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附身吕布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末路

第一百二十九章 末路

        是战,是降?

        吕布并没有给刘备太多选择的余地,这些荆州军此刻的状态,恐怕还没开战,就得反了,但跟吕布打……

        或许是一个机会!

        诸葛亮悄悄地拉了一把黄忠,低声道:“一会儿主公他们与吕布斗将,老将军可伺机射杀吕布。”

        “这……”黄忠愕然的看向诸葛亮,有些不愿,人家吕布天下第一大诸侯光明正大的来挑战,自己这样做,岂非小人行径。

        “非常时刻,吕布不死,则主公再无出头之日,老将军,两军交战,非比平时,此乃国运之争,切不可意气用事!”诸葛亮沉声道。

        “末将遵命!”黄忠犹豫了一下,咬牙点头道。

        张飞却是没想那么多,冷笑一声,却已经拍马而出,咆哮道:“贼吕布,这么多年在后方养尊处优,让我老张看看你还有当年的几成本事!”

        说话间,胯下乌锥踏雪却犹如一抹黑色的旋风般疾驰而过,手中的丈八蛇矛带着一股狂暴的气势捅向吕布。

        两郡阵前,看着张飞单枪匹马的冲过来,眉头微微一周,却是不闪不避,甚至连手中的方天画戟都直接被挂回了马背上,看的两边将士愕然,这吕布莫不是真如张飞所说,多年未动,已经不知道如何作战了?

        “死!”张飞见状,却是兴奋地咆哮一声,手中的丈八蛇矛带着诡异的啸声直奔吕布胸膛。

        “主公小心!”郝昭见状,面色不由一变,出声提醒道。

        张飞的蛇矛已经刺到,吕布却不紧不慢的伸出手来,在张飞愕然的目光中,一把将蛇矛攥住。

        乌锥踏雪唏律律的嘶鸣,被赤兔用脑袋顶住,没办法再前一步,张飞一张黑脸泛起了紫色,但丈八蛇矛仿佛铸在了吕布手中一样,任他如何发力,也无法撼动分毫。

        “嗤~”

        吕布单臂发力,将丈八蛇矛劈手夺过来,张飞只觉双手一阵火辣,竟被磨下了一层皮。

        “滚回去,叫你那两个哥哥一起来。”吕布将丈八蛇矛在手中点了点,随手抛回去,张飞躲避不及,直接被自己的兵器从马上撞下去,狼狈的看了吕布一眼,闷不做声的捡起蛇矛,重新翻身上马,看向吕布的目光,前所未有的凝重。

        吕布淡淡的瞥了一眼黄忠的方向,没有理他。

        刘备和关羽见张飞一个照面便被吕布打下马,生恐张飞吃亏,连忙策马赶来,与张飞并肩而立,凝重的看向吕布。

        “当年,你兄弟三人便是凭借在虎牢关下与我一战成名,今日,本王却是要将你们从我身上拿走的东西,一并取回,再给你们一个机会,降还是不降!”吕布看着三人,淡然道。

        “做梦!”关羽、张飞齐齐闷哼一声,刘备也是手持双股剑。

        “那就去死吧!”吕布冷哼一声,手中的方天画戟已经高高扬起,隔着数丈远的距离,在三兄弟惊讶的目光中,重大一百零八斤的方天画戟如同一道黑色的旋风般飞出来。

        “大哥小心!”关羽、张飞面色一变,齐齐策马上前,刀锋、长矛迎向扑面而来的黑色旋风。

        “开!”吐气开声,用尽全身的力量迎上去,却见那方天画戟一触即走,让原本已经使出全身力量的两人只觉一身力气打在了空出,一种难言的烦闷涌上心头,难以想象看起来威势滔天的攻击,竟然没有一丝力量。

        也在此时,吕布的声音出现在他们眼前,方天画戟不知何时回到了吕布手中,再度高高扬起,这一次,却是直接劈斩而下。

        “小心!”刘备大惊,连忙上前。

        “嗡~”

        整个天地在吕布劈出一戟的瞬间陡然一颤,画戟速度不快,甚至可以让兄弟三人有时间合力做出抵抗动作,但那劈斩下来的,仿佛不是方天画戟,而是整个天地。

        “叮~”

        双股剑、青龙偃月刀、丈八蛇矛交叉在一起挡向吕布的方天画戟,发出一声脆响,吕布的身影与三人擦身而过,方天画戟已经重新挂回了马背上,顺手一抄,将一支利箭抓在手中,赤兔马小跑着奔出四五丈的距离,三兄弟的动作,仿佛被定格在了那一刻,哪怕吕布已经走远,依旧保持着同样的姿势。

        “恩怨已清,可惜了。”回头看了一眼三人,吕布默默地叹息一声,当年足矣压制自己的三人,此刻却连自己的一招都无法接住。

        “轰~”

