。”白惊云看着悬崖边仰天大叫的那人,内心复杂无比,却又无可奈何的道。

        一声长叹之后,苏溶面色苍白,不再言语,身体微微有些颤抖。一路奔逃至此,本想趁机找个容身之处躲起来,好躲过此劫,谁想到竟然跑到了悬崖断壁之上,没了一丝生机。

        “难道苍天也要灭我?”看着前方深不见底的悬崖,他的心中满是不舍与悔恨。

        不舍离开这天地间的一切,悔恨自己尚未帮仇雪恨。然而这一切今天就要画上了一个句号,从此,苏溶再没有一点机会。

        “白惊云,你何故如此赶尽杀绝,我已丧失修为,已是无用之人。你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看着三丈之外的白惊云,他双眼紧闭,身体微微弯曲,不顾一切的大叫道……

        白惊云也是一愣,是啊,自己堂堂北仑山云宗少宗,是南域有名的青年才俊,若不是有特殊原因,何以会对一个失去修为之人下手。此事若是传出定然也会有辱自己的名声,故而先前就下令所有本宗追击之人发现苏溶的踪迹就立刻回报不得追击,直到一个时辰之前得到消息得知他出现在绝情谷一带,自己就独自一个人前来追击苏溶,不希望被别人看到。

        “苏溶,本少本不愿动手,也不屑动手。我成全你,你自己了结吧。”白惊云轻叹一口气,无奈的回答道。

        “我只想在临死之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们如此对我。”

        “罢了罢了,此地也无旁人,本少告诉你也无妨。这是中州下达的命令,指明必须要你死,原因本少不知,莫是我,就是我父,还有这整片南域怕也是无人知道。”

        “就是这样,你可以安心上路了。放心,你死后我必给你上香。我白惊云到必做。”白惊云完这些,扭过了自己的头,不愿亲眼看到苏溶自杀。

        自从得到中州的命令,整个南域投入到对眼前之人无尽的追杀之中,各宗各派都纷纷派出精英前往,意图博得中州的欢心。然而这苏溶却是个人物,只是易血中期修为,竟然从数十家大宗派的合力围杀中冲了出来,还杀了许多精英子弟,激怒了这些宗门。在愈来愈强烈的追捕之下,他一路逃亡到了云宗的北仑山脉附近,自己的父亲得到消息亲自出手,废掉了他的修为,竟然还是让他侥幸逃脱。一路追寻到此,自己心里早已对这个从未见过面的同辈人有了巨大的感触,若不是这不得已的原因,相比自己定会和他握手交友,把酒言欢。

        正可谓命不由己,自己决定不了自己的抉择,也决定不了苏溶生死。白惊云已是渐渐对中州掌权者生出了厌恶之心,不明白是何样的原因非要置这样一个当世俊杰于死地。

        苏溶从白惊云的话语还有神情之中,已然察觉出他并没有欺骗自己,自己能感受到他的那份不情愿,不忍。

        “白兄,谢了。”苏溶抱拳一拜,转身朝着万丈深渊跳了下去。

        “谢了”,这两个字深深的扎入了白惊云的心口,他不忍也不愿回头去看。叹了一口气,似是解脱,修为运转,朝着宗门飞去。

        他还要禀告苏溶纵身绝命崖的消息,事已至此不能让其他宗门占了便宜。

        飞身而去的同时,白惊云的眼角,流了两滴清泪,为苏溶而流。

        这绝命崖谷到底有多深谁也不知道,自古就传闻此地埋有古时之人,藏有各种各样的宝藏和大能传承,所以历来到此地探险祈求能够走大运的人不计其数,就算是修士也经常有人来此地一试希望能够有所机缘让自己修为更进一步。凡人暂且不,就算是修士,飞行往下也会感觉到越来越浓烈的排斥之力,似在阻止外人下降到深处。但这绝命崖的崖壁上也有很多的小平台和小洞,其内也经常有宝物出现,如此也算满足了来者心愿。

        千万年来,有记载的下降最深的就是万年的无命居士,那可是问道期的大能修士,即便如他,也只下降到2万丈的距离就再也下降不了一寸。如此也更加为绝命谷的神奇和危险增添了一份点缀。所以,这绝命谷就被公认为是北仑山脉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整片南域最为神秘凶险的三个地方之一,与原先出云国的神灵深渊、楚国的洪荒森林并称南域三绝。

        只是如今,出云国却是不在了。

        苏溶纵身此处,显然是九死一生,活下来的几率几乎没有。

        且不那白惊云走后如何,苏溶纵身一跃,朝着万丈深渊而去,心中感叹万千,充满万般悔恨。想当初自己是何等的幸福,宗门强大人丁兴旺,在出云国那是最顶级的豪门。然而一夜之间全宗就被突然出现的陌生势力来了个一网打尽,就连宗门根基也毁于一旦。宗内所有身亡之人,至死都不知道是因何而死,不明白平日里与人为善的剑门因何激怒了对方。

        而他,也是在全宗的保佑庇护之下、还有那故人的护宗法宝最后一次使用机会的全力帮助下这才逃脱出来。原本按他所想,找个偏僻无人的地方躲起来好好修炼,有朝一日足够强大了再回去报仇,却不想被整个南域数以万计的追击者发现了自己的踪迹,一路奔逃至此还被废了修为,最后逃到这样的绝路。

        他不甘心,可是又有何用。如今,陪伴他的,只有耳边呼啸而过的破空声。

        渐渐的,似有一股排斥之力阻止他继续降落,不知为何,却没有拦住苏溶下落的身体,反而产生了一股强烈的摩擦和震荡之力。

        在强烈之力的作用下,苏溶全身感觉到剧烈的疼痛,意识也渐渐模糊。

        “或许,就这样下来陪伴你们了,爹、娘、宗门,你们等我。”最后一句话完,他终于昏死了过去,没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苏溶的身体终于降落到了万丈深渊的底部,砸出了一个人形大坑,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这绝情谷之中风景优美,有小山,也有河流,地域辽阔,如同一个独立的世界一般,安静的存在于这片大陆之上。无数年来第一次有如此巨大的响声,惊得飞禽走兽四处狂奔,纷纷躲避那一个大坑,即使是诞生神志的灵兽也不例外。

        直至过了很久,苏溶身体砸出的这个人形大坑周围也没有任何生灵敢靠近,此地成了绝命谷底部的一个空白地带。

        而世间也随着他的身亡重新恢复了常态,南域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中州,那身着黄袍之人也放下心来,不再关注南域。

        这世上的一切,慢慢忘记了曾有一个叫苏溶的人。

  http://www.touxiang.la/xs/21/21885/58782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ouxiang.la。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ouxiang.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