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无相仙诀 > 第十七章 你真调皮

第十七章 你真调皮

        一路奔驰,马不停蹄的赶回一茗院,一把推开房门走了进去,苏溶喘着粗气,轻哼到:“小黑,能不能不闹了。”

        “我要出去。”小黑的意识语言出现在他的神识之中,叫嚣的厉害。

        “你出来要听话。”

        “嗯嗯嗯。”

        苏溶这才将小黑放出来,自己则是一屁股坐在了床上,深深的呼吸着。刚才一路奔驰,速度极快,天色正好是午时刚过,路上的弟子很多,都纷纷和自己打招呼啊,自己却是着急赶回来,也没理会他们。想到这里,苏溶不禁有些后悔,暗道在众人面前失了风度。

        低头看小黑,正欢快的在地上打滚蹦来蹦去,细细一想上次放小黑出来已是半年多以前的事了,就是那日和李铁匠相约在城外见面的那晚,他本来快要赶到树林,却听见小黑叫唤着想出来,后来就带着小黑在树林附近蹦跑玩耍了一会,这才重新收起小黑去寻找李铁匠,所以才迟到了一个多时辰。

        看着高兴的小黑,苏溶计上心头,想吓唬它一番。

        “小黑,以后你要出来的时候提前打招呼,我这正有事呢,被你这么一闹,风风火火的跑回来,以后可不许这样了。”苏溶指着小黑,轻轻的训喝到。

        “唔~”,小黑能够听懂他话,知道自己把苏溶惹急了,但是自己确实是憋的太久了,想出来玩一会么。刚才在空间里能够意识语言交流,现在却是不行,还没有修炼到口吐人言的地步,只能委屈的摇晃着尾巴,大眼睛泪汪汪的看着苏溶。

        苏溶本来只是想吓唬吓唬小黑,谁叫它火急火燎的要出来,还在空间里一直催促苏溶快点,此时见自己把小黑吓着了,赶忙蹲下,抱起了小黑,一边抚摸一边安慰。

        “好了,我吓唬你的,我猜你肯定是装的。”苏溶着自己都笑了起来,但是很快他发现了一个问题,小黑的背部绒毛越来越少,皮肤都已经有些发硬了。

        “小黑,你怎么了?不是病了吧?这毛都掉完了,皮肤硬邦邦的。“苏溶着急的询问道。

        小黑呜呜叫了几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随即突然伸出小舌头在苏溶的脸上摩挲起来,口水流了他一脸。

        “嘿,小家伙,你真调皮。”苏溶见小黑生龙活虎的样子,也不在追问,猜测那是小黑身为妖兽成长进化的过程,此时被小黑突袭亲吻,顿时和它闹着玩了起来。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到了傍晚时分,太阳已经隐藏了自己大半的身躯,将天空照射的一片殷虹,天际线上,几只大雁掠过,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云宗第四峰,此时在外的弟子也渐渐变少了。虽然山间景色优美,但是修士是以修炼为主的,夜间又是修炼的最好时机,所以一到太阳落山之时,弟子们纷纷返回自己的住所,专心修炼。

        一下午,一人一狗没有踏出过房门一步,一会玩游戏一会一起躺着休息,倒也过的潇洒。直到又一次玩累了躺下来,苏溶这才注意到外面渐黑,凝神思考了一会,略带询问的向小黑到:“小黑,回去吧?再过一会师父就回来了。”

        “啊呜。”正四脚朝天躺在床上的小黑,突然听见苏溶这样,一骨碌翻身爬了起来,屁股上扬,颈部下压,头颅则是高高的仰着,双眼瞪得老大,嘴里发出低沉的声音。

        苏溶直到,小黑这是在抗议,不愿意回去那无聊的专属空间之中。他也不愿意小黑回去,可是在绝情谷临走时道天嘱托他在小黑长大之前绝对不能让别人看见小黑的话时时回荡在心头,再者这云宗大能较多、人员复杂、自己的师父也快要回来,他也是迫不得已这才出让小黑回去的话。

        “乖,你先回去,被人发现就不好了,难道你忘了道天老头和小白小青的交代?”苏溶抚摸着小黑的额头鼓包,轻轻的跟小黑沟通到。

        听她这么,小黑顿时泄下气来,许是想起道天老头的手段,它依旧害怕;又想起自己两位好朋友的嘱托,小黑这才低叫着钻入了苏溶的怀里。

        然而它的身体仍是不动的摇晃着,展示自己的抗议,苏溶也没辙,响了好一会,这才重新到:“你先回去,我保证以后每个月都挑个日子让你出来玩一会。”

