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无相仙诀 > 第二章 救人一命

第二章 救人一命

        翔升客栈,是这广元县县城内的第一大客栈,占地足有四亩之大,主楼修建了四层,有十来米高,看着很是威武不凡。其内又有大小客房上百间,马屁牲畜修养场地,各种娱乐设施也是琳琅满目,一切都吸引着一批又一批的客人前来,生意很是红火。

        苏溶入住的,也就是这间客栈,只不过他身上也只有李秋瑶离别之时送与的那袋银两,故而选择了一间位于二层,靠近北街的普通小房。

        虽然之前自己数十年并没有缺钱花的日子,他却很是明白要在凡间立足暂时生存,每一两银子都要花到有用之处。原先他打算来到这里用一些珍贵的草药换取一些银两,在这广元县住段日子,好打听下云宗招收弟子的有关消息。确是途中偶遇到李秋瑶这样心地善良的女子顺路捎带,还赠送了一袋银两,也算解了他燃眉之急。

        住了这几天,苏溶总是一副平凡书生的样子,行事低调,话语不多,没有引起众人的注意。偶尔外出上街也是在附近人群聚集之地出现,与人谈论之间也是偶尔提起云宗之事,并未多打听。平时在客栈之内无论吃饭还是休息都侧耳旁听周围之人的话语,希望能够得到一些对自己有用的消息,只不过迟迟没有得到自己希望的传闻,似乎云宗的事情流传的不多,反倒是听到了各种各样的花边新闻,也算增添一些乐趣。

        修仙一脉已是流传了无数年,平时也多有出现,故而凡人们对于修士也并无那般敬畏,言语神情之间仅仅流露出一丝向往和可惜之情。苏溶有自己的打算,此番来到广元县,不知自己身亡的消息是否已经传出,有无追击之人。即便是化作了王宾鸿的样子,他依旧努力朝着凡人习,不露出一丝破绽。

        自从和李秋瑶一别,苏溶整日里只顾着查探消息,也没有想起她。直至这日临近中午,苏溶独自一人坐在客房窗户旁边的木椅之上,单手托着腮帮看着窗外来往的行人,不知在想着什么。

        却是不知怎的,李秋瑶的一颦一笑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深深的勾起了他的回忆。想着那日车内二人的相谈甚欢,想起那日晚上离别之时的互赠礼物,他轻轻摇了摇头,嘴角扬起了一抹笑意,试图不再想她,却难以做到。

        直到客栈走廊之内传来了伙计的响亮的叫声:“王秀才,吃饭时间到了。”苏溶这才回过神,站了起来,双手拍了拍自己略微有些发皱的粗布长袍,抬头挺胸的朝着房门走了过去。

        “噗”,一声轻响,门开了,这几天与他熟络起来的店小二虎子站在门口,满脸笑意的看着他。

        “何事如此高兴?牙都掉出来了。”苏溶打趣着虎子,走出来关上房门和虎子一道下楼,途中问道。

        “王秀才你有所不知,县城里来了一位铁匠,自是来自云宗山下李疙瘩村,手云宗之托前来本县买些上好的铁器,回去打造一副千里马的马掌。这铁匠就住在咱们客栈,吸引了好多人前去打探云宗的新鲜消息呢。”虎子兴高采烈的到,能看出他对修仙一途的渴望和羡慕。

        “哦?有这等事?前面带路,我也要去看看热闹。”苏溶听那铁匠竟为云宗办事,顿时起了兴趣。

        “他就在饭堂里吃饭呢,走。”虎子兴奋的在前面带路,苏溶紧跟其后。

        不一会,已是到了饭堂,苏溶一眼就看见一群人围在一起,立刻认出那就是铁匠吃饭之处,不待虎子指出,径直走了过去。

        他等云宗的消息已经等了有十天,此时他的内心有一个声音在呐喊,在尖叫,似乎提前发起了修炼的号角。

        “唉唉唉,李铁匠,你云宗打找你马掌,我怎么就不相信呢?那云宗可是南域大宗,还要你来打一副马掌?再了,仙人那都是会飞的,骑马做什么。”苏溶刚一靠近,就听见一个嘶哑的声音在质疑那铁匠。

        “就是,莫非不是这样?你只是胡言乱语?”

