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无相仙诀 > 第六章 站住别跑

第六章 站住别跑

        算一算,从那日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将近二十年,虽然现在苏溶是一副年轻人的样子,但是他已经有七十多岁了,若是放在凡人间那都是迟暮之人了。想到这些,苏溶心头那一丝隐藏的悲伤跳了起来,很快流窜到了全身各处。

        痛,就是痛,心痛。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如那一片云朵一般,飘飘然一直游向远方,再没有回到故土之时。

        离家之人总是最思念家的,哪怕只是回去看一眼,也足矣。

        正伤感之时,突然从远处传来嘈杂的叫骂声,引起了苏溶的注意。

        “跑,你在跑”,“看我们抓住你怎么收拾你”,“小子站住”……听样子似乎是一群人在追一个人。

        苏溶走到了院子门口,正想出去顺着那声音找过去看看情况,却是一道身影从他的正面前一闪而过,吓了他一大跳,差点破口大骂起来。随后是一群人,大概六七个的样子,也从他的身边经过,叫喊着追赶而去。

        “发生了什么事?他是谁?他们又是谁?”苏溶的好奇欲望渐渐增强,既然已经拜入云宗,那也不可独守一人不与外界接触,广交朋友才是正理。当即他撒腿跟了上去。

        自己思考之时,那伙人已是跑的不见了踪影,幸好苏溶之前是武修,虽然修为不在,但是长久的淬体使得他的身体健壮无比,跑起来也是比普通人快很多。

        追了不久,发现那伙人顺着山路已经快要跑到一处八角亭的附近,苏溶提快速度追了上去。

        眼看就要追上了,苏溶大叫了一声:“站住,都别跑。”

        他的这一声大叫当真是底气十足,声音嘹亮,顿时间那群正在奔跑的弟子震住,停在了原地,纷纷扭过头来查看是何人在叫。

        谁知一看是一个身着白衣的弟子,身着白衣那可是筑基弟子,再一看眼前之人却是没有一丝修为,这群人不由得怒气而起,喝骂了起来。

        “唉,小子,你敢这么跟我们话,不怕挨打?”其中一个白衣胖子叫骂到。

        “就是,你知道不知道我们勇哥是谁,敢惹我们,你找死啊。”一个瘦子也跟着附和。

        “小子,看打。”着就有一个灰衣弟子想要扑上去暴打苏溶。

        苏溶也不话,也不躲闪,细细一数这群人有七个人,两个白衣筑基弟子,剩下五个全是灰衣弟子,一个个凶神恶煞的。他不由的有些反感,云宗怎么收得这群毫无修养之人。

        见他的眼神中闪过一丝鄙夷,那群人中带头的那个叫勇哥的胖子更加生气,气愤对方一个没有修为之人竟敢这样小看自己,立刻带着自己小弟上前围住了苏溶,想要教训他一番,让他见识见识自己的手段。

        苏溶仍旧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还摇了摇头,并未开口回答他们的逼问。

        就在那群人要动手之时,一声“住手”传了过来,众人扭头一看原来是先前那人重新追了过来,不由得大笑了起来,似乎难以想象一个逃走之人还敢返回来找死。

        “你们放了他,要打就打我吧,此事与他无关。”那人呼吸急促的到,显然是被追的太久,身体有些吃不消。

        苏溶这才注意到,那是一个长相清秀,身材不高之人,头顶戴着一顶帽子,身穿一袭灰色衣服,因为奔跑的乏累此时脸色上带着一片片的红云,胸脯激烈的上下抖动着。

        “唉,我,你怎么就这么胆大呢?跑了还敢回来。”那叫勇哥的胖子讥讽的到。

        “你们让他走。”那少年再次开口到,眼神中满是镇定。

        “妈的,谁也别走,给我打。”胖子见他如此,破口大骂到。

        “打哪个?勇哥。”

        “妈的,你是猪啊,都给我打。”

        胖子此言一出,六个人顿时伸出自己的拳头,朝着苏溶打了过去,许是在他们眼里,先打了苏溶再打那人也不迟。

        苏溶仍旧不躲不闪,嘴角带着一丝莫名的笑意。那胖子气急败坏未曾注意,那逃跑的少年却是看见了,他以为苏溶被吓傻了,着急的大叫“你快跑啊,傻站着干嘛。”

        就在拳头将要砸到苏溶身上之时,苏溶终于动了,他的右手举了起来,手中拿着一块巴掌大的玉牌,上面刻着一个硕大的‘严’字;与此同时他的左手也动了,扯了下自己的裤子,大腿部分也绣着一个紫色的‘严’字。