        直到赤兔马停止了前进的时候,吕布身后,三兄弟坐骑脚下方圆一丈的地面以三兄弟为中心,陡然下沉一截,几乎是同时,兄弟三人的坐骑在所有人惊恐的目光中,爆炸开来,血液、碎肉飞溅,再看兄弟三人,仍旧保持着之前的姿势,却已经没有了声息,竟是被吕布这一戟给活活的震死了。

        郝昭在吕布身后,怔怔的看着这一幕,包括骠骑卫也是同样的表情,甚至忘了欢呼,已经多久没有见过吕布出手了?虽然以前的吕布同样厉害,但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一戟之威,竟然强悍之嘶,大地凹陷,战马爆体,刘备且不说,关张二将,这些年来可是名震华夏,而刘备也是戎马一生,一身武艺就算不及两个义弟,也足以位列二流,三人联手,却被吕布一戟之威活活的给震死!

        看着吕布那孤寂的背影,郝昭突然生出一股难言的感受,这个天下,这个时代,还有谁人可以并肩,哪怕无法理解吕布那内心深处的孤寂,但此刻,郝昭包括身后的骠骑卫,这一刻也同样能够感受到一丝丝孤独,无敌……太过寂寞。

        “主公!”刘备军阵之中,诸葛亮无神的跪倒在地,黄忠、寇封悲鸣一声,策马朝着这边冲来,越过吕布,来到刘备三人的尸体旁边,滚下马来,噗通一声,跪倒在刘备面前,哀声悲鸣。

        没有理会两人,吕布策马,来到荆州军之前,看着一个个噤若寒蝉的荆州军,吕布叹了口气,摇头道:“本王无意再多造杀戮,刘备已死,尔等可以报仇,但本王希望大家能够放下兵器,否则……”

        战神气场在一瞬间炸开,吕布淡淡的看着荆州兵马:“顺我者生,逆我者亡!”

        “噗通~”

        一名荆州将领在吕布的威势下,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丢掉了手中的兵器,紧跟着,越来越多的荆州将士丢掉了兵器,原本,荆州军军心已然涣散,极度厌战,此刻,勇冠三军的关羽、张飞加上刘备,在吕布面前,连一招都无法撑过,直接将刘备之前鼓动起来的那一丝丝士气给丢到了爪哇国去,面对吕布,他们根本生不出一丝反抗之心,虽然现在吕布距离他们甚至不足十丈,但两万荆州将士却有种奇异的感觉,就算他们一起上,此刻恐怕也无法拿吕布怎样。

        “郝昭。”吕布回头,看着上来的郝昭道:“安抚荆州将士,通知文长、令明、文向他们,安排兵马接手降军,准备进攻孙权吧。”

        “喏!”郝昭看向吕布的目光里,带着难言的崇拜,以前他就是因为吕布之名才参军的,当时已经很崇拜,但此刻,对吕布的崇拜之情,却已经达到一种极致。

        郝昭开始安排骠骑营收拢降兵,而吕布,却将目光看向诸葛亮。

        “吕布!拿命来!”便在此时,黄忠、寇封已经重新上马,朝着吕布飞奔而来,带着一股有去无回的气势,义无反顾的扑向吕布。

        看样子,是不准备降了。

        摇了摇头,既然不准备降,那就去死吧。

        两道寒光乍现,天地在那一刻都仿佛有一瞬间的黯然,吕布甚至没有回头,黄忠、寇封,策着战马一头冲出去,直到奔出十余丈,两人才从马背上栽下来。

        忠义之士,虽死不降,虽然有些愚蠢,但吕布也不愿辱没了这些人,至少,给他们留个全尸,毕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人,才会有忠义之气流传。

        “敛其尸首,厚葬。”

        “喏!”

        吕布目光,重新落在诸葛亮身上,却见诸葛亮默默地站起来,明明岁数不大,但此刻看上去,却有一股苍老之感。

        吕布张了张嘴,想要劝降,但这一刻,突然发现自己无话可说,不禁摇了摇头,调转马头,看向诸葛亮的背影,沉默片刻之后:“看来孔明,是不愿降我了。”

        “心已死,降与不降有何区别?”诸葛亮木然的来到刘备身边,默默地跪倒在地,没有再说一句。

        “我会安排人厚葬他们,但我不希望日后再看到你出现我的敌对阵营,否则……”吕布皱眉道,诸葛亮能力足够,虽然不惧,但如果继续跟自己作对下去,也是个麻烦。

        “亮心已死,晋王若不放心,一刀便可以绝后患。”诸葛亮淡然道。

        “呵~”

        “天下能人太多,杀不完的,晋王府大门随时开着,孔明日后若回心转意,随时可莱,就算不愿出仕,有什么好的建议,也可来说。”吕布突然笑了,朗声道。

        诸葛亮默默地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吕布也不再理他,开始指挥将士们整顿,为征讨孙权做准备。

  http://www.touxiang.la/xs/22/22116/72028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ouxiang.la。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ouxiang.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