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通天道尊 > 第八章 地玄境

第八章 地玄境

        “你……”

        姚馨气的俏脸通红,死死咬着银牙,刚想回应,一旁的姚若龙愤怒低吼道:“姚馨!你要想死别拖上我们!”

        姚辉冷冷的瞥了她一眼,旋即对着黑袍人拱手行礼道:“这位前辈,不好意思,族人娇生惯养,说话没有什么分寸,在下姚辉替她道歉,还望前辈息怒,不要放在心上。”

        黑袍人身子笔挺,淡漠无比。

        姚馨满脸委屈之色,她何时受到过这种对待,低垂着头不语,玉手紧紧握起,娇躯轻颤,隐约还有些抽泣之声。

        姚辉带着众人围成了一个圈,周围的十几只玄兽凶性十足,皆是地玄境玄兽,而在场的人却只有姚辉和方清跨入了地玄境,他们在这十几只玄兽面前不堪一击。

        “罢了,等下趁乱逃吧,能逃几个是几个。”

        姚辉此刻也有些绝望,他对着身后的几人低声道,旋即脚步一点,直冲前面的那只蓝晶妖虎,随着姚辉的动作,僵持顿时被打破,十几只凶兽一起扑了上来,足足有七八只冲向了姚辉,后者一时间险象环生,剩下的也是扑向了方清等人。

        “你们撤!”

        方清紧握手上的长剑,玄力涌动,持剑刺向一只扑来的黑色猴子,姚若龙咬牙,在这种时候他们这些只能是累赘,当机立断,带着身后的人飞速往后撤去。

        方清和姚辉二人拖住了大部分的玄兽,却还是有三四只追了过去,且二人已经陷入了生死危机中,以他们的实力,对上二只玄兽就已经极为勉强了,现在都是四五只强拖着,落败是迟早的事情。

        “砰……”

        蓝晶妖虎狠狠一甩脑袋,姚辉的身子狠狠撞在身后一颗大树上,面色雪白,哇的吐出了一口鲜血,蓝晶妖虎再度咆哮而来,姚辉强撑着身子想要起来,而妖虎已经到了跟前,血盆大口直接咬下。

        一柄凌厉长剑挡在了他的身前,方清长剑一挑,在妖虎头上划出一道血痕,后者吃痛,愈发疯狂起来,张嘴咬向那个黑裙女孩。

        “方清!快走!”

        姚辉面色陡然一变,急忙怒吼道。

        紧急关头,方清长剑竖在身前,手掌抵住剑身,没有让妖虎能够一口咬下,柔弱的娇躯却是不堪冲击重力,倒飞了出去。

        “方清!”

        姚辉猛地瞪大眼睛,眼中涌现诸多血丝,倒飞出去的方清身后出现出现了一只黑色猴子,后者尖锐的爪子直剜后者后背要害。

        一朵娇艳的生命之花即将凋零,姚辉眼中浮现了一抹绝望之色,方清也是轻轻的闭上了美眸。

        “砰……”

        没有意料之中的利爪洞穿身体的痛苦,一只修长手掌抵在了她后背上,将她倒飞的身形稳住,徐徐落在地上,那头黑色猴子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后方才停下,满是凶性的小眼睛在见到是姚象后,下意识的逃窜而开。

        方清美眸诧异的看了一眼身后的黑袍人,低声道了一句:“谢谢。”

        见到方清得救,姚辉松了一口气,然而下一刻那头蓝晶妖虎便再度咬向了他,姚辉拖着受伤的躯体,顾不上风度,直接打了三个滚方才脱离危险。

        方清紧了紧手上的长剑,刚想冲过去帮姚辉,黑袍人的声音缓缓响起:“我可以带你离开。”

        方清回头望了一眼黑袍人,俏脸清冷,平静道:“多谢前辈好意,只是他们都是我的族人,我不可能放弃他们独自逃生。”

        姚象无奈的望着那个冲过去扶起姚辉的美丽女孩,在心中轻叹了一口气,却也有些欣慰。

        “唉,你其实该走的,留在这里,必死无疑!”

