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无相仙诀 > 第十六章 白氏子弟

第十六章 白氏子弟

        “谁?是谁?”

        金仙主帅首当其冲,被那阴冷杀气震慑无比,全身血肉下意识的就颤抖畏缩,心中更是升起丝丝寒意。他猛然抬头朝上空看去,大叫着想要驱散心中的恐惧,却是不见一个人影。

        这一声冷哼,声音不大,却是清晰可辨的传入道数十里外的八万修士耳中。不同于金仙主帅感觉到的杀气寒冷,他们更像是见到长辈一般生出浓浓的敬畏。此刻声音消去,这敬畏之意却不见分毫,结丹之下的修士占据了绝大部分,竟全都心生跪拜的想法。

        甚至就连元婴期修士也不能幸免。

        唯有不远处的两个化凡初期修士尚还稳住身形修为,却也面色苍白,仰天直视上空。

        数息,无人。

        伪仙界大军从上到下顿时心中困惑无比,纷纷低声交谈议论,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金仙主帅同样困惑,转身和两位副帅沟通一番,他二人也无任何发现。低头沉吟少许,他伸手抚摸起了自己的八字胡,鼠目滴溜溜直转。

        “火蛇,你可有什么察觉?”

        他传音上去,火蛇现在的实力比他还要高,应该能有所察觉。

        不料火蛇竟然摇了摇硕大的头颅,双目懵比,蛇芯子咻咻直吐。

        “你站这么高,竟然什么都没发现?你再好好查探一下。”金仙主帅不由心中一凛,隐隐有些着急担忧,再次驱使火蛇检查起来。

        堪比化凡后期的强大神识疯狂朝四面八方挥洒开来,伪仙界大军和云宗修士顿时有种被看穿的赤.裸感觉。

        很快,火蛇检查完毕,收回神识再次疑惑的摇了摇头。

        如此,金仙主帅才长呼一口气,伸手拂去额头的冷汗,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倘若真有人在,早出来偷袭了,何苦还留给自己喘息戒备的时间?传音交代了火蛇几句,他再次俯身朝下看去。

        云宗宗主白潇,正负手而立于凌云峰顶,和自己四目相对。

        “嘿嘿,哈哈哈”他狂妄一笑,大声吼道:“白潇,当了这么久缩头乌龟了,你怎么突然有胆量出来了?”

        “展坤,你这是何意思?”白潇长叹一声,眉宇间满是失望和难过。

        虚空之中,苏溶正双臂环抱,舔着嘴唇认真的看着下方,看到了白潇的神色。他心中一凛,怀疑这二人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过往之事,化不开的矛盾?

        侧耳细听,很快有了答案。

        唏嘘之中,白潇威严的国字脸上竟然划过一滴清泪。这一幕,只有金仙主帅看了见,只有苏溶看了见。

        “哼,少在那里装蒜,你我之间的矛盾恩怨,今日就要在此了解。”金仙主帅冷喝一声,转头不愿和白潇对望。

        “展坤,你我本是同门师兄弟,何苦要闹到今日这般不可化解的地步?你杀了我,灭了云宗,真的对得起九泉之下的师父么?

        难道你心底,对这个养育了你三百年的宗门就没有一点情感?”

        白潇语气沉重,满是悲伤。传至众人耳中,卷起一番震惊,震惊过后则是不可置信。

        展坤竟然曾经是云宗修士。

        云宗两万修士,那些元婴后期以上的老牌长老都是深色悲伤,目光闪烁。其余修士弟子则是怀疑不信,他既是云宗修士又为何从不曾见过,出现在敌军之中?

        很快,元婴后期大圆满的红叶和赵合德相视一眼,同时想起云宗几百年前的一件往事。

        再看伪仙界众修,更是惊叹抗拒。两位化凡初期副帅下意识的就往一块靠了靠,身后更有诸多元婴修士汇集。他们生怕展坤顾念过往情谊,陷入纠结之中。若真是那样,他们定无法完成长老会交付的任务,身上的剧毒如何能解?

        展坤也是神色一顿变化,眼眸深处犹豫一闪而过。他并不在乎白潇,也不会放了他们。但是已故恩师,列祖列宗在上,他着实有些放不开手脚。他虽暴虐记仇,但是却也是尊师重道之人,如此忤逆绝情,对他而言显然有些困难。

        “元帅,切不可犹豫啊。你想想咱们中的毒,想想这八万子弟的生死和未来。”

        二位副帅神色着急,赶忙传音而来。如此,展坤犹豫的心再次一凛,想起了自己这些年受到的巨大折磨。

        云宗恩情固然重要,但是他先是经历聚变,众叛亲离,后来独自修炼,修为久无进展。若没有长老联盟的出手,他早在冲击化凡时就已爆体而亡。但活命的同时,长老会洒下的剧毒,也让他再次遭受噬心之痛。

        以他的修为,竟都对那剧毒无可奈何。

        眼神一凛,他转头看了眼二位副帅,重重点了点头。

        “两位说得对,先完成任务,解了剧毒再说。”

        话音未落,展坤便猛地张口,用尽全身力气朝下方暴吼了出来。

        “白潇,滚来受死!”

