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无相仙诀 > 第四十章 我不愿,沉沦我的心

第四十章 我不愿,沉沦我的心

        很快,五天的时间过去,苏溶身体外面的冰层没有一丝消融的痕迹。

        这五天来,聂小倩一直陪伴在他的身边,持续的使出法术火球,希望能够融化掉苏溶身上的冰层。这样一来灵力的消耗极为庞大,聂小倩不得不持续的吞食丹药、或是拿出灵石消耗。

        她的身体周围,苏溶的冰层之上,绿色的青草表面,已经覆盖了厚厚的一层灵石碎末灰尘。

        从远处看去,不明所以的人定会以为那是两尊人形雕塑。

        除此之外,聂小倩每日还利用午时正热的时候,用自己的身躯紧紧的抱住苏溶,希望有所帮助。然而苏溶表面的冰层,寒冷无比,远远超出寻常的冰块,即便是她一个筑基后期的修士,坚持不了多久也会感觉到全身透彻骨髓的寒冷,往往只需半个时辰就必须松开苏溶,打坐修炼,恢复一下自身。

        能用的方法已经全部用了,依旧是没有一丝效果,聂小倩的精神萎靡了许多,俊俏的容颜也憔悴不少,但是她没有放弃,她坚信,自己能够帮助王师兄破碎冰层,苏醒过来。

        事到此处,不得不,充满了许多疑点,令人深思。

        首先,苏溶紧紧是在子夜的梦回远古之术的作用下,元神和精神体回到了当初,身体却凭空的消失在了远处,不知所踪。当他回到古境之时,躯体又莫名其妙的从空间中掉了出来。

        再次,既然是元神回到当时,又为何苏溶身上会有真实的储物袋,五爪金龙又如何能够自己现出真身。

        第三,紧紧是元神化体,化为子夜,为何会被信桑看出来,是子夜重归。

        第四,信桑都能看出来的事情,魔君梼杌又为何没有看出,而且苏溶归来之时竟然真的被冰晶所裹,还带着魔君留下来的封印毛发。

        第五,那神秘的天山,为何能够隔绝一切,自成一界,它有什么作用,魔君梼杌又为何必须要收服天山。

        疑点还有更多,这些只是冰山一角。原本只是一场梦回之术,只是为了看一看曾经的故土山河,苏溶和子夜都没有预料到会发生这么多事。

        ……

        “苏溶,你醒醒啊,你怎么了?你不要我了么?”小黑的声音一次又一次的在苏溶的心神中回荡,它的呼唤声是那么的急切,无比的担忧。

        自从回到万域界之后,小黑就和苏溶暂时失去了联系,明明它就在苏溶体内,二人却是没有一丝感应。在万域界的时候,苏溶虽然有药事在身,却不时的朝着小黑传音。只是他俩之间,有一堵无形的墙,阻隔着二人的一切感应。

        如今回到现实之后,小黑立刻感应到了苏溶的意识,呼叫了数次却发现无人回应。它隐隐有些着急,静下心来细细一查探,发现苏溶竟然昏迷了过去,没有一丝活动的意识,元神也是飘忽不定,整个人如同活死人一般。

        “醒来,醒来。”它一遍又一遍的传音给苏溶,希望他能够听到自己的声音,清醒过来。

        ……

        直到进来古境的三个月头上,苏溶无主的神识中心,附着在他神核之上的子夜的神识,终于有了一丝波动,如同蜻蜓点水之后的那般轻柔。

        然而这却是一个天大的喜讯,子夜,要苏醒了。

        毕竟经历过一次,子夜这次很快消化了融合而来的属于信桑的神识记忆,成功的做到了涅磐重生,重新恢复了自己对神识的控制。

        不得不,这样的机遇,是万中无一,可遇不可求的。

        他的神识波动幅度越来越大,渐渐化成了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小人,站在苏溶的神核之上。看着依旧昏迷无意识的苏溶,他托着自己的下巴,沉思了起来,寻思着该如何唤醒苏溶。

        当时要将苏溶带入远古万域界的时候,子夜根本没有想到自己和苏溶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甚至回来之后重新被冰封。若不是信桑再次留下的涅磐之术,若不是他早有过一次自我的冲击经历,或许,二人就要永远的冰封下去,再不能苏醒重生。

        顾不得回味这次梦回之术的种种疑点,子夜有了判断之后立刻投入了对苏溶的唤醒之中。

        “以吾之引,行动涅盘之道,唤醒此人沉睡之神。”子夜的元神之体,两只手不断的变化出各种组合手势,口中默念着涅磐之术的口诀,他想要以自己为引种,成功唤醒苏溶。

        ……

        “嗯?是谁在唤我?这声音好熟悉。”苏溶处在一个白茫茫的空间之中,漫无目的的四处飞行。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在这样一个空无一人的奇怪空间之中,而自己此时又为什么会飞行,苏溶什么都想不起来。他只记得,自己叫苏溶。他想要从这里出去,却迟迟找不到一个出口。