        姚辉望着身旁那个清冷美丽的黑裙女孩,不由轻叹道,周围的玄兽绕着他们缓缓转圈,下一刻,众多玄兽一起高高跃起冲向了二人,想要撕碎二人。

        就在二人准备最后拼死一搏的时候,一道黑影落在了他们的身前,一股无形气浪爆发而开,掀翻了周围扑过来的所有玄兽。

        “前辈……”

        姚辉愣在了那里,方清美眸中浮现一抹惊喜之色。

        气浪中的丝丝龙威让这些地玄境玄兽一个个匍匐在地,浑身颤抖,丝毫不敢有所异动,姚象淡淡的道:“你们走吧。”

        “多谢前辈!”

        死里逃生的姚辉连忙激动抱拳作揖,姚象随意挥了挥手,转身离去。

        一拨人迅速的从森林里跑了出来,为首的一个中年男子气息强大,已经跨入了天玄境中期,见到那来人,姚辉也是急忙道:“爹。”

        姚氏宗族执法长老,姚贤哲,族内三大天玄境之一。

        “姚辉,方清,你们没事吧?”

        姚贤哲脚步一跃落在他们身前,姚若龙姚馨等人也在他身后,看样子已经得救。

        “没事了,多亏之前的那个前辈相救。”

        姚辉摇了摇头,指了指远处林间即将消失的黑袍人,一旁的姚馨恨恨的道:“那个铁石心肠的黑袍人还会救你们?良心发现了?”

        姚贤哲目光凝重的望着黑袍人远去的方向,再望了望附近那些至今还匍匐在地,颤抖恐惧的玄兽,道:“这个黑袍人实力极为强大,竟然能让这些玄兽都如此畏惧,他去的方向,更是青山内部那些天玄境后期玄兽的领地,我们流云镇何时来了这么一个强者。”

        姚辉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确实是个很强的强者。”

        方清美眸一直注视着那个离去的背影,柳眉微微蹙起,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个背影有点熟悉的感觉。

        “好了,赶紧走吧,你们这群小家伙竟然敢跑到这么里面来,这里面可是连天玄境后期玄兽都有的险地。”

        姚贤哲不再多说什么,匆匆带着众人离去。

        姚象换了条路走出了青山,他期间还回了一趟洞穴,摘下新长出的十颗白色果实,脑海里琢磨着虺龙让他收集的药材。

        药材并不多,只有二味,一种是鬼脸雪莲,还有一种是一百年的灵芝。

        鬼脸雪莲姚象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玩意,但是一百年的灵芝却让姚象脑袋一疼,这可是真正的宝物,他还记得三四年前有一株百年灵芝卖出了一万银子的高价,所幸他此刻有着这些白色果实可以卖钱,不然姚象就算去抢也抢不到那么多钱。

        姚象体内的虺龙嘴里吐出一团黑雾,包裹了姚象的玄力种子,后者一惊,连忙道:“你干嘛?”

        玄力种子可是修炼者最重要的东西,一点差错也出不得。

        “蠢货,龙爷这是再帮你隐藏气息,不然就你炼骨九重的气息走出去,不被人盯上才有鬼了。”

        虺龙冷笑一声,姚象的气息在此刻的确消失了。

        姚象微微点头,旋即对着流云镇的万宝阁迅速而去,他刚刚出现在万宝阁门口,立马有人恭敬迎了出来,没多久,身体发福的轩辕胜大笑着走了出来,将姚象迎到了贵宾室,道:“赵先生,好久不见,此次来我万宝阁,有何贵干。”

        姚象缓缓道:“我需要一株百年灵芝和鬼脸雪莲。”

        轩辕胜略微沉吟了一下,笑道:“百年灵芝阁内现在还有存货,鬼脸雪莲的话……不瞒赵先生,这可是稀缺货,若是其他人,今日可就得失望而归了,但今日是赵先生,那我轩辕胜咬咬牙,本人手上确实还有一株鬼脸雪莲是留给自己的,今日就给先生吧。”

