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无相仙诀 > 第二十章 大建设

第二十章 大建设

        不得不说,苏溶这厮虽然很少经历这场面,但他很会装逼。最起码自己表现的很镇定、信心十足。如此一来,即便是你心有怀疑,仍然下意识的会选择相信他。

        特别是那最后发的誓,他说的并非是化名,是自己的本名。修士者得天之道,受万物养育之恩,自然对父母最是敬重,从来没有谁敢拿自己祖宗传下来的姓氏乱说话。

        以董力为首,三千多选择离去的元婴修士们再次陷入了沉思之中。他们少有交流,完全是各想各的。毕竟这是涉及到生死的大事,听不得别人做主。

        许久,依然是董力,第一个思考结束,仰头直面苏溶,大声叫道:“我董力,愿意留下!”

        此话一出,三千多元婴修士纷纷惊讶骇然。作为伪仙界的中流砥柱,他们深知许多化凡修士都是被强行提升突破的。可以说没有伪仙界,就没有他们现在的风生水起。

        董力这样做,显然有些不地道。

        但是转念一想自己身上所受的蛊毒之苦,他们也就恍然大悟了。不知是谁带头第一个移动到了左边,立刻便有大批的修士选择留下。主帅副帅都愿意相信了,他们还有什么可忧郁的?

        伪仙界,那简直不是人呆的地方啊。

        短短数息过后,结果已经明朗,愿意留下的占据了一半稍多,剩下的两千多则是神色犹豫痛苦,久久无法决断。

        但苏溶显然已经不会再给他们机会了。现在都这么纠结,以后还不定会生出什么幺蛾子呢。

        略一沉吟,他低头看向白潇沉声道:“宗主。”

        “你说。”

        “看好他们,我去那边问完了,一块送走。”

        “好。”

        话音不落,苏溶已经消失在了空中。五山之上,万余云宗弟子羡慕的看着上空,为有这样强悍的同门师兄高兴,也憧憬幻想着自己什么时候能有这样的机会和成就。

        不多时,苏溶再次出现,伸手一指那两千余元婴修士,示意他们跟自己走。

        苦涩、无奈、气愤,但是又如何?莫说两千,就是四千其上,也不是闻道修士的对手啊。这已不再是数量就可以弥补的,这是质的差距,是双方对道、对规则感悟理解的差距。

        规则一出,所有法术神通不过就像是一张白纸。

        小盆地中,看着神色各异的数万修士,苏溶心中唏嘘,暗道那天方魔尊残暴。可是他又能理解体会,任谁被封印了这无数年,自由之后也都想尽快回到巅峰吧。

        更别说魔尊这样的顶级强者了。

        只是有一点他想不通:为何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中州仙帝欧阳锋那里会没有一点动静?他可是人族名义上的领袖,是人族的保护神啊。

        难不成他打算放弃南域了?

        亦或者,是南域还有其他的重要作用?

        疑点颇多,还需日后一一考证。

        “我说了,不会为难你们。都是南域修士,大家何故你来我打?岂不知唇亡齿寒的道理?那伪仙界如此猖狂意欲扫灭南域四大宗,显然说明他压根没有将南域放在眼里。

        我若没有及时出现,云宗灭了,三大宗灭了,下一个轮到的就是南域修士凡人,就是你们。

        今日我放你们离去,回去后转告你们的当权者,我苏溶不日就会登门拜访。”

        说罢,苏溶示意郑竹、方世凯,三人使出各自绝活,开始带着愿意留下的三万多结丹筑基凝气修士开始朝云宗五山而去。

        留下的这些修士,却再也不顾身份痛哭流涕起来。后悔和痛苦袭来,却没有后悔药可以吃,没有回头箭可以拉。

        云宗。

        猛然间多了三万多人,原有的宫殿住所显得拥挤了许多。在几位化凡修士和长老的带领下,他们便一起投入到了新的建设之中。

        挪山开地、灵脉引流、布置阵法、修建房屋住所。经过战争洗礼后的云宗,一下子变得热闹了许多。

        苏溶一开始提出扩宗壮大的提议时,受到了许多人的反对。毕竟那些都是俘虏投降者,谁也保不准会不会有朝一日做出不利于宗门的事情叛逃离去。

        但是宗主白潇、大长老方守道毫不犹豫的表示同意,他二人认为这样是一个收买人心的好办法。云宗坦诚相待,一视同仁,修士们又何尝不乐意有一个稳定而强大的靠山和身份呢?

        且苏溶敢这样想,那一定是已经想到了所有的疑点,并且都已经针对性的做出了解决的方法,白潇和方守道不认为会出现什么变故。

        云宗这么多年的努力和目标,不就是壮大再壮大么?

