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仙门鬼道 > 第三章 禁地

第三章 禁地

        在修仙界,无论是宗门弟子,还是散修人士,凡是修仙者,都不允许对凡人出手,否则一经暴露,那便是修仙界的公敌,根本没有废话可言。

        人族修仙界之所以能够有今日的规模,正是因为有数以万万计的凡人。

        须知,修仙者,在没有踏入修仙之途之前,也是凡人一介。

        修仙界的各门各派,无论正邪两道,也都是从凡人之中寻取有灵根的弟子,若是灵根上佳者,便会收入门派,大力培养,作为宗门支撑的砥柱。

        若是没有这等的规定,就凭修仙者的神通,片刻间就能将凡人屠杀殆尽,这种自取灭亡的做法,修仙界的人精自然不会不知道,所以才有了这么一条限制性的公约,以约束修仙者的行为。

        白斩虽为修仙者,但一身的世俗武功早已是炉火纯青,即便是不动用修仙者的手段,也照样可以收拾这帮恶匪。

        行走江湖数年之久,能在他手下走上几个回合的,他还真没遇到过几人,所以对于威胁之言,他是根本没放在心上。

        佳肴上桌,那股子血腥味完全没有影响到他的食欲,而掌柜的怕白斩一走了之,愣是上了一桌子的好菜。

        当白斩吃的差不多时,一阵密集而又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的传来,从那蹄声判断,足有数十人之多。

        就是来再多的人马,白斩也不会放在心上,所以面色依然如常。

        倏地,白斩脸色顿时一变。

        ‘修仙者!’白斩心中凛然,这一伙恶匪之中,领头的正是一名练气三层的修仙者。

        若是凡人也就罢了,一但有修仙者的出现,那性质可就完全不同了,心念急转,白斩纵身跃出酒楼,向着城外而去。

        这倒不是他怕了那人,而是在世俗界动用修仙者的手段,那绝对是惹火烧身的愚蠢行径,所以即便是要与对方分个你死我活,也不可能在这里动手。

        “帮主,就是那个臭道士。”

        这名恶匪的头目,见到飞奔而逃的白斩,嘴角微微一扬,冷笑一声,道:“追!别让他跑了。”

        同为修仙者,手段神通自是不同,而这名恶匪头目在见到白斩的那一刻,便判断出白斩不过是一名不入流的散修而已,对于击杀此人,他是大有信心。

        随即双腿一夹,快马加鞭的便追了出去。

        凭此头目修仙者的身份,本也不需要如此的劳师动众,但此人为人高调,为了在众手下面前展露一手,这才纠集了数十人马,以满足他的虚荣心。

        一连奔出十余里,白斩凭借着不俗的轻功,愣是让这帮人只能远远的跟着,其实他若是真的想逃,这些人又哪里会跟上他的身法。

        入夜时分,幽州城外十余里外的深林之中,此时月黑风高,却是一个极好的杀人之夜!

        “臭道士,你这终于跑不动了吧?”一名年约不到二十,但身高足有八尺,一脸横肉的秃头青年,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此言一出,引得一众手下哈哈大笑起来。

        “当然不是,贫道是准备送你上路的!”白斩目光凶厉的冷冷道。

        “哈哈…,就凭你一名散修?笑话!”

        话音未落,秃头青年怒目一瞪,袖袍一抖,一柄寒光凛冽的飞刃激射而出,真奔白斩的心口扎去。

        ‘法器!’白斩脸色微微一变,同样袖袍一抖,口吐一个‘疾’字,泛着青光飞刃破空而去,威力上明显不如对方的寒光飞刃。

        两刃相交,不见丁点的火花飞溅,只有一声金属交鸣之音。

        修仙者之间的斗法,岂是凡人能够看清的,也不知道这一次的交手是谁占了上风,但呐喊助威声却是此起彼伏。

        秃头青年见白斩同样使出了飞刃法器,瞳孔猛然一个收缩,以为之色显露无疑。

        几次交手之后,二人表面上斗个旗鼓相当,但白斩心里清楚,这把残破飞刃与之对方的飞剑相比,那是差的甚远,如此下去,自己是必死无疑。

        心念急转,最后一咬牙,便将那张藤刺符捏在了手中,若是不敌对方,那也只有豁出去了。

        秃头青年一见到对方手中的符箓,当即感到不妙,虽不知那是何种符箓,但只要是攻击符箓,就不是他一名练气三层修士所能抵挡的。

        当即一拍储物袋,凭空捏出一张符箓送与身前,口中嘀咕了一句,便将其一抛而出。

        白斩见此心跳猛然加快了几分,一催体内的灵力,毫不犹豫的将藤刺符抛了出去,一条麻绳粗细的藤蔓电闪而出,直接将其捆的是结结实实,一指长的黑刺从藤蔓中生出,直接在其身上扎出了数十个血洞。

        不过这秃头的生命力极其的顽强,竟然当场没死,而他所抛出的那符箓,却化为了一团火光,一闪即逝的不见了踪影。

        白斩单手一挥再一划,寒光飞刃被青光飞刃击飞,随即再一个闪现,直接划过了那秃头青年的咽喉。

        ‘噗嗤!’

