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极品帝王 > 第1063章雷霆出击,先夺一城

第1063章雷霆出击,先夺一城

        冯石虎是行动派,定计平叛,收复失地,干净利落行动起来。

        他亲率燕骑前往起义军控制的河阳城,平叛自收复河阳城开始。

        汉城,、。

        城墙守卫森严,城门处,守卫对来来往往行人,严加盘查。

        冯石虎率讨逆军,抵达邯郸,柳灼崖欲浑水摸鱼,取代兵家。

        一系列恶事,让汉城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一场大战,似乎随时不期而至。

        范文成,郭破军,蓝名扬有作战计划,然而,尚未付诸行动。

        现今,他们打算实施计划,把设想变成现实,打击燕军气势,扩张控制城池面积。

        需知,郭破军提议转为现实,会让起义军肩膀压力减少,兵主在南方活动,亦变得轻松简单。

        书房中,范文成负手而立,端坐书房中央,面含少许笑容,端起茶杯饮茶,向郭破军,蓝名扬询问:“郭将军,蓝将军,若率军袭击邯郸,牵制邯郸城燕骑,汉城附近城池较多,两位将军打算夺取那座城池?”

        据范文成了解,汉城周边,有四座城池,或城高墙厚,或城小墙矮,或富庶繁华,或平庸贫瘠。

        要打击燕军气焰,又要夺取城池,夺取军械粮饷,更重要,保证起义军实施计划时,起义军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陷城池。

        但凡四座城池,不符合这三个条件,即便起义军进攻邯郸,成功牵制义军,一旦很难夺取城池,或夺取城池,城中粮食有限,都不能化解燃眉之急。

        将来起义军,必须重新寻找机会,进攻其他城池。

        这样会让起义军迫于奔波,又收效甚微。

        书房内,郭破军,蓝名扬闻声,纷纷把手中茶杯放在案台,互相对视。

        蓝名扬没有言语,瞥了眼郭破军,仰头沉思。

        范文成与郭破虏拒绝他的提议,他置身其外旁观,未有不妥。

        郭破军提出建议,势必有系统部署,夺取那座城池,想必已有计划。

        何况,依他想法,率先攻击邯郸,若取胜一劳永逸,可与燕军长期纠缠,却被范文成,郭破军双双否定。

        郭破军沉默稍许,仰头望向范文成,言语慎重道:“范都统,照末将建议,汉城周边城池,该率先进攻杜城。

        杜城城池不小,附属繁华,储藏较多粮食军械。

        加之,守军数量有限,若率军夺取杜城,粮草军械得到补充,亦给冯石虎下马威,战事会变得简单,义军所有困境,迎刃而解。

        攻陷杜城,若冯石虎或恒邦昌率军驰援,有将领带兵在沿途设伏,或率军前往邯郸,悄无声息攻击邯郸城,均有可能成功。”

        “郭将军,奉城呢?奉城亦不小,储藏粮食军械数量更多,而且,相较杜城,奉城距离汉城更近,夺取奉城,与汉城练成一片,义军控制领土会快速扩大。”蓝名扬闻声,言语冷冽,向郭破军询问。

        攻击邯郸的计划被否定,蓝名扬心情纠结,对范文成,郭破军异常不满。

        然而,现今他提议攻击奉城,绝没有意气用事,皆自起义军处境考虑。

        闻声,郭破军抬头望向端坐对面的蓝名扬,提醒道:“蓝将军,奉城城高墙厚,有恒邦昌帐下战将率军驻守,防御严密,率军进攻奉城,难度不小。

        假若夺城失败,打草惊蛇,所带来危机,蓝将军担得起责任吗?”

        蓝名扬不爽,质问道:“郭将军进攻杜城,难道十拿九稳,一定成功吗?”

        此刻,蓝名扬不爽,他与郭破军官衔相同,郭破军凭什么教训他。

        郭破军轻笑,道:“蓝将军,杜城距离汉城遥远,燕军防御松懈,根本不会料到,我们会舍近求远。

        加之,夺取杜城,奉城处于起义军包围中,失去与燕军联系通道,奉城守将,孤立无援,我军将会轻松夺取奉城?”

