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无相仙诀 > 第四章 你可愿拜我

第四章 你可愿拜我

        坐在那里,苏溶双眼紧闭,脑海中回忆着以前自己习武修一脉的时候,那时候测试的乃是身体状况和悟性,武修讲究的是炼体,故而重点选取身体材质不错的少年,这样体内成功生出内气的机会要大一些。

        虽然也认识很多道修修士,也知晓他们的修炼方式,如今轮到自己修炼,第一项就测试人的资质根骨,顿时间吸引了他的兴趣。

        如今他一眼看去是这里年纪最大之人,已然二十多岁的模样,按照平时来显然修炼的有些迟了,却由于是李铁匠推荐的原因,再加上他资质尚可,倒也无人议论是非。而他拥有武道根基一事,已是通过易容术完美的遮掩起来,倒也不担心被人发现。

        这道修一脉测试新收弟子资质,各宗有各宗的方法,但总归来也就是通过某种手段测试到新人的资质,从而决定去留。所谓万变不离其宗,到底都想拥有资质更好地弟子罢了。

        云总这里,则是通过丹药的方式激发新人的潜质展现出来,以粗细程度看资质高低。其中一指粗细的白气为下品资质,两指和三指的粗细为中等资质,这两种弟子会被分入外宗,修为达到一定程度才可晋级内宗。四指和五指那就是上等资质,会被某位长老执事看中,收为弟子,顷刻间成为人中之龙。

        如今测试场上,时间刚刚过去一刻钟不到,已经有一十三四岁的少女头顶冒出了五指粗细的白气,显然是上等资质,不待测试的白衣弟子话,已经有一道浑厚的声音从宗门深处传了过来:“李志,此女不错,老夫要了。”

        那红衣中年男子听得此声,顿时恭敬的站在那里,朝着腹地一拜,大声道:“大长老如此看中此女,是她的造化。”

        话音刚落,那名少女已是被一股强烈风暴席卷而走,消失在了远处。红衣人李志和那些普通弟子则是羡慕的看着宗门腹地,显然是非常羡慕少女的大机缘,刚入门就被大长老收为弟子,那可是元婴级强者,这少年未来不可限量。而这些尚未产生白气通过测试的少年们,则是一个个紧张异常,生怕自己失败。

        苏溶亦是如此,即便是他有先前的武修经历,如今接触道修,仍旧是隐隐有些担心。

        时间仍旧在流逝,越来越多的弟子头顶冒出了白气,却没有一个达到先前那少女五指粗细的程度。最粗者也就是一位衣着华丽的少年,他的气息,达到了四指,被那红衣人李志看中,收为了弟子。

        苏溶也在其中之列,他有三指,算是中品资质,总算让他有些放心。直至最后,53人中有41人头生白气,通过了第一阶段。剩下失败之人则一个个痛哭流涕,很是伤心,满是不舍的被云宗弟子送走。

        “余下之人,随我前往士堂,参加第二道测试。”那红衣人,乃是宗门执事,结丹中期修为,早已传令弟子带自己新收的弟子前往自己的修炼住所,自己继续主持着弟子测试第二轮。

        “唉,我这从小就不爱读书,这可怎么办啊。”一个身材稍胖的少年忧心忡忡的到。

        “我比你强,却也强不了多少。”一个瘦巴的少年打趣道。

        “也不知要测试什么。”

        前往士堂的路上,留下的41名弟子彼此交头接耳,议论这第二轮的才考试,有些不爱读书的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失败,有些沮丧。

        苏溶并无和别人搭腔,一边听别人话一边自己暗暗思考,这云宗竟然还讲究弟子的文化水平,心性修养,当真是优雅到了极点。

        没走多远,已经到了云宗士堂,这是云宗弟子和高层嫡系子孙习诗词歌赋的地方,其内不光有修士间的著作典籍,凡人间的诗词歌剧、音律作画也不在少数,这在整个南域修士界中来都很是少见。这也使得云宗之人但凡外出,给人留下的印象都是谦和有礼的形象,很是受人追捧。

        如今到了这里,一眼映入众人眼帘的,就是一座高有十丈,修有五层的楼阁,很是让人眼前一亮。这座楼阁,乃是朱墙黄瓦,攒尖楼顶,每一层都有十六根圆柱支撑、其上雕龙画凤,每上一层楼体就缩小一圈,整座楼阁呈现塔的形状却又有不同,当真是威严雄壮气势不凡。

        走近一看,更是让初来此地的少年们惊讶咋舌,赞叹不已。只见整个一层的四周全是高达屋顶的书架,上面放着一卷卷书籍,分门别类,很是讲究。大堂中间则是整齐的摆放着一个个案几和坐垫,供弟子读书之用,门正对大堂的另一侧则是通往二楼的楼梯,整体看来极为和谐。

