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通天道尊 > 第五章 记恩更记仇

第五章 记恩更记仇

        惨嚎声不绝于耳,姚象望了一眼不远处,肥遗的二条身子都是断成了二截,而九头鬼狮的九个脑袋,足足掉了七个,滚落在地,鲜血淋漓,姚象不由得望了一眼那浑身戾气,凶残无比的虺龙。

        虺龙满肚子的怒火都发泄在了这二只上古凶兽身上,偏偏二只以凶残出名的凶兽丝毫不敢有所反抗。

        “吼什么吼?龙爷我没捏碎你们兽丹已经是顾念旧情了,再吼一声试试?”

        虺龙瞪着血红的眼睛,肥遗和九头狮子低低的趴伏下去,低声痛苦呜咽。

        姚象目光打量着四周,突然,他目光一顿,停在了不远处的阴影里,有好几具白骨躺在那里,应该都有些年月了。

        其中的一具白骨旁边,还有着一本银光闪闪的本子和一个银色令牌。

        姚象过去捡起银色令牌看了一眼,上面刻着四个字:苍山剑宗!

        姚象觉得这个宗门似乎有点耳熟,不知道在哪里听过,他摇了摇脑袋不再关注,捡起了地上的银色本子,翻开了第一页,一行小字落入他眼中。

        “在下乃白甬郡苍山剑宗第三十二代宗主苍山道人,身怀宗门孤本人阶高级玄技:苍山剑影,误入此绝地,已无侥幸之心,只求后来人看到此遗言后将此玄技孤本送回苍山剑宗,拜谢。”

        姚象眼中爆发出一阵耀眼光芒。

        人阶高级玄技!

        玄技,顾名思义,这是能够将玄力以最大的方式释放出去的技能,越强的玄技越厉害,而玄技的等级便分为凡阶、人阶、地阶、天阶。

        在姚氏宗族,流云镇,一本人阶低级的玄技就足以作为镇族之宝了,人阶中级的玄技足以让流云镇的人疯狂,而人阶高级?

        这是真正的珍宝,就算是在那些大宗门之内都是真正的底蕴,任何一种都是珍藏,而这里竟然就有一本人阶高级的玄技!

        “苍山剑宗……”

        姚象此刻终于是想起来了,流云镇便是白甬郡的一座小城,白甬郡中的有一个大宗门,好像就是叫做苍山剑宗!

        姚象收起令牌和玄技,旋即望向了那头虺龙,淡淡道:“我要出去。”

        虺龙抬头瞥了他一眼,继续低下头教训面前的肥遗和九头鬼狮,姚象皱着眉头,站在它面前,一字一句道:“我!要!出!去!”

        “叫丧呢?”

        虺龙血红眼睛瞪了他一眼,要不是自己龙丹和这小子绑在一起,他真想一巴掌拍死这个碍眼的人类,它不耐烦的道:“你爱爬就爬,爱滚就滚,你喜欢怎么出去就怎么出去,别来烦龙爷。”

        姚象抬头望了一眼那看不见尽头的深渊,他光是掉下来就掉了那么久,让他自己爬出去?让他爬一年呢?

        “那随你,反正我不急修炼,什么时候到阴阳境我也不知道,我先花个一年时间爬出去再说。”

        姚象面色平静,走向了前面的崖壁,伸手开始攀爬。

        虺龙脸皮狠狠一抖,咬牙切齿,它狠狠瞪了一眼姚象:“人类,算你狠!”

        虺龙尾巴狠狠一抽面前的肥遗,大吼道:“赶紧把这人类扔出去啊!”

        肥遗拖着断了一大截的身子,急急忙忙变大,翅膀大张,飞到了姚象面前,姚象纵身一跃跳到了肥遗背上,肥遗对着上方飞速飞去,虺龙龙爪一脚踹翻面前的九头鬼狮,瞪眼道:“给龙爷看好这里!等龙爷回来这里要是再少了什么,你这最后二个脑袋也不用要了!”