        青年的头颅向后一仰,现出了一道半寸长的口子,鲜血从其咽喉部位喷出一尺多高,随即硬挺挺的栽倒在地,命陨当场。

        那帮还在呐喊助威的恶匪,见此一幕,喊声顿时截然而止,双眼圆突,好险没有从眼眶中蹦出来。

        他们的头领可是会仙法的,竟死在了一个落难的道士手中,而且是半个脑袋都差点被割了下来,鲜血喷出的那一刻,一众人等全都傻了。

        震惊之余,有反应过来的,立即缰绳一勒,调转马头,便要逃跑。

        仙人的手段,可不是他们能够抗衡,这一点,他们还是相当有自知之明的。

        白斩冷笑一声,口吐一个‘去’字,首先准备逃跑的那人,头颅立即从其脖颈处飞出,远远的落在了草丛之中,可怜他临死都不知是怎么一回事。

        见到又一人惨死,这下可炸锅了,有的疯了似的向白斩冲来,也有的腿一软,当即跪地求饶,也有的根本不顾前车之鉴,继续策马而逃。

        凡人在修仙者的眼中,那不过是蝼蚁般的存在,只半柱香的时间不到,三十多名恶匪,统统身首异处,倒在了血泊之中。

        来到那头目的尸体前,白斩兴奋的发现此人身上竟然有一个储物袋,虽说储存的空间并不大,但对他来说,已是足够用了。

        伸手一招,驱物术施展开来,那柄泛着寒光的飞刃便来到了白斩的手中。

        “可惜,实在是可惜了,竟是金系法器。”白斩望着这把寒光凛凛的飞刃,摇了摇头说道,随即便将此刃收入了储物袋中。

        看着那张已经成为了废纸的符箓,白斩并没有感到任何的可惜,用一张一品低阶的符箓换一把下品法器,这个买卖实在是太划算。

        望着一地的残尸,白斩微微皱起了眉头了,他的修为可是浅的很,灵力极为的有限,若是放出火弹术一个个的尸体烧毁,怕是天亮也忙活不完。

        于是乎,他干脆便不再理会,而是就地盘膝而坐,恢复起刚刚所消耗的灵力来。

        谁知灵力还没等恢复到一半,两名凶气冲天的修仙者向他飞奔而来。

        从二人的服饰上看,这二人绝不是普通的散修,定是哪一方修仙势力中的弟子。

        白斩一看不好,立即转身就跑,哪知二人也不是等闲,紧随其后的便追了上去。

        被白斩击杀的那名帮首头目,乃是萧家的一名外室弟子,因为资质差,又没有大毅力,更是耐不住修炼的苦闷,所以便来到凡人世间祸害一方。

        当秃头青年发出传音求助时,那木氏兄弟刚好就在附近,一收到‘好友’的传音,便立即加快脚步赶了过来。

        当见到满地的残尸,血气弥漫,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白斩根本没见过什么传音符,他手中的那张藤刺符,还是当年青池送的,要是知道那是张传音符的话,他肯定早就溜之大吉了,哪还会就地恢复灵力,不过这会儿说什么都晚了。

        追杀他的这二人,分别是练气三层与四层的修士,若是白斩正面与其拼杀的话,那基本是必死无疑,所以他唯有逃跑这一条路可选。

        黎明时分,一道灰色的身影飞快的穿梭在密林之中,而在这道灰色身影后方五十丈许,则有两道白色的身影紧随其后。

        三人就这样一人逃,二人追,从黎明时分追到了日山三竿。

        在白斩想来,那二人一定是与那头目关系匪浅,要为其报仇,所以才会紧追不放的。

        其实则不然,那头目的死活他二人倒不是特别关心,关心的则是那人身上的储物袋。

        更为重要的是,那头目一死,他二人免不了要受到家族的责罚。

        整个家族低阶弟子当中都知道他们三人交好,若不是不抓到白斩,洗清他二人杀人夺宝,残害家族族人的这个黑锅,不出意外的话,他二人怕是背定了。

        反正无论如何,他二人都是绝不会轻易放过白斩的。

        就这样,不知不觉中,跑了大半天,这三人来到了伏龙山的地界。

        伏龙山连绵数千里,天地灵气不算充裕,修仙势力根本看不上眼,所以伏龙山就成了散修的修炼之地。

        在伏龙山外围,有一处叫做鬼雾谷的地区,那里可是低阶修仙者的禁区,方圆万里之内,几乎无人不晓,就连宗门中的弟子,都知道有这么一处凶险之地,相当闻名。

        据证实,凡是进入鬼雾谷的修士,则很少再有走出来的,从一批又一批的修士葬送在了这谷中可以看出,这鬼雾谷绝,对当得起‘禁地’二字!

        白斩之前就听说过这鬼雾谷,虽然了解不多,但也知道那里是低阶修士的禁地。

        奔跑了大半日,白斩此刻已经是精疲力竭,即便是修仙者体质过人,这一刻他也有些支撑不住了,看着身后追逐的二人一寸寸的拉近距离,白斩心下一横,便要往那鬼雾谷而去。

        “哥,那人似乎要往鬼雾谷而去!”

        木源看着白斩奔逃的方向,不禁有些疑虑,随即问向他的兄长,木风。

        “说不定此人只是想让我二人知难而退而已,不见得其真有勇气进入那鬼雾谷,继续追!”木风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回道。

        木风一语道出了白斩的心思,白斩确实没有勇气进入那鬼雾谷,只是想让这二人知难而退而已,不过这二人若是继续不依不饶的话,那他也只有闯入那鬼雾禁区了!

  http://www.touxiang.la/xs/3/3435/20134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ouxiang.la。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ouxiang.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