        “的有理。”

        周围之人已是起哄起来,纷纷指责那铁匠胡,气得他满脸通红,双眼瞪得老大,不出话来。本就身处是非之中,更是一口米饭卡在嗓子口,噎的他一头栽倒在了地上,嘴里吐气了白沫,眼珠子已然紧绷,显然痛苦到了极致。

        围观之人见状纷纷散开,要撇开干系,害怕惹祸上身,没有一人上前帮助李铁匠。苏溶顿时大惊,若是这铁匠死了,自己如何打探云宗消息。他大步上前,蹲在了铁匠身前,双手交叉来回在他的胸脯之上按压,同时大叫道:“虎子,快拿水来。”

        虎子听闻赶紧跑去一旁倒水,端了过来;客栈老板也是听见消息赶了来,生怕自己的客栈闹出人命。又时值中午,围观之人越来越多,偌大的一个饭堂转眼之间已是围得水泄不通。有苏溶多管闲事的,也有替苏溶叫好的,各种声音嘈杂在一起,很是吵闹。

        足足按压的小半柱香的时间,李铁匠才总算哼出一声咳嗽声,算是活了过来。虎子赶忙端水倒入了他的口中,好一会,他才慢慢的坐了起来,脸色潮红褪去不少,看着坐在一旁微微冒着热汗的苏溶,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感激的到:“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直到此时周围的数百人纷纷叫好,夸赞苏溶好一副菩萨心肠,好一副医道圣手。的他都有些不好意西,赶忙转移众人的视线,扶起李铁匠道:“无妨,理当如此。”

        “好了好了都散了吧,该干嘛干嘛去。”客栈老板急忙出声遣散围观之人,也算替苏溶解围,他人老成精一眼就看出苏溶似是不愿意众人再继续逗留,也算还苏溶救人的恩情。

        见人走的差不多了,老板朝着正在交谈的二人到:“多谢王秀才救人性命,若不然我这小店就要摊上死人的大事了。这位壮汉,此番也是老夫管理不到,还望包涵。这顿饭我请了,两位尽管吃就是了。”见苏溶和铁匠点头,他转身离去,安排虎子好生伺候。

        “小二,拿一坛上等的好酒,我要和王公子畅饮一番。”已经好多了很多的李铁匠豪爽的叫到。

        “得了,两位稍等,这就送来。”虎子答应道,转身离去为二人准备酒菜。

        “李大哥,感谢之话莫要再,再就是见外了。我救你其实也是有事要问问你。”苏溶见李铁匠又要开口道谢,赶忙一伸手拦住了他,同时到。

        “王公子有事尽管问,只要我知道的一定如实告诉你。你救我性命我无能为报,这样也算尽自己的一点心意。”李铁匠见苏溶的神情,不再道谢,很是认真的到。

        虎子也是送来了酒菜,很知趣的闪身离去,留下二人交谈,苏溶却是未曾提到所问之事。

        正所谓把酒言欢,即便是他这样不很会喝酒之人,觥筹交错间渐渐来了兴致,二人是愈谈愈欢,似要一醉方休方才尽兴。

        终于,苏溶提到了正点,环视了下四周见无人注意他俩,这才回过头来神色认真的问到李铁匠:“李大哥,听你是受云宗之托前来办事。小弟想向你打听一些云宗之事。”

        “我的确是受云宗之托办事,只是有关云宗之事我也了解的不多,你只管问。”李铁匠犹豫了下,似乎有些难以出口。眼前之人却是救命恩人,他也顾及不了那么多,准备回答苏溶的问题。

        “李大哥不必担心,我只是想问问云宗何时招收弟子?我打探时日不少,听到的都是云宗收弟子从不外传消息而是自己寻找根骨不错的弟子,小弟一心想拜入云宗修炼仙道,如今你我既然相识一场,还望老兄告诉我。”苏溶见他犹豫了下,知晓内有隐情故而没有多问,只是道出了拜宗求师一事。

        “原来是想加入云宗习仙道。虽然云宗从未广散消息招收弟子,但我居住云宗山下数十年,也多多少少知道一些。云宗是三年收一次弟子,基本都是提前就有道行高深之人外出暗访,寻找一些资质不错的少年,到时候统一带回宗门试炼。”李铁匠喝了口酒,继续朝着苏溶低声道。

        “如今你来的也正是时候,今年正好是云宗招收弟子的年份。本来你的情况是没办法前往拜师的,但云宗收弟子有时候也有特殊情况,比如相熟之人的拜托等等。如今我为云宗办事,他们承诺答应我一个要求。原本我是没有相好的,今日你救我一命,我无以为报,只能这样做报答你了。”话间,李铁匠眉头紧锁,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听到此处,苏溶已是呼吸稍微有些急促,心情有些激动,他意识到李铁匠的意思,知道他要怎么做。他使了下眼色示意此处不宜多话,带着李铁匠起身朝着自己的客房走去。

  http://www.touxiang.la/xs/21/21885/58782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ouxiang.la。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ouxiang.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