        郭破军阐述想法,只为打消蓝名扬顾虑与怀疑。

        他所有提议,全心全意为兵家,为起义军考虑,然而,不料引起蓝名扬嫉妒,郭破军非常伤心。

        这时,书房中品茶的范文成,放下手中茶杯,颔首向蓝名扬,道:“蓝将军,郭将军所言不假,攻击杜城,效果远远强于奉城。

        当前,我们首要任务,绝非扩张领土,相反必须确保任务成功。

        唯有牵制燕骑,才能帮助兵主,此刻,若互相较劲,互相使绊子,只会亲者痛,仇者快。

        且不说能否给郁将军报仇雪恨,能否化解危机,也难以预料,你说呢,蓝将军?”

        蓝名扬闻声没有言语,不甘心的瞟了眼郭破军,又看向范文成,起身抱拳主动请缨,道:“范都统,按照郭将军计划,末将请求主动率军前往邯郸,牵制燕军,希望都统能够答应。”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蓝名扬建议,连连遭遇郭破军与范文成否决,这让他心情非常不痛快。

        唯有带兵离开汉城,眼不见为净。

        “蓝将军,你确定前往邯郸?”获悉蓝名扬态度,范文成惊愕,不禁反问。

        依蓝名扬倔强性格,他的计划,不打算派遣蓝名扬征战,再不济,至少不会前往邯郸。

        蓝名扬执意猛攻邯郸,他带兵前往邯郸,本该牵制燕军主力,从而确保进攻杜城军队夺城成功。

        然而,蓝名扬目前态度,有可能把牵制燕军计划,变成攻城作战。

        在邯郸城外,与燕军大作战。

        那样,起义军损兵折将,事态超出控制,兵家与起义军会处于屋漏偏逢连夜雨。

        闻声,蓝名扬望向范文成,百思不得其解,不解范文成为何询问,反问;“难道都统觉得末将不合适?”

        “蓝将军能耐,本都统自然信得过,不过,本都统对蓝将军有其他安排。”范文成毫不犹豫,道明自己态度。

        “都统有何安排?”蓝名扬追问。

        蓝名扬神情微怒,他乃起义军中重要将领,假若作战,势必会是范文成留守邯郸,郭破军率军攻城,他前往邯郸牵制燕军。

        而今,范文成有其他安排,意味他失去前往邯郸机会。亦变相打击他在义军中地位。

        范文成留意对方语气,不温不火道:“蓝将军,郭将军夺取杜城,燕军肯定星夜兼程,驰援杜城,若蓝将军领兵中途设伏,出其不意袭击,势必给燕骑沉重打击。”

        “这”范文成安排,超出蓝名扬预料,他一时不清楚该说什么。

        况且,突发变故,亦不给蓝名扬言语机会。

        “报!”

        书房内,沉默时,有侍卫急匆匆跑进来,向范文成行礼。

        “有何事儿汇报?”范文成观之,瞧侍卫风风火火神态,冷语质问。

        侍卫不敢耽搁,气喘吁吁禀报;“范都统,河阳城信使传来消息,冯石虎率铁骑猛攻燕河阳。”

        “什么,冯石虎率军猛攻河阳?”闻声,范文成直接惊得站起来,神态巨变,一副不可思议之态。

        冯石虎抵达邯郸两日,才安顿下来。

        他们商议攻击杜城,尚未付诸行动,岂料,冯石虎率军先发制人。

        “没错,燕骑猛攻河阳城,河阳守将求援。”侍卫强调。

        这时,郭破军,蓝名扬全部情不自禁站起来。

        河阳城在汉城北面,乃汉城北方屏障。

        现今,冯石虎率军猛攻河阳,且河阳守将主动求援,证明战事非常糟糕。

        一旦河阳城有变,燕军夺取河阳城,兵临汉城,战局彻底糟糕。

        “都统,河阳城对对义军而言,至关重要,我等必须死守。”郭破军毫不犹豫,向范文成建议。

        生怕有丁点迟疑,河阳城战事,会失去控制。

        “没错,必须死守河阳城。”蓝名扬斩钉截铁道。

        尽管他与范文成,郭破军有嫌隙,但他心似明镜,兵家一荣共荣,一损共损,若河阳城失守,起义军必败,兵家实力,亦必须退出燕国。

        范文成沉默片刻,长长喘口气,无可奈何。

        先前商量那么久,耽搁那么多时间,却被冯石虎先发制人。

        他们计划全部搁浅,还措施最佳布防时机。

        “燕军主动攻击,河阳城凶险万分,郭将军,蓝将军,攻击杜城计划,恐怕需要搁浅。”范文成叹息,然后急忙部署,吩咐道:“本都统建议,蓝将军率军前往河阳城,阻挡燕骑。

        郭将军快速召集起义军,加固城墙,加强巡逻。

        蓝将军,不管花费多大代价,务必把燕军阻挡在河阳城外,避免汉城处于燕军兵锋下。”

