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无相仙诀 > 第一章 官道一程

第一章 官道一程

        一条笔直而又宽阔的官道上,淅淅零零的过往着一些人,无论是徒步之人还是骑马乘车之人,行动都颇为迅速,神色间满是紧张和小心,似乎不愿意在这官道之上多做停留。

        一日秋季的黄昏时分,这条路上多了一个相貌平平,衣着朴素的青年,正不急不慢的往前行走。只见他头戴一顶粗布小冠,身背一只方形书篓,脚穿一对黑布短靴,明眼人一看就是前往县城书院求的书生。

        这书生走了好大一会,也不见这官道上有行人经过,不禁起了疑惑,“这堂堂管道怎么竟无人行走?好生奇怪。”

        正低头沉思中,忽然听得后方传来一声响亮的马叫声,他转头看去。不一会,一匹白色的骏马拉着一辆气势颇为不凡的马车迎面跑了过来。这马车高有丈半,车轮直径足有一米,车上的帐布乃是丝织而成,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东西。尤其是那车帐之上还绣着一朵牡丹花,显然是这家的家族徽章,缀在其上表示自己的身份。

        正感慨这马车威风之时,只听车夫一声喝叫‘吁’,停在了书生的面前。看着这平凡的书生,这中年车夫顿时满脸疑惑,犹豫了下到:“这小书生,这天都要黑了,你怎么还在这路上慢腾腾的行走?”

        这书生正是苏溶,听得这车夫询问,又结合自己方才的猜疑,朝那车夫微微一抱拳,略带不解的问到:“师傅此言为何?小生苏溶,来自前方五十里苏家庄,正要前往县城书院求。走至此处却发现路上行人甚少,方才又听得师傅这样话,不知为何?”

        “哦,原来是求的书生。这你可就有所不知,这地方……”车夫听得苏溶讲话,点了点头原来如此,正兴奋的向苏溶讲述原因之时,却被马车里传来的人声打断了。

        “来福,怎么了?”原来是一位女眷,听声音还是年轻姑娘。

        “回小姐的话,这路上有位书生,初次经过这里,许是不知此地危险,老奴正要告诉他呢。”叫做来福的车夫扭回了头,恭敬的朝着车帘之中回答到。

        几个呼吸之后,却见一只白嫩的妙手掀起了车帘,随即露出一个年轻女子,发髻间插着一根细簪,苏溶一眼就认出那是一个丫鬟,而非刚才话的小姐。

        只见那丫鬟伸出头来朝着车外一看,看到一位长相平凡,眉宇之间却明朗英气的青年,轻轻的开口了句:“嘿,这小书生,我家小家天色渐晚,又有些寒冷,让你上车来,既然顺路就捎你一程。”

        苏溶听得这丫鬟话,也不谦让,抱着双拳弯腰一拜,到:“既然如此,小生就多谢小姐捎带之恩了。”完,径直朝着马车走了过去,一跃而上,又朝那车夫稍一点头,掀帘钻了进去。

        只留下这丫鬟和来福相识一眼,眼神中赞叹这书生行事果断,风度不凡。

        钻入车中,靠着车窗坐下,将长袍摆正,苏溶这才看向那小姐,却是一位容貌俊俏,身穿绿色长裙的美丽女子。他不禁想起了自己的母亲还有几个女性好友,那都是姿色不凡的女子,尤其是自己的母亲杨秀娥,年轻时候是出云国排名第一的美女,美貌之名举国皆知。即便如此,彼此这车中的小姐,仍是有所不足。

        这小姐,琼鼻玉颈,长发及腰。标准的瓜子脸上,一双柳叶吊梢眉,一对明眸美目,丹唇玉齿,当真是匀称合适到了极点。长发披肩并无任何装饰,身上一席绿色的丝质绣花长裙,脚蹬绿色绣花鞋,更是将她的宁静甜美之气体现的淋漓尽致。

        苏溶正双眼迷茫的盯着小姐之时,马车已是重新跑了起来,丫鬟一进来就看到他失态的样子,又见自己小姐正一脸殷虹手足无措,顿时没了对他刚才的好感,心生一丝鄙夷,开口喝道:“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