        姚象拱手道:“那就多谢轩辕阁主了。”

        “客气客气,赵先生可是我们万宝阁贵宾。”

        轩辕胜笑意浓郁,道:“百年灵芝按照市场价是一万银子,而鬼脸雪莲,市场价虽然是二万银子,但是拍卖的话,至少也能到达三万左右,不过对于尊贵客人,我们万宝阁一向大方,就按市场价,二物总共三万。”

        “三万银子……”

        姚象心中沉默了一下,他手上只有十颗白色果实,加起来也只有二万银子,再加上上次卖果实剩下的五千,还差五千。

        见到姚象沉默,轩辕胜不愧为经商的生意人,心思敏捷,一下子就猜到了一点,笑道:“赵先生,如果你手头紧张的话,虽然我们万宝阁没有赊账的规矩,但是我可以先帮你垫上,就当交赵先生这个朋友了。”

        姚象犹豫了一下,点头道:“多谢轩辕阁主,这里有十颗白色果实和五千银子,还差的五千银子我下回来补上。”

        “哈哈,可以可以。”

        轩辕胜满脸笑容,朝姚象伸出了手掌,姚象将手上的果实递给了旁边的万宝阁侍女,和轩辕胜的手掌握在了一起。

        下一刻,姚象黑袍下的面色微微一变,有一道细小玄力飞速冲入他体内,看样子这轩辕胜是想借着这个机会确认一下姚象的实力。

        下一刻,姚象丹田内的虺龙不屑嗤笑一声,身子包裹在黑雾里,咆哮一声,那道细小玄力瞬间被震碎,轩辕胜面色一变,旋即立马收敛脸上的表情,重新笑意盈盈。

        姚象收回了手掌,他体内的虺龙突然出声,声音和姚象一模一样,冷哼道:“五千银子而已,何必多此一举,如果不信我,这笔生意不做也罢。”

        姚象没有料到虺龙来突然来这么一出,一时间愣在那里,也不敢出声,生怕露陷。

        轩辕胜立马赔笑道:“赵先生,实在对不起,是在下鲁莽了,在下为表歉意,这五千银子就免费替赵先生垫上了,还望赵先生息怒。”

        姚象拿过一旁侍女递上来的二位药材,冷哼一声,直接离去。

        轩辕胜一直目送着姚象离去方才松了一口气,抹去额头上的冷汗,眼中满是震撼之色:“丹田内没有玄丹,一片黑雾,还有异兽咆哮,这哪里是玄丹境,分明就是一名化玄境的巅峰强者啊”

        这个等级的强者跺跺脚都是能让白甬郡抖三抖的!

        “得赶紧想办法讨好这个强者。”

        轩辕胜以商立本,立马在琢磨该如何讨姚象欢心。

        姚象刚刚走出万宝阁,一个容貌娇俏的旗袍侍女急忙追了出来,恭敬的递上一本镀金本子和一张金色卡片,低声道:“先生,这是我们万宝阁二个月后召开的拍卖会花名册,这卡片我们万宝阁的贵宾卡,王朝通用,可以享受最尊贵的服务和优惠,请你笑纳。”

        姚象毫不犹豫的收下,直接离去,有便宜不占是傻瓜。

        “小子,看见没,龙爷我几句话就免了五千银子。”

        虺龙在姚象丹田得意大笑,姚象有点无奈,不过他也没多说什么,毕竟能少五千银子的负债也是好的。

        “还剩下十五天时间就是年比了,这突破地玄境需要多久?如果时间长的话,等到年比后在突破吧。”

        姚象在心底问道。

        “快的快的,赶紧去修炼吧。”

        虺龙敷衍道,姚象沉吟了一下,严肃喝道:“十五天时间一到你必须立马喊醒我,如果错过了年比,别怪我和你翻脸。”

        “嘿,你这小子,还拽起来了呢,跟龙爷我翻脸?你来试试,来!”