        局势变化太快,范文成压根没有料到,他的计划变成现实,可他却高兴不起来。

        “都统,冯石虎主动攻城,我们何不两线作战,及驰援河阳城,又攻击杜城,万一河阳城失守,夺取杜城,起义军照样处于不败地位!”危急时刻,蓝名扬提出不同建议。

        然而,这时候,范文成却面色冷凝,语气强势:“蓝将军,不管你有何想法,未曾化解河阳城危机前,必须暂时全部搁置。

        一切事情,阻挡燕骑为先,希望将军,不要拿起义军及兵家开玩笑。”

        范文成语气极重,对蓝名扬建议不满,起义军皆草莽之辈,与善于征战燕骑作战,主动攻击,只会引来更大祸端,让起义军在激战中覆灭。

        相反,尽管起义军战斗力不强,但假若采取守而不攻策略,长期与燕军对峙下去,处境可能会非常糟糕,至少能够控制汉城,河阳城,丹阳城三座城池、

        “是!”

        蓝名扬内心有所不满,奈何范文成语气坚定,不给他反驳机会。

        此刻,蓝名扬不敢犹豫,走出书房,快速备战,准备前往河阳城。

        此番燕军领兵将领乃大燕虎将冯石虎,并且主动攻击,他带领义军,守住河阳城,难度极大。

        连郁穷兵那样的兵家将领,都葬身燕军手里,他不清楚,可否有能力抵挡冯石虎,确保河阳城无忧。

        约半时辰,起义军准备妥当,蓝名扬点起兵马,率军征战。

        然而,兵马抵达辕门下时,又有探子自河阳城返回,目睹蓝名扬举动,惊慌失措,道:“将军,大事不好,燕军已杀进河阳城内。危机四伏,凶险难测。”

        闻声,雄心壮志的蓝名扬,顿时慌神,六神无主,急忙询问道:“究竟怎么回事?”

        燕军战力强大,这一点毋庸置疑,然而,在蓝名扬眼里,燕骑战力在强大,也不能在信使刚传出攻城消息。

        他整军出战时,燕军毫不客气杀进城池,这太不可思议。

        “将军,燕军自空中而来,我军防不胜防,唯有眼睁睁瞧燕军闯进城池内。”侍卫惊慌失措汇报。

        冯石虎进攻河阳城,采取里应外合战术,他亲自率骑兵在外佯攻,吸引起义军注意力。

        却暗中派遣将领,乘坐热气球悄悄降落河阳城内,直奔北门,斩杀起义军。

        河阳城内起义军防不胜防,是故,攻城速度非常快。

        “可恶,燕军究竟施什么妖法。”蓝名扬闻声怒道,但照样毫不犹豫策马前行,率领起义军前往战场河阳城。

        尽管猜不出河阳城内,燕军究竟采取怎样的攻城方法,蓝名扬心里,照样抱有丝丝希望。

        希冀燕军尚未全夺取河阳城前,还有挽救战事的机会。

        可惜,燕军行动迅速,雷霆之态夺城、

        蓝名扬率军疾行中,遭遇自河阳城匆匆逃离的流民,一个个失神落魄,携老扶幼,直奔南方。

        流民中,参杂不少丢盔弃甲起义军,他们已放弃河阳城,仓皇逃离。

        观之,急忙派侍卫询问河阳城战事,获悉燕军迅雷不及掩耳,只花费半个时辰左右,就全面夺取河阳城。

        此刻,在河阳城内,对兵家成员及起义军中顽固抵抗分子,进行残忍屠杀。

        残破不堪河阳城内,早人头滚滚,血流成河,惨烈程度,不亚于人间地狱。

        获悉河阳城之事,蓝名扬神情苦涩,抬手搓起脸颊,扬天叹息,大势已去。

        当初,起义军攻击河阳城花费多少时日,蓝名扬无从知晓,但他清楚,河阳城半个时辰内易主,接下来,汉城,丹阳城,估计亦难逃一劫。

  http://www.touxiang.la/xs/21/21952/72053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ouxiang.la。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ouxiang.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