        九头鬼狮慌不迭的点头。

        虺龙化作一道红光,冲入了姚象的丹田内,回到了龙丹,他不能和龙丹分开太远。

        肥遗的速度极快,仅仅五分钟后,姚象便回到了之前掉落下的那个洞口里,他最后看了一眼身后的深渊,钻入通道内飞速跑去,他回到了洞穴中,又花费片刻跳出了洞穴,顺着藤蔓爬出树洞。

        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姚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是一天清晨,他心中二年的阴霾一扫而过,目光望着远处的流云镇,紧了紧拳头,眼中掠过一抹冷色。

        姚象径直回到了姚氏宗族。

        丹田内那颗龙丹上趴着的小型虺龙瞪大了血红色眼睛,叫嚷道:“我去你大爷,这什么破地方,最强的也只有一个天玄境后期,小子,你他娘在这种地方呆着,什么时候才能到达阴阳境?”

        姚象心头一震,这只虺龙竟然能察觉到姚氏宗族内的强者,他们族长正是一个天玄境后期的强者!

        虺龙显然烦躁无比,抱着龙丹不停翻滚,它考虑了好久,突然瞪着血红色大眼睛道:“不行!小子,你必须给我加快修炼速度。”

        “怎么加快?”

        姚象嗤笑一声,说说倒是简单。

        虺龙低吼道:“从今天起,你得跟着龙爷的进度走!不然你窝在这里,一辈子都到不了阴阳境!”

        姚象沉默了一会,淡淡道:“再说吧。”

        虺龙气的暴跳如雷,却是毫无办法,它现在的命都系在姚象身上,它不管多少愤怒、怨恨都没办法动手,甚至还要在必要关头保护姚象。

        虺龙心里的憋屈可想而知。

        姚象才懒得理会这条虺龙的想法,他望着面前的的姚氏宗族大门,长吐一口气,缓缓的走了进去,门口的几个守卫视若无睹,根本懒得理会姚象。

        姚象走在幽深的小道上,突然,他耳朵微微一动,心头沉了下去,前方的树林里走出了一个黄发青年,正是姚扁。

        “我可是等你了足足一天,总算出现了。”

        姚扁的眼神阴冷,他冷哼一声,拍了拍手掌,周围围过来了三人,面色不善,气势汹汹,都是和姚扁玩的比较好的族内同龄人。

        “姚宗!你不是想追我姐吗?给我狠狠的踩这个废物,一定要打断他手脚!只要你做的满意,我可以去我姐那里帮你说好话!”

        姚扁狠狠咬牙,一想到那一天被暴怒的姚象按在墙上他就怨恨无比,所以直接找了三个人专门在这里堵姚象。

        被叫做姚宗的高大青年捏了捏拳头,嘎吱作响,咧嘴森寒笑道:“好嘞,简单!我会一根根敲碎这废物骨头的”

        除了姚扁是炼骨五重之外,另外二人都是炼骨六重,而这姚宗更是跨入了炼骨七重,凝聚了玄力种子,有没有玄力可是二个概念。

        姚象虽然空有炼骨六重的筋骨,但是在无坚不摧的玄力面前不堪一击。

        毕竟在这玄之大陆上,玄力才是根本,所以以前无法吸收玄力的姚象才会被那般冷落看不起。

        姚宗捏起拳头,对着姚象脸庞就是一拳轰来,姚象盯着那个拳头,突然,他感受姚宗的出拳速度似乎变慢了下来,一点一点的往他而来,他心头一头雾水,一掌拍在姚宗的手腕处,旋即一拳轰出,径直落在姚宗的脸上。

        原本满脸阴冷的姚扁愣愣的看着那个被一拳轰到在地的姚宗,有些目瞪口呆。

        “这……”

        姚扁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姚宗竟然被这个废物一拳打倒了?

        “啊!”

        姚宗捂着鼻子,手缝里满是溢出的鼻血,剧痛让他变得狂怒起来,他手腕上缭绕起一丝一缕的白色雾状气体,一步跨出,再度冲向了姚象。

        姚象微微皱眉,在他的眼里,这姚宗的速度很慢很慢,似乎只是在作秀一般。

        ”蠢货,吃了龙爷的虺龙魂果,你的身体早就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不是他慢,而是你快!“

        虺龙冷笑一声,讥讽道。

        姚象微微了然,他轻松避过姚宗的攻击,一记鞭腿甩在姚宗肚子上,后者顿时捂着肚子跪倒在地,惨叫连连。

        姚扁和另外二人一脸见了鬼的表情,惊恐的望着姚象?

        怎么可能?姚宗竟然打不过这个废物?