        苏溶自问见识不凡,此时也是微微有些惊讶,眉角稍微上扬,很是肯定这云宗的远见和作为。先前被云宗追击之时,他以为天下宗门大都一丘之貉,开始拜入云宗也是因为距离最近,自己没有修为赶路速度不快只能选择此处。如今一幕幕的经历,让他渐渐改变了对这个强大宗门的看法,心生好感。

        他很期待,再次见到白惊云。

        就在众人交头接耳之时,宗门执事李志哼了一声示意大伙安静,这才开口道:“第二轮是考验你等的识,各自坐下,案几之上有一道试题,不限时间考虑之后尽管提笔作答,合格者通过。”

        “好了,开始吧。”完,他坐在了中堂主位,闭目养神,剩下的几名白衣弟子则是来回巡视着,以防有人作弊。

        苏溶挑了靠边的一处坐下,细细一看桌上试题,只有短短的一行字,“为人者,先有仁还是先有孝?”

        只此一句话,他却是久久不能做答,环眼看了下四周,一个个皆是满脸疑虑苦思冥想,显然也不知如何作答。他不在看别人,闭上了双眼,一遍又一遍的在心中重复着这段话。

        “一直以来,在我的认识中,仁孝二字似乎并不可分开来。古之儒家圣人孔子更是有云‘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馀力,则以文’,如此看来为人者须得仁孝皆备,如此方为人间楷模。”

        “如今这云宗试题竟然问先有仁还是先有孝?如此题目我竟不知从何起,‘仁’之一字,当为仁爱,也就是爱自己,爱他人;‘孝’之一字,当为孝敬,就是要孝敬父母师长。”

        “由此看来,似乎二者的确如圣人之言,需同时做到。”苏溶默念题目之时,脑海中则是仔细的分析着两个字包涵的意思,分析二者的练习。

        只是,思考许久,他仍旧找不到一个最完美的解释。

        天气渐渐变暗,白衣巡视弟子点燃了士堂内的灯盏,一时间灯火通明宛如白昼,丝毫没有给正在沉思做答的新人们带来一丝外界的打扰。

        李志坐在那里,闭目打坐,尽管一个下午的时间过去仍旧没有收到一份试卷,他并不着急,耐心的等待着。

        大堂之内,正在参加考试的四十一人,有低头苦思的,有悔恨不已的,有行笔如飞的,各不相同。

        苏溶面前的纸张之上,依旧是空无一字。他在整理,整理自己的思想和答案,一次次的结论又一次次的否定,他在等,在等待以一个最完美的答卷结束这场测试。

        一夜过去,已经陆续有弟子递交了试卷,不知他们答案如何、见解如何,欢喜忧愁充斥在每个人的脸上,分不清到底是要成功还是要失败。

        “人者,苟存于世,当仁孝皆具。纵然有鱼和熊掌不可皆得,然为人处事,须得谨记自身戒律,不可为非作歹。

        纵然有人言若爱自身还何以爱亲人、敬师长,弟子以为这乃大错特错,试想不爱己者何以爱家人尊天下孝父母?

        反之,诸如养育之恩父母大人、传道授业恩师先人都不孝敬有加,何谈爱惜自我,何以有颜独自存活于世?

        今日看此题目,我一直纠缠于先有仁还是先有孝,彻夜思虑,我方有如今结论,此题为大错。

        若真要分清是哪个在前,那如此宗门,弟子宁可不拜。”

        收笔作罢,苏溶看着自己的答案,长呼了一口气,其身而起交给了正在闭目养神的李志。

        第二轮才考试完毕,四十一人在云宗弟子的带领下前往厢房休息,等待明日的结果。

        苏溶这晚早早的就睡了过去,虽然他拥有武道根基,却没有一丝修为,长久的身体透支稍微让他有些吃不消,很久没有如此舒服的睡个好觉。

        翌日一早,云宗的钟声响彻整座山门,所有人都知道,弟子选拔的结果,出来了。

        钟声过后,四十一个等待结果的少年起身急忙奔向红榜发放之处,“欧阳天,张兵,王虎子,李彤,张珊珊……”,红榜之上总共写了这十六人的名字。

        这样的结果,有人欢喜有人悲,通过之人无不是痛哭流涕,许是激动过多,全部被昨日那白衣弟子带走前往自己的修炼之地。剩下之人也是嚎啕大哭,他们失败了,此生无缘云宗修炼。

        苏溶的名字却是不在其内,纵然他早有预料,此时仍是免不了有一些唏嘘有些遗憾。当下正欲转身离开这里,重新寻得一个宗门拜师。

        却是一声急切的声音从后方传了来,“苏溶留下。”

        所有尚且留在这里的人全部转过了头,只见一披头散发的中年男子从远处疾速飞驰而来,落在苏溶身边,神色很是激动。

        看着有些疑惑的苏溶,他只了句:“我乃严宽,你可愿拜我为师?”

  http://www.touxiang.la/xs/21/21885/58782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ouxiang.la。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ouxiang.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