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无相仙诀 > 第三十二章 你要看么

第三十二章 你要看么

        看似文质彬彬、温文尔雅的子夜,愤怒起来竟然拥有如此毁天灭地的气势。原本平静的古境之中,犹如地震前夕,所有的一切都在剧烈的晃动。树木摇晃,许多枝干倾折,飞禽走兽纷纷惊吓而跑,胆小的则是趴在地上身体剧烈的颤抖着。

        甚至不远处的高山,河流全部跟着震动了起来,远处本就破碎的宫殿毁坏的也更加严重。

        再然后,则是崩溃的山石汹涌而下,气势越来越高,速度越来快,咚咚的砸在地面之上,很快,碎石就铺盖了大片的草原和小山。

        云宗此行来了二十个弟子,第一关就有三个忍受不了持续的荒芜寂寞和折磨,抑郁而死。剩下成功的十六个人正聚集在一起讨论着这与玉简描述完全不一样的第一关,讨论着王宾鸿是生是死之时,忽然不由自主的跟着大地颤动了起来,好些人尚未意识过来发生了何事,就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直到暴怒的子夜和闭着双眼的苏溶,从沙漠世界当中回到真实的草原之上,那些正震惊尖叫的弟子纷纷注意到了二人,注意到了各自的神情和举动。

        尤其是那正在怒吼的年轻人,竟然有一只高达三米的粗壮的狐狸尾巴,这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围,所有人都如石化一般,惊恐万分,手足无措。

        “王宾鸿,发生什么事了。”郑鹏飞一脸惊慌的朝着苏溶大叫,本就经不起折腾的小世界若是真的发生地震,那他们这些人必死无疑。

        原本苏溶是抱着子夜能够听懂他的话中含义,平息怒火,却没有想到子夜在生气愤怒之时意识已经失去控制,行为几乎疯狂。又听到郑鹏飞的大叫声,他立刻明白自己回到了现实当真,他不顾一切的朝着众人大叫了一句:“快跑,全部都跑,朝着玉简上记载的安全之路全速离去。”

        众人也顾不上什么了,站着的赶紧扶起倒地的,使尽全身力气,朝着那条安全之路跑去。此时已经不再有人在意自己的形象,时间与生命,才是重点。

        不知道为什么,苏溶那么一声大叫,他们竟然隐隐觉得苏溶能够控制下场面,能够让他暴怒的俊美青年平静下来。

        云宗三千年来探索出的一条安全之路,只有两米多宽,十六个人你拉我拽的在颠簸的道路上奔跑,然而大地距离的颤抖致使他们速度比正常时慢了不知多少,心情都很糟糕。周围的树木花草纷纷折断倾倒,一片狼藉,更加让他们烦躁不少。

        他们都尝试过使用修为,却发现灵力被禁锢,根本就用不得一招法术;有几个聪明的拿出储物袋想要掏出来可以增加速度的光速符,却发现储物袋也打不开。什么都不能用,唯有不断的激发自己力气,努力奔跑。

        “啊,救我。”突然从身后传来一声惊呼,众人扭头一看却是地上裂出了一条半米宽的缝隙,最后面的那名弟子已经掉了进去,只剩双手死死的扒着地面,他不断的发出尖叫和求救,却没有一个人敢返回来帮助他。

        因为,返回就代表死亡。

        苏溶这里,看见众人踉跄的逃走,又看着正在挥舞着双拳,几乎发狂的子夜,他没有任何动作。这个时候去跟子夜话,是最最不明智的选择。他在等待,等待一个最佳时间安抚子夜。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要离我而去。”

        “为什么,原本好好的家就这样没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一个人苟活。”

        子夜高高的仰着自己的头颅,双腿跪到了地上,望着并无太阳的天空,他歇斯底里的连着问了三句为什么。

        一滴清澈的眼泪从他的眼角划过,滴在了地上,随即掉入了裂开缝隙之内。

        苏溶看着子夜,此时他忽然有种错觉,子夜就是另一个自己。

        就在子夜滴下那滴眼泪之后,古境之中,一切终于渐渐安静了下来,剧烈的震动也随之消失,然而一切早已是破败不堪,狼狈至极。

        一路的逃遁,又有几个弟子不小心掉入了大地裂缝之间,神魂俱灭。古境的重归平静,让仅剩的十二个人紧紧的拥围在一起,痛哭流涕。再没有什么,能比得过经历一场生死让人刻苦铭记。即便是放荡不羁的方世凯,这时也是涕泪纵横,手足无措。

        不得不,他们当真是幸运到了极点。原本前方眼看就无路可逃,汹涌而下的山体滑坡已经掩盖了大片的土地,似要吞噬一切。绝望顿时充斥了每一个人的心头。

        然后就在这紧急万分是时刻,山不再动,水不在荡,一切重新恢复了平静。所以这才有众人合抱痛苦的场景。

        而苏溶那里,本机已经愤怒到极致的子夜,正打算毁灭这小世界,却想起了过往逝去的一切,万念俱灰的跪在了地上,情绪终于有所缓和,古境也不再受到他的冲击,恢复了宁静。

        “子夜,我与你一样。”苏溶轻轻的了一句,跪在了子夜的身旁。

        “滚。”