        姚象缓缓走到了姚扁面前,后者连忙后退,脸色发白,额头滴落下一滴滴冷汗,惊恐道:“你……姚象,你想干什么?”

        姚象一把抓住了姚扁的领子,将他提离地面,眼中满是冷意,缓缓道:“你不是要敲碎我骨头吗?”

        姚扁吓得身子微微颤抖,面色煞白,姚象的拳头在他瞳孔中飞速放大,姚扁闭上眼睛惊恐大叫起来。

        “砰……”

        意料之中的剧痛没有想起,姚扁微微睁开眼,却发现有一只手掌挡在了他面前,抵住了姚象的拳头。

        “姚鹰大哥!”

        姚扁惊喜万分,连忙喊道。

        一身白衣的姚鹰平静点头,手上劲气一吐,姚象连连倒退而去,好不容易方才稳住身形,姚扁急忙躲在姚鹰身后。

        “姚鹰……”

        姚象目光注视这那个白衣少年,这是一个和姚馨一样的族内种子级别弟子,年纪轻轻就有了炼骨八重的实力。

        “姚鹰大哥!这废物竟然敢对我动手!快帮我教训他!”

        姚扁急忙对着姚鹰道,姚鹰目光瞥了一眼姚象,淡漠道:“没兴趣,一个废物而已。”

        “可是……他打败了姚宗啊!”

        姚扁咬牙道。

        姚鹰目光望着远处已经赶过来的族内护卫,转身淡漠道:“他再怎么废物也是驻足炼骨六重二年,姚宗虽然凝聚玄力种子,但是并不熟练操控,不敌也是常事,他无法凝聚玄力,永远是废物,等到半年、一年后你们实力突破到炼骨八重、九重,熟练掌控玄力后,揉捏他绰绰有余。”

        姚鹰突然停住脚步,望着那嘴角掀起一丝冷笑弧度的姚象,双眼眯起,缓缓道:“怎么?废物,你想笑什么?”

        姚象不言只语,从前方缓缓走过,姚鹰盯着他,突然暴起发难,一脚踹出,速度之快,动作之突然,让人始料未及。

        姚象急忙双手交叉挡在胸前,那股巨力传来,让他身子往后倒飞出去,砸在了身后的花丛中,花枝勾破了他的衣服,划伤了他的皮肤。

        姚象从花丛里站起来,衣衫破烂,满身泥土,他拍掉手臂上的脚印,面色平静的有些冷漠。

        姚鹰拍了拍姚扁的肩头,淡淡道:“就像这样,简简单单,等到你也炼骨八重的时候,也就可以了。”

        姚鹰哈哈大笑一声,对着那些跑过来的护卫道:“姚象对我们出手,打伤姚宗,还欺辱姚扁三人,此事我们宽宏大量,就不计较了,在执法长老那里登记一笔就行。”

        那些护卫面面相觑,看了看浑身脏乱,有着废物之名的姚象,再望了望那衣衫靓丽,是族内重点培养种子的姚鹰,立马做出了违心的抉择,就算他们之前目睹了全程:“是!我们这就去!”

        姚象目视这他们一行人离去,一边拍掉身上的泥土一边继续往前走,他丹田内的虺龙阴阳怪气的冷嘲热讽道:“哎哟喂,不愧是能够抵抗龙爷我夺舍的人,原来你的坚韧意志就是这么练出来的啊,这都能忍,龙爷我佩服,佩服,哈哈哈”

        姚象停下脚步,他沉默了一下,继续往前走,淡漠道:“因为我知道弱小就该挨打,我有自知之明,现在的我打不过姚鹰,与其逞强,还不如忍让,争一时之气有何用?”

        抱着龙丹翻滚玩耍的虺龙突然愣住了,它开始重新打量这个少年,它有点不敢相信,这句话是从一个只有十四岁的少年嘴里说出来的。

        它突然有些明白,自己究竟是为什么夺舍不了他了。

        姚象长吐了一口气,抬头望天,嘴角突然掀起了一抹冰冷弧度。

        滴水之恩,他会涌泉,睚眦小事,他也牢记。

        姚象轻浮自己手臂上的一条细小血痕,手指一个接一个握起,声音极轻,抿嘴如刀锋:“我姚象记恩,更记仇!”

  http://www.touxiang.la/xs/22/22095/60950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ouxiang.la。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ouxiang.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