        虺龙气笑一声,在姚象丹田内窜来窜去,耀武扬威。

        姚象懒得理他,回到了深渊里,九头鬼狮和肥遗再度苦兮兮的成为了苦力,费心费力的开始炼化二味药材。

        浅坑内再度充斥了浓郁的药力,这一次虺龙还让肥遗将浅坑下面挖空,烧起了火堆,浅坑内的水沸腾的翻着水泡。

        姚象咬紧牙跳了下去,即使以他的强韧身体也被烫的皮开肉绽,通红无比,怪叫声不断,好几次他都想跳上来,却被虺龙一爪子拍下去,足足过了好片刻后,在虺龙的威逼下姚象方才微微适应了这股温度,艰难的盘腿坐下开始修炼。

        时间飞逝,眨眼便已十五天过去。

        姚象体内的丹田内那颗玄力种子在这十五天的修炼中由米粒大小变成了黄豆大小,一股股强横的气息从里面散发而出,池子内的药液也被吸收的寥寥无几。

        “差不多了。”

        虺龙琢磨了一下,旋即冲出了姚象丹田,爪子对着不远处的深潭一吸,足足十几分钟后,一道土黄色的浓郁玄力破水而出,带着浓浓的厚重气息,旋即在虺龙的操控下冲入姚象丹田,包裹住了姚象的玄力种子。

        修为到达地玄境,便要吸纳大地玄力,也就是大地之下的玄力,这大地玄力可分为十等,一等最高,十等最次,大地深处越往下大地玄力的档次越好,而观这丝大地玄力,至少也是三等,放眼白甬郡也无人能得到品质如此高的大地玄力。

        这股三等大地玄力包裹着姚象的玄力种子,一股厚重感油然而生,姚象的气息在这一刻猛地飙升,成功突破,跨入了地玄境初期。

        姚象缓缓睁开眼,长吐一口浊气,他站起身,舒展了一下身体,骨骼噼里啪啦作响。

        “跨入地玄境了么……”

        姚象眼中浮现一抹惊喜之色,他随意轰出一拳,体内的玄力此刻变得极为厚重坚韧,稳如泰山,比炼骨九重强横了不知多少。

        “哈哈,我姚象也终于跨入了地玄境!”

        姚象兴奋的大笑,下一刻,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急忙对着虺龙道:“今天是第几天了?”

        虺龙懒洋洋的躺在龙丹上,随意道:“二十来天了吧。”

        “什么?”

        姚象面色顿时变了,突如而来的怒吼声震得龙丹一震,虺龙掉落在地,满脸恼怒之色。

        “小子,你找死啊!”

        虺龙气冲冲的飞了出来,飞在姚象面前咆哮道。

        姚象气的七窍冒烟,咬牙切齿,冲上去就和虺龙大战在一起,揪住他的尾巴死命拉扯,虺龙也是不甘示弱,咬着姚象的肩头不肯松,二人从深渊底的一侧打倒另外一侧,肥遗和九头鬼狮面面相觑,很识趣的飞到了上面。

        “放开我!你再拉我尾巴,龙爷饶不了你!”

        “你这条死虫子,别咬我胸!”

        ……

        片刻后,一龙一人躺在地上,衣衫褴褛,鼻青脸肿。

        “该死,早说是第十五天不就行了,你这条死大虫!”

        姚象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狠狠瞪了一眼虺龙,立马跳到了肥遗背上,虺龙怒声咆哮道:“混蛋,你骂谁是死大虫呢?老子是龙!最高贵的虺龙!小子,你别逃!龙爷今天和你不死不休!”

        ……

        今天是姚氏宗族的年比,是检验年轻一代一年内修行成果的盛大日子,也关系着族内资源的分发,所有姚氏族人都期望在这一天出人头地。

        今年的年比尤为热闹,前三名可以得到最后的三个大宗门种子名额戒指,许多年轻人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姚氏宗族已经有五枚种子名额戒指被分发了下去,这五人不用参加这一次的年比,他们五人坐在一处小高台上,一身青衣的姚辉,还有姚若龙、姚鹰和从姚象手里抢来名额戒指的姚馨,所有族人望向他们的目光都是极为艳羡崇拜的。

        “咦?不对,怎么只有四人……”

        有族人望着台上坐着的四人,突然低声窃窃私语,一些人突然反应过来,低呼道:“方清呢?”