        而那群正出手之人,看到苏溶举起一个玉牌,又看到他裤子上的‘严’,顿时杵在了那里,拳头定在空中,像是被定了神一般。

        那胖子在人群之外正激动的破口大骂,看见他们停在了那里,没有打上去,顿时走了过去,正要问自己的小弟为何不打下去之时,却看见了苏溶手中的那个‘严’字玉牌。

        这一眼,就好像一盆冷水泼在了他的身上,将他唤醒了过来,不再如先前那般肆意叫骂、横行霸道,而是定在了那里,双腿颤抖了起来,脸色也是越来越黑青,双唇也是跟着身体抖动,显然是被吓住了。

        ‘严’字令牌,‘严’字衣服,那只代表着一件事,他是师叔严宽的弟子。严宽那可是元婴级的强者,虽然并未担任任何宗门职务,却没有人敢轻视他。而严宽没从来没有收过徒弟,前几天新收了一个将要淘汰的弟子一事已是在整个宗门穿的沸沸扬扬,如今眼前之人没有修为,必定是严师叔新收的弟子。

        ‘自己竟然敢对他无礼,当真是该死。’想到此,他当即跪了下去,使劲的磕着头,嘴里大声道:“王师兄,王师兄,师弟刚才眼拙,没有认出您来,对你无礼之处还请见谅啊。”

        随着他的这一跪,那围在苏溶身前出手之人也是噗通全部跪在了那里,嘴里叫嚷着请求苏溶原谅。

        他们以为苏溶会怪罪下来,苏溶却并非如此,他从来没有主动伤害别人的意思,况且都是同门弟子,情分尚在。

        他轻叹了口气,到:“好了,不知者不怪,你们走吧,日后莫要在如此蛮横不讲理,否则我定不会轻饶。”完挥了挥手示意他们离去。

        听得苏溶这样开口,众人赶忙夸赞他大肚量,搀扶着那早已被吓坏的胖子快速离开了这里。

        苏溶见他们离开,这才走到同样定在原处、怯怯诺诺的那名少年身边,伸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到:“好了,他们走了,想必定会收敛一些,你暂时也没有什么危险。”

        见那少年并未开口话,眼神有些呆滞,苏溶也不再强求,转身朝着自己的住所返回。

        就在自己快要回到小院的时候,苏溶听见背后有人在喊叫自己的名字,转身扭了回去,却见那名少年晃着手臂从后方追了过来。

        他突然笑了,也不知为何,就笑着站在那里等他过来。那少年跑过来停了下来,大口的喘着气,好一会这才到:“师弟罗浩,谢王师兄救命之恩。”

        “不必,同宗弟子,理当如此。”

        “那也要谢谢师兄搭救。”罗浩站在那里,脸上又是飞起了一片绯红,还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苏溶隐隐觉得这罗浩有些奇怪,想了好一会也不知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也不在想,了句:“走吧,去我那里坐坐。”

        严宽的这片小院,环绕在树丛之中,是小院,其实面积也不算小,足有数百平米,当然比起其他元婴级修士来,他住的地方就叫小院了,也很清贫。

        这小院严宽当时看中居住下来以后就自己稍作了修整,没有先前那般破烂,又在院子左边的空地之上种植了一些草药。主厅留作自己之用,左边的房子如今给了苏溶,留下右边还空着,里面堆放着各种种地的工具种子,算是一间库房。

        他还给这小院起了个名字,叫“一茗院”,也能看出来他为人的清雅脱俗。住到这里以后,苏溶也是对自己的这位师傅做了很多功课,也了解他的为人,还算投缘。

        ‘一茗院’中有座石桌,可以坐下喝茶休息,很是舒服。苏溶和罗浩就坐在那里,喝着苏溶泡好的清茶,一直聊到晚上、明月高挂。

        苏溶这才知道原来那胖子叫张勇,凭借自己的父亲有权有势这才拜得宗门,他资质还算不错,修炼到筑基中期以后就膨胀的不行,纠结了一批党羽经常欺负他们没有后台的普通弟子。今天罗浩实在憋不住了,当着众人的面破了他一碰凉水,张勇气急败坏之下带着自己的人追击他,准备教训一番。

        幸好有苏溶帮助,罗浩这才躲过一劫。而这罗浩,也是来自数百里之外的小县城被外出历练的弟子看中带回云宗,成为了一个普通弟子,如今修炼到了凝气六层的境界,在灰衣弟子中也算是中上层弟子。

        那罗浩也算聪明,直到苏溶尚未修出灵力,就将自己当时灵气入体的一些经验告诉了苏溶,直到两壶茶全部喝完,他起身告辞,离了开小院。

        左厢房之内,苏溶盘膝坐在床上,他准备打坐修炼一个晚上,经过白天的修炼他感觉修炼过后身体似乎比睡觉还要精神一些。

        默念着口诀,回忆着严宽和罗浩的话语,苏溶重新进入了修炼状态。

        只是他忽略了一件事,一整天都没有见到师父严宽的身影,不知又去往了何处。

  http://www.touxiang.la/xs/21/21885/58782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ouxiang.la。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ouxiang.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