        化凡中期一吼,内有规则加持,顿时引动风云色变,比雷暴声还要响亮。声波俨然化作第一道攻击,穿过结界缺口,直奔下方五山而去。

        “几位长老,看好众弟子!”白潇见状亦是暴喝一声,身体化作一根飞箭窜天而起,在结界附近利落的一掌拍了上去。

        正是绝学纵云掌。

        七掌合纵,可拜化凡后期,可震问道修士。

        与此同时,大长老方守道,二长老罗天中等人也是一闪出现在五山上空,联手布置出一个巨大的结界,用以抵挡冲散展坤的声波。

        砰,一声巨响传出,展坤的攻击被破,众多修士耳中的嗡鸣声这才减轻不少。一个个全神贯注的看着两位强者交战,希望从中能够领悟一点。

        然他们修为太低,根本看不到方才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那一声巨响乃是七次巨响叠加而出。

        “宗主对纵云掌的领悟更深了,这一掌的威力,比我用出来都不差多少。他个人实力和感悟在那里,但此术本身也不简单,进步空间永无止境。若我判定的无误,起码都在天级上品之上,或许早已达到了仙品的层次。”

        虚空之中,苏溶对白潇这一掌很是钦佩,不断感慨嘀咕中,忽然目瞪口呆,一脸懵逼。直到下方再次传来二人的交手暴喝声,他这才回过神来,狠狠掐着自己的脸颊,吃吃喃道:“难道,难道他就是那白氏强者的后人?”

        这猜测一出,苏溶脑中立刻传来无法言语的剧痛,似有什么东西正狠狠刺扎他的灵魂和意识。他面目狰狞,不断低吼,双手更是紧紧抱着头颅,就在这空中打起了滚。

        似只有这样,才能缓解一些。

        原本风轻云淡、信心满怀的他,已顾不上下方的大战,沉浸在剧痛的洗刷之中。

        砰~~~砰~~~

        两声脆响传来,十万修士观战之中,白潇和展坤各自被对方击中,双脚划着虚空,身体疾速朝后方倒退。

        噗~~~总算是稳住身形的二人,齐齐喷出一口鲜血,眼中闪过一丝凝重和惊讶。

        三百年的同进同退,二人早已对对方熟悉无比,不用多想也知道对方下一步要怎么做,要用什么招式。

        的确,若没有几百年前的那一场变故,他俩现在应该是最亲近最信任的师兄弟,好朋友。只可惜,过往云烟,浮沉已去,一切也都在变化。

        此刻阔别了几百年的二人再次相见,针锋相对,各自为营。但是撞到一块交手开始,谁都没有使用法术神通,更没有使用意境法则。

        白潇和展坤,用的只有最原始的拳打脚踢,闪身回勾。有多年前的矛盾恩怨在,注定现在这一战是荣辱之战。若白潇胜,则依旧占据上风;若展坤胜,则可一举洗刷掉多年的耻辱,让云宗众同门从此面对自己都要矮上一头。

        “白潇,当年若不是你们陷害于我?我怎么会失手杀死天宇?天宇若不死,采洁也不会那么恨我。说不定我早已和她走到了一起,成为了道侣。都怪你,都怪你!”展坤左手用力扯着白潇的衣服,右手握拳不断的在他肩部捶打。

        他越骂越气,越气越来劲,手中力度更大。

        白潇满脸无奈,长吁短叹中不断挥手拆招,也借空回击。

        下方五山之上,云宗弟子看的一头雾水,心里纷纷嘀咕王宾鸿师兄去了哪?怎么还不出现?殊不知此时一干长老们也是神色纠结,眼神飘忽,似在回忆往事。

        “元帅,你还跟他说那么多废话干啥,直接下令我等这就破宗便是!”

        伪仙界副帅不明所以,显然有些着急。他高喊的同时,修为更是快速提升,做好了出手的打算。

        “本座自有打算,难道还由你说了算不成?滚一边去!”展坤扭头横眉竖眼怒斥一句,气的那副帅脸红脖子粗。

        当真是丢人败兴,怎么说他也是个副帅。

        见白潇攻势减缓,展坤啐了一口,怒声喝道:“老子不用你同情,只管全力出手就行。今天不打的你跪地求饶,我就不姓展。”

        白潇闻言,双目紧闭,长叹一声。

        “既如此,那我便不再顾及往事旧情。你要战,我便陪你。”

        白潇冷笑一声,双手猛然间用上了十成气力,狠狠弹开了展坤捶来的手臂。二人扭打到了一起,像极了凡人大汉斗殴。

        此时此刻,上空百丈,和火蛇巨头水皮线的虚空中,持续了十多息的剧痛打滚之后,苏溶终于粗气连连恢复了过来,无力的坐在空中发呆。

        他的眼眸中,时而迷茫时而清澈,诡异至极。

  http://www.touxiang.la/xs/21/21885/716139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ouxiang.la。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ouxiang.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