        所有人面面相觑,作为族内年轻一代前三甲的方清,她可是早就拿到了名额戒指,为何在高台上没有她人?

        有人在一处广场的角落找到了一袭黑裙,靠在树干上的绝美倩影,后者正平静的望着前方的高台,美眸不起波澜。

        高台之上的姚辉和远处的方清对视了一眼,前者眼中有些无奈之色,一旁的姚鹰阴阳怪气道:“方大小姐还真是大好人呀,竟然把自己的名额戒指让给了那个废物,我姚鹰佩服,佩服。”

        姚鹰的声音不加掩饰,在场上扩散开来,清楚的落入下方的姚氏宗族人群中,很多人眼睛瞪大,满脸难以置信:“方清竟然把自己的名额戒指给姚象了?”

        小高台旁边是一座大高台,上面坐着姚氏宗族的长老和族长,坐在首位的族长姚涯是个精神奕奕的老人,虽然已步入古稀,但看上去还是极有朝气,面色红润,头发只是隐隐有些花白之色,他是姚氏宗族的最强者,天玄境后期。

        坐在他旁边的是执法长老姚贤哲和大长老姚如初,三大天玄境齐聚。

        姚涯望着远处那个黑裙女孩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也没料到,方清会把自己的名额戒指让给姚象,这可是进入大宗门的唯一机会,即使他是族长,也不能替方清再谋一个名额戒指。

        唯一的途径就是重新参加年比,夺得名额戒指,但是以方清的实力和骄傲,怎会允许自己做出这种事呢,先前的五枚名额戒指,就是为了让最强的年轻一代五人直接脱颖而出,让实力较弱的族人争夺剩下的三枚。

        方清如若参加,岂不是有些以大欺小的嫌疑了?

        一旁的姚贤哲扫了一圈周围,微微皱眉:“没想到那姚象连年比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现身,究竟心里还有没有我们这个姚氏宗族?”

        大长老姚如初冷笑一声,道:“我早就说过,直接让人拿回名额戒指,将他赶出宗族就行了,这种废物留在我们姚氏宗族也是丢我们的脸,方清乃是我们宗族的一代希望之一,怎可不去大宗门?”

        姚涯沉默了一下,旋即望着远处那个黑裙女孩,后者也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美眸注视着他,坚定的摇了摇头,深知后者性子的姚涯长叹一声,道:“等年比结束后,我会亲自去和姚象谈一谈的。”

        执法长老点了点头,旋即望着下方人声鼎沸的人群,缓缓起身,声音在玄力的包裹下压过了那些喧闹声音:“时辰已到,年比正式开始,要参加年比的族人,上擂台!”

        早就等候多时,跃跃欲试的年轻族人纷纷跳到了高台之上,战意澎湃。

        姚辉望着高台上的人群,再望了望那俏脸清冷平静的美丽黑裙女孩,微微抿嘴,这一次,你的眼光真的很差啊,那个家伙,连年比都不肯现身。

        “哼,那个废物三个月前就消失了,估计是卷着戒指跑了,等到大宗门招生的那一天恐怕才会现身坐享其成吧。”

        姚馨嘴角噙着一丝冷笑,道。

        姚若龙靠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淡淡道:“姚象那家伙我和他从小对着干,他的脾气我也知道一点,虽然他现在落魄了,但这种事情他还是做不出来的。”

        “哈哈,那可说不定,这种废物什么事情干不出来?”