        苏溶这个决定刺激了小黑,它一听就在苏溶怀里乱拱了起来,显得很是高兴,好一会,这才恋恋不舍的一闪,消失在了苏溶的房间之内,回到了自己的专属空间。

        苏溶又安慰了小黑好一会,小黑又叫唤着自己饿了,这是却是把苏溶搞蒙了,这里也没有小黑吃的东西啊,转念一想小黑也比以前长大了一些,但是饿的瘦巴巴的。正发难之时不经意间看见了桌子上的水果,那都是后勤的弟子定是送来的,也不知小黑吃不吃,苏溶一股脑全部吸进了小黑的空间里,又放下一瓶普通的丹药,小黑这才就着丹药吃了起来。

        安置好了小黑,苏溶推门出去正打算收拾下院子里的落叶时,严宽回来了,神情之中很是兴奋,眼角都流露着止不住的笑意。

        苏溶赶忙放下手中的扫把,迎了上去:“师父今日回来的早啊,何事如此高兴。”

        严宽并未答话,神秘兮兮的了句:“进屋。”随即布下了结界。

        房间里,师徒二人好像猜谜一样,你一句我一句的打着哑谜,谁也不道出自己的意思,正着着,二人突然齐齐笑了出来,感觉有趣之极。

        好一会,严宽率先开口到:“溶儿,为师这里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先听哪个?”

        苏溶暗自叫骂这师父为老不尊,一边满脸期待的:”好消息,先甜后苦。”

        “好一个先甜后苦,哈哈哈,为师喜欢。这好消息就是为师在宗主那为你求来了一道绝,那可是宗主一脉的绝,从不外传。功法口诀在这玉简之上,你回去以后就可习。”罢,严宽从衣袖里掏出一个手掌大小的玉简,交到了苏溶手里。

        看着手中的玉简,苏溶忽然眼角一酸,泪水流转,他不知道自己师父是用何手段这才弄到宗主一脉的绝,但只要是明白人一想,也能意识到是付出了天大的代价。

        又或许对苏溶来,从未预想到那代价竟是贵重到极点、让他悔恨一生的东西。

        此时的严宽,看着自己爱徒眼中的泪水,疼爱的抱住了他,紧紧的抱在怀里,使劲一吸,将苏溶的气息深深印在自己的脑海神识当中。

        一丝泪水,从严宽的眼角划落,滴到了苏溶的身上,但很快他就收敛自己的情绪,重新笑眯眯的看着苏溶,没有一丝难过的痕迹。

        “哭什么,无非就是我的一招换他的一招而已么。还有个坏消息等着你呢,你要不要听?”

        严宽的话语一直如同一道温暖的阳光,时时抚慰着苏溶看似强大实则很小的内心,此时也不例外,苏溶在他的安慰下重新恢复正常,兴奋的等待着坏消息的脱口而出。

        画面永远定格在这一刻,对严宽来,他永远不会知道此刻看似高兴的苏溶内心是多么悲伤感激;而对苏溶来,他不会明白此刻看似慈祥高兴的严宽内心是多么的恋恋不舍,多么的不愿离开苏溶。

        直至许多年后,想起这曾经的一幕,苏溶仍是止不住的流下了泪水,如同一个做错事的孩童。

        “坏消息就是你的衣服怎么破了。”严宽朝着正盯着自己的苏溶脑袋上使劲敲了个脑崩,随即指向苏溶的左边胳膊。苏溶抬起胳膊一看,发现自己的肘部位置磨开了线,已经快要扯破。

        “哦,这是上午和李晓晓去藏宝阁挑选法宝的时候,不小心弄破的。”

        严宽一听此话,顿时来了兴趣,嘴角一扬阴险的笑道:“别跟为师是你想上第二层被弹出来摔破的吧。”

        苏溶被他的话吓了一跳,激动的问到:“师父,你怎么知道。”

        “因为为师当年也如你一样,在那里想要偷偷跑到第二层,结果却被光幕撞飞了,衣服也破了,哈哈哈。”

        被严宽的笑声所动,苏溶也跟着笑了起来。

        ……

        直至深夜,苏溶才从严宽的房间走出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如同往日一般,他从储物袋里掏出百枚灵石放在自己的周围,闭上眼睛修炼了起来。

  http://www.touxiang.la/xs/21/21885/58782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ouxiang.la。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ouxiang.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