        修士,既无法做到独自笑傲苍穹、俯视众生。那作为一个顶级势力的一份子,同样是最受人敬仰的存在。

        一晃半月过去,大规模的建设进行的如火如荼。一直在潜心研究解毒方法的苏溶突然出关,和白潇商议了一番之后,立刻派出了数十股由元婴修士或是化凡修士组成的分队。

        他们的目标,就是返回自己原先宗门家族驻地。尽管加入伪仙界的时候财产就已经被抢的差不多了,但是现在回去就是要彻底收敛。

        功法、法宝、灵石甚至是山中的灵脉,能够拿的统统拿回来。云宗现在这么个大阵势,以后需要的东西不少。

        分队离去不久,苏溶随意漫步,前去寻两个故人。

        张涵思、李麟,他俩是自己当初回到李疙瘩村时,特意从村中带出来的。离去时交付给了聂采洁和罗天中两位长老代为看管授业。

        回来这么多日子了,还没见过他俩。但是苏溶先前神识扫过看到了他俩,都已是结丹初期的修士了,修为还算可以。

        这几日闲着没事,他也神识放出特意去李疙瘩村看了一下,早已物是人非、当年熟悉之人已经全部老去。唯一不变的,唯有当时回村时一同饮酒作乐的大祠堂。

        那里,有苏溶自己的一尊雕像。

        他没有去,只是在村中的井水里,留下了自己的一点点回报。

        行不多时,第三山上,苏溶见到了张涵思和李麟。回来这么久了,宗内弟子早已跟他混得熟悉,没有面对强者时的那么怯懦了。

        不过原本,他就是他们的师兄。

        “大哥。”二人同时注意到了苏溶,起身抱拳弯腰敬礼。

        “哟,当年的两个小鬼,现在不错么。修为不凡,郎才女貌的。”说话中,苏溶亲昵和善的摸了摸二人的头发。

        彼此间的尴尬一下子化去了大半,三人同时笑了起来。随意详谈了许久,苏溶终于神色一正,说到了重点。

        “这些年,可曾回村里看过?”

        “恩,回去过,宗内长辈们对我俩很好,时常叫我们回去看看。”

        “他们临走前,可曾说过什么?”说话间,苏溶突然拿出了一个羊皮袋子,里面是自己从魔界带回来的美酒。

        正要痛饮时,李麟也表示自己要来一口,要和大哥好好喝一场。

        “苏大哥,他们离世前,宗主都一一将遗言和画面刻录在了这块玉简中。宗主说了,有一天你回来,让我亲自教给你,你一定会看的。”

        说话间,李麟掏出一枚玉简递给了苏溶。

        见他如此,张涵思也不甘落后,蹦跳着高兴的说道:“苏大哥,我这里还有一件喜事,你要听么?”

        “要啊,说来听听。”苏溶一笑,这个小丫头还是像当年一样,活泼的不得了。

        “小狗子,就是玲儿婶子的娃儿,他也修仙了。不过他可比我们好多了,被一个云游路过的强者看了上,说是要带回北疆好好培养一番。

        当初小狗子走的时候,玲儿婶可是哭了好久。

        不过宗主说了,北疆远远比我们南域强大,小狗子去那里也是美事一件。”

        说完,张涵思眨巴着自己的大眼睛,很是俏皮可爱,似想得到苏溶的夸赞。

        呵呵笑了几下,苏溶却并未回话。没过多久,他便离了去。

        凌云殿。

        苏溶、白潇、方守道、罗天中、聂采洁五人齐聚。其他长老都正在忙碌,苏溶就没有打扰。

        白潇似乎知道苏溶想问什么,不待他开口自己就率先说了起来。

        “你可是想问我云儿的去向?回来了这么多天你也没问,本宗知道你一定会开口的。”

        “正是。”

        “当年我们送小倩去中州三清观拜师修炼,随后没多久云儿就告别了我们,说是要自己出去闯荡一番。

        这么多年了,我们也一点他的消息也没有。不过命牌还在,看来他很安全。”

        听闻白惊云也离了去,苏溶心里不由有些困惑。他们父子二人难道不知道自己的血脉一事?难道不知道自己祖上的荣光?不知道自己还背负着拯救天下苍生的重任?

        自从当初知道这件事后,他就一直想询问白潇。但是侧桥旁听了几次,白潇似乎对此一无所知。

        突然间,不知为何,苏溶觉得本还是明朗的一切再次被蒙上了一层面纱,变得扑朔迷离。

        既如此,他也就不再询问了,转而和几人商量起了其他事情。

        ……

        “不行,此事万万不行,四大宗齐聚,恐怕我们云宗没有这么大的摊子和实力。”

        “是啊,苏溶,你的想法是不是有些太冒险了。此事本宗也觉得应该从长计议。”

        见几人都是反对,苏溶苦笑着,低头端起了茶杯。

        莫说他们,其实就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太大胆,甚至让人觉得有些恐怖了。

  http://www.touxiang.la/xs/21/21885/71840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ouxiang.la。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ouxiang.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