        姚鹰大笑一声,耸肩道。

        “好了,安心看年比吧。”

        姚辉沉声冷喝道:“如果他真的这么做,族里自然会有对策的,不需要你们瞎操心。”

        随着姚辉开口,即使桀骜如姚鹰,也只是撇了撇嘴,却不再多说什么,毕竟人家实力摆在那里,从小到大,族内第一人都是他。

        方清娇躯靠在树干上,脑袋往后仰,贴在树干,完美的曲线惊艳,她美眸缓缓闭上,精致的小脸上流露出一抹如重释负,其实他真的不来,也是一种蛮好的结局。

        没有希望,就没有失望,方清除了心中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感外,并无什么其他情绪,平静如一汪清泉。

        姚贤哲望着没有人再跃上的擂台,轻轻点头,和姚涯、姚如初对视一眼,旋即大声道:“年比,开始!现在你们擂台上的所有人都有二个选择,第一个很简单,互相抽签角逐最后的三个名额,还有一种就是挑战高台上的人,只要胜利了,他的名额戒指,就是你的!”

        擂台上的年轻族人面面相觑,没有人出声,都是静等着姚贤哲接下去道,挑战高台上的人?那些都是年轻一代最强的几人,他们要是有打败他们的实力,哪里还会站在这擂台上。

        “既然没有人挑战,那我们就开始抽签角逐最后的三个……”

        姚贤哲的声音还没有完全落下,一道平静喝声突然从远处响起:“等等!”

        所有人目光往后望去,一个清秀少年徐徐而来,面色平静。

        “姚象?”

        “这个废物终于现身了!”

        “他来送名额戒指吗?”

        人群一下子炸开了锅,高台上也有着数道冰冷目光投向了他。

        姚象望着那个角落里的黑裙女孩,没有表情的脸上浮现一抹淡淡笑意,他在所有人那眼光各异,面色精彩中走到了黑裙女孩面前,缓缓伸出了手掌,一颗碧绿色的戒指躺在他手心。

        “还真的是来送名额戒指的,看来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

        姚鹰嗤笑一声,姚辉面色也是微缓,不管怎样,这废物至少没有让人从失望变成厌恶。

        方清望着面前的清秀少年,微微直起身,摇了摇头,刚想说话,姚象却是一把抓住了她的玉手,后者一惊,刚想挣扎,却感觉有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压制着她,方清一时间愣住了,怔怔的站在那里,美眸深处涌现一抹难以置信。

        “还给你。”

        姚象嘴角笑意温存,轻轻的将碧绿色戴到了方清的芊芊玉指上,殊不知这番举动却是让许多年轻一代人红了眼睛,方清是谁?年轻一代的女神!岂容这个废物玷污?

        方清终于是缓过神来,俏脸上浮现一抹淡淡的红霞,她刚想说话,姚象向她指了指高台上的那个位置,淡笑道:“那才是你的位置,去吧。”

        姚象的声音在此刻似乎变得极有魔力,方清沉默了一下,不由自主的跃起,落在了高台之上。

        姚象长吐一口气,环视四周那些各色的不屑、嫉妒的目光,纵身一跃,跳到了高台中心,目光无视周围的人群变幻的面色,在高台上的四人面前扫过。

        姚馨俏脸冰冷,不屑一顾,姚若龙微微眯眼,不知道再想什么,姚鹰则是不加掩饰的盯着姚象,眼中涌动着冰冷之色,至于姚辉一如既往的漠然。

        “哈哈!”

        姚象大笑一声,目光霍然望向高台之上的三大天玄境,目光在姚涯身上停顿了一下,旋即扫过姚如初,最后停在姚贤哲身上。

        三大天玄境在此刻心头一震,他们望着姚象,眼中浮现了一抹难以置信之色,怎么可能?这股气息……

        “姚陌之子,姚象,前来参加年比!”

        姚象身躯笔直挺立,淡漠声音闯荡而开:“我选择,挑战!”

        广场中有些寂静,一双双眼睛瞪大,面露惊疑之色,什么?挑战?这个连玄力种子也没有的废物要挑战?

        姚贤哲下意识的道:“挑战谁?”

        下一刻,一道冷漠低吼声响彻全场,让无数人通体一震,全场寂静。

        “姚鹰!给我滚下来!”

  http://www.touxiang.la/xs/22/22095/60950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ouxiang.la。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ouxiang.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