        “我与你一样。”

        苏溶第三次到,双眼一片模糊,泪光粼粼,随即从脸庞上滑落而下。

        “爹,娘,你们在哪里。”苏溶捂住了自己的双眼,身体激烈的耸动了起来。

        良久,二人就那样跪在地上,各自思念着自己的亲人,怅然若失。

        突然,遥远之处的宫殿,发出砰的一声巨响,坍塌成一片废墟,响声回荡在整个古境当中。子夜终于站了起来,身后暴涨的尾巴也摇动着恢复了先前那般大小,他背对着苏溶,了一句:“你要看么?”

        苏溶早已从缅怀之中清醒过来,他之所以一直配着子夜跪在那里,是为了让子夜放下自己心中的戒备,能够接受他自己。苏溶知道,子夜早已查看了他的所有神识、记忆和全身,他对他来,是一个毫无隐秘的玻璃体。

        当然,子夜也知道了,他和他一样。

        此时子夜的开口,就代表着他终于接受了苏溶,愿意让苏溶看到自己的身世,也愿意将这小世界的秘密,完美的呈现在他的眼前。

        苏溶的心里一声暗喜,他等的就是这一刻,毫不犹豫、毫不含蓄的,他回答了子夜:“我要看。”

        一声叹息子夜收起了自己的尾巴,随即两手一挥,带着苏溶离开了这里。

        ……

        安全之路上,十二个人看着被封死的道路,一阵惆怅,不知此行还否能够到达终点,能够获得一丝收获。前进的路,充满危险,不可预知;然而回去的路,尽管安全,却代表失败。

        这儿更加支离破碎的古境,不知道还能不能再开启。

        “要不我们回去找王师兄?”聂小倩虽然平时冰冷高傲,却是个有谋有智的少女。王师兄的提醒,一路的逃亡,这才换来了安全。此时她心里最担心的,不是宝藏,不是机缘,而是王宾鸿,亦或者,是苏溶。

        “不行,你没看见那个长着尾巴的妖人?谁知道王宾鸿还活着没有,不定你回去会有危险。”郑鹏飞一脸激动的叫到,不愿意让聂小倩回去。

        “要走你们走,我,要回去。”聂小倩不假思索的回答了一句,随即转身踏着原路返回,她要回去找苏溶。

        只有亲眼看到他,才知道是生是死。

        “别管他,我们走。为了一个必死之人,浪费什么。”郑鹏飞似乎被她的冷静激怒,手舞足蹈的叫喊着,带领余下的十个人,清理起了狼藉的路面碎石,朝着宫殿的方位而去。

        与此同时,洪荒森林中正在打坐修炼的白潇,忽然察觉到了身前黑门所在的位置,空气距离的颤抖,灵力震荡的同时,撕裂出一道道空间裂缝。

        他的心,顿时悬到了嗓子眼。他知道,古境中,出事了。

        然而他无能为力,他根本,就召唤不出传送的黑门,也压根进不到里面。

        正来回渡步,很是烦躁的时候,他感觉到那里的气息重新恢复了平和之态,细细一查探,也不再有空间裂缝出现。

        “还好,幸好。”白潇终于放下心来,轻轻的了四个字,重新进入了修炼的状态。

        ……

        被子夜带走的时候,苏溶失去了意识,再睁开眼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在一处干净的宫殿之中。他强支着自己的身体,慢慢坐了起来。

        “嗬~”苏溶轻叫了一声,头疼的厉害,他抱着自己的头,使劲的揉搓着太阳穴,希望有所缓和。

        “你醒了”,子夜的声音传了过来,苏溶抬头一看,子夜站在窗口的位置,背对着他,一动不动的看着窗外。

        “嗯,我还好。”

        “三个纪元了,我没有见过一个人。直到三千年前,第一个老头侥幸的出现在这里,我当时很高兴,就给了他一瓶丹药。从那以后,每隔五十年我就会开启一次传送门,等待你们的到来。”

        “当然,我会出一些危险考验他们,也会给于他们一些补偿。但是总归有死去的人,我就将他们留下了这里,坐我玩耍的伙伴。”

        “或许,又聪明的人发现了我留下的障碍,成功毁掉了一小部分,这次进来的人足有先前的一倍。我知道,他们要的是什么。”

        “是你,告诉我情为何物。是你,让我想起了一切。”

        “你,我是该打你还是该奖励你。”

        “你,你与我一样,那我就让你看一看,什么才是我。”

        子夜平静的着这些,自始至终,就没给苏溶一个开口的机会。自顾自的完之后,子夜闭上了双眼,元神从体内飘出,一晃进入了苏溶的体内。

        苏溶,又昏了过去。

  http://www.touxiang.la/xs/21/21885/58782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ouxiang.la。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ouxiang.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