        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中,他不再飞行,停了下来,抱着自己的头使劲的回想起来这声音的主人。

        “苏溶,你醒来啊,你不要我了。”越来越着急、越急促的呼唤声源源不断的传入了他的耳中。即便始终想不起来,它到底是谁,但是这已经是一个标志,一个代表他可以出去的标志。

        “我在这,我在这里。”苏溶发出一声激动的呼叫声,他分辨出那声音在自己的头顶传来,他迫不及待的朝着上方飞去。

        他不知道自己一路向上飞行了多久,但是他能感觉到那声音就在自己的上方不远之处。用尽了全身的力量,苏溶不顾一切的加快着自己的速度。

        ……

        进来古境之内已经有快五个月,一路朝前探索的方世凯、郑鹏飞等人不知走到了何处,又不知获得了一些什么样的机遇。而这古境边缘的草地之上,聂小倩已经容颜憔悴了许多,先前的豆蔻年华,此时看来如同三十多岁的妇人一般。

        长时间的精神、灵力消耗,她体内的筑基道台都已经布满了丝丝裂缝,整个人摇摇欲坠,时时有倒下的迹象。然而瘦弱的她,神情却无比坚定,咬着嘴唇,抚摸着苏溶的头部,重新吞下了一颗丹药。

        聂小倩储物袋中的丹药和灵石,已经所剩无几,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师兄,你还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的情景么?”聂小倩一边凝神吐气,吸收丹药的灵力,一边看着冰层之中的苏溶,轻轻的了一句。

        体内枯竭的灵力终于重新补充起来,聂小倩赶忙释放出火球术,洒到了苏溶的身上。她抚摸着冰层,里面是属于苏溶脸颊、嘴唇的位置,静静的看着苏溶,聂小倩的双眼,蒙上了一层模糊的泪光。

        “师兄,想起咱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贸然闯进我的琴房,坐在那里听我弹奏琵琶。我弹完之后原本很是生气,因为我从不允许,任何一个男性进到我得琴房之内。当时正要发怒,你却是指出了我得不足。

        你可知,一瞬间,精通音律的你,深深的吸引了我。

        还记得,当时咱俩聊的很开心。虽然后来你匆匆告别,我却经常想起那一天,有种为你弹奏的冲动。

        后来,在我娘的牵线下,咱俩再次见面。你可知,那时,我得内心,是多么的高兴。

        我们去交易所,你送我挂坠,又和方世凯斗智斗勇。我们去山峰之上,一起看日出看日落。丛林之中,我们一起历练,你助我收服小猴。

        一直以来,我以为自己心里的那份冲到,仅仅是属于同门之间、属于知己之间的感情。直到那天你为了让我们逃走,自己独自牵制了那长着尾巴的人,我才明白,那是怎样的一种感情。

        师兄,小倩不想欺骗自己,小倩要向你表白。不论你是否接受,我不愿意,让这份最纯真的感情,埋没在自己的心中。

        小倩隐约感觉到,你的未来,不属于这里;你的舞台,属于更大的空间。

        但是小倩,小倩会,一直陪你走下去。我不会当你的累赘,也不会给你惹一丝麻烦。

        所以,求求你,快点醒来,好么?”聂小倩渐渐啜泣了起来,紧紧的抱住了苏溶,她早已不在乎自己的生死。

        又或者,这一点完美的诠释了先前子夜问到苏溶的“情为何物”。聂小倩用自己的实际举动,告诉了苍天大地。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

        白茫茫的空间之中,苏溶望着没有边际的上方,心里不由着急了起来。自己已经飞了很久,迟迟没有到达这里的尽头。但是那越来越强烈的呼唤声,却告诉他,小黑似乎离自己不远了。

        咬了咬牙,苏溶继续朝着上方飞去。

        终于,又过了许久,他看到了一丝亮光,在这一片白茫的世界中,异常显眼。同时又一道声音传入了他的耳中,不是先前那股声音,而是属于另外一个熟悉之人的声音。

        只听到那声音如同一道引言,低沉的刺到了他的内心之处:“凤凰之灵,涅盘之道,我族精血,尚未沉沦,得凤凰涅磐之髓,重生重现。世人需经无量劫,佛陀一路恩泯归。归来吧,我得魂;归来吧,你的魄。”

        顾不得多想这声音的主人是谁,苏溶用尽全身力气,朝着那道亮光,急速而去。

  http://www.touxiang.la/xs/21/21885/58782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ouxiang.la。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ouxiang.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