        苏溶这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的无礼,赶忙点了下头以示尊敬,这才到:“失礼之处还望小姐多多包涵,小生名叫苏溶,苏家庄之人,方才得见小姐美貌,想起自己去世多年的母亲。我母亲容貌也是这般美丽耀人,所以看见小姐这才失了神,还望小姐莫要怪罪。”

        刚刚还是满脸绯红的小姐还有心生鄙夷的丫鬟,听得苏溶这般解释,这才缓和了下来,双双心中暗道这书生命运不济,失去亲人,如此也不算多大的无礼。丫鬟欠了欠身,为自己的无知道歉,小姐则是摸了摸自己尚有些发烫的脸庞,吐了下舌头,朝着苏溶到:“既然如此,奴家也不怪罪公子。叫公子上车来,只因此地多有流寇土匪出没,是个不太平之地,奴家家族在这附近还算有些面子,他们也不敢胡来。况且天色变冷,公子在车里也暖和一些。”

        “奴家这里有些点心茶水,还请公子品尝。”罢,小姐招呼着丫鬟掀起食盒盖子,端出来几盘各式点心,又倒杯凉茶,一并放在苏溶面前。

        “原来如此。”苏溶这才对方才的猜想有了答案,了句多谢,也不见外,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车内的其余二人,见他如此狼吞虎咽的模样,顿时间掩口笑了起来,苏溶却是并不在乎。

        直到他吃饱喝足之后,丫鬟收了狼藉的现场。小姐看着苏溶,道出了自己的身份。

        “公子,奴家乃是县城李家的嫡女,叫做李秋瑶,这是我得贴身丫鬟,名叫青莲。”

        “李秋瑶?秋瑶二字出自‘瑶琴久已绝,松韵自悲秋’一诗,本是绝好的名字,只是为何多了几分悲凉之意?”苏溶默念着小姐的名讳,却是从中看出了一些端倪,不禁开口问道。

        “公子当真博多才。”李秋瑶朝着苏溶一臻首,佩服他的多才睿智。

        “公子有所不知,当初奴家出生之时母亲不幸大出血而亡,父亲缅怀他们夫妻二人数十年的感情,这才给我起了这个名字,以示怀念。不想公子竟然只听名字就能猜到其中内情,小女子当真佩服。”

        “不敢当,不敢当”,苏溶赶紧摆手回到。

        ……

        不知不觉天色已经黑了下来,马车行驶了数个时辰之后终于到了广元县的县城大门口。守城的兵丁一看见车上的牡丹花,也不阻拦检查,直接放了过去。当然坐在车上的苏溶不知道此事,也就不知道这车上小姐所的李家到底是何方神圣,竟连守城兵丁都很是敬畏。

        由于已是晚上,大街上的行人不多,商铺也大都关了门,只有那些客栈酒楼还有莺莺燕燕之地,仍然是灯火辉煌、人声嘈杂。

        又是跑了一刻钟,苏溶透过车窗上的小缝看到外面有家客栈,当即大声朝着车外叫到:“来福师傅,请您停下车子。”

        “吁”的一声长叫,车子停了下来。苏溶整了整自己的衣物,朝着李秋瑶一拜到:“此番捎带,苏溶多谢小姐美意和招待。这里有家客栈,小生也该拜别下车了。日后若有机会,当得厚报。”罢就转身要下车离去。

        “公子且慢。这里有些碎银,想必公子也不富裕,权当奴家资助公子读书了。”李秋瑶喊住了苏溶,抬手交给了他一个女士荷包,里面是满满的银子。

        苏溶怔在了那里,无所动作,半晌这才回过神来,接过了李秋瑶递来的钱袋子,揣在了自己的怀里,没有话。

        直到他下车以后,站在车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玉瓶,示意青莲接过,了句:“里面有封短信,小姐回去再看。”罢,不再停留,转身朝着客栈走去。

        只留下车厢之内,面色绯红的李秋瑶,紧紧的握着玉瓶,看着苏溶消失在了自己的目光之中。

  http://www.touxiang.la/xs/21/21885/58782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ouxiang.la。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ouxiang.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