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席卷晚清 > 第1章

第1章

        寒风突起,不少的枯枝被挂上了天空,和昏暗无比的天空混为了一体。

        几个身穿大清国陆军的号服,辫子盘在脑袋上的士兵,背着毛瑟不轻,正把一个晕倒在地的人围在哪里,两个士兵正抬起那人的脑袋,一脸的焦急。

        “二蛋子,还他么愣着干啥,快去端水来,头要是出了事,老子活刮了你。”那个扶住脑袋,面色清秀,年纪也就在二十岁左右的对站在不知所措的一个个头瘦小,脸被冻的发紫个头瘦小,也就十六七岁的清兵吼道。那清兵忙应了一声,转身跑了出去,往旁边的一家商铺跑去。

        水还没有到,就看到那个晕倒的人突然眼睛一睁,然后就跳了起来,大声的嚷道:“刚才他麻痹的那个****的拿书拍老子的,跟刘哥站出来,老子捏死他。”

        “头,你可算是醒了,刚才没有谁拍你啊,是你自己踩到了冰块倒下去的。”刚才那个要剐人的忙回答。

        “少放屁,老子好好的在教室睡觉。”这人很不服气,扭头一看,然后一愣神呆了一会吃惊的问道:“你们谁啊?,穿着大辫子的衣服干什么?”为了显示自己很聪明,还没有等对方回答:“你们表演系的把,今天拍戏。不对啊,这我是历史系的,跟你们没有半毛钱关系。没有听说我刘俊在学校牛逼的很啊,表演系的都叫上我来..“叫刘俊的人独自在哪里喋喋不休倒是让一边的人着急。

        那个刚才要扒皮的人看了刘俊好久焦急的喊了声:“头..”

        “闭嘴,别打..”刘俊抬头打断了那人的话,不过后面的话在也没有说出来,只是一脸的惊讶。

        毛瑟1887,他们背上背的是毛瑟1887,这绝对不是道具,难道,想到这里,刘俊忙反手一摸后面,抓住了脑袋后面的东西,没有摸到,放心的吐了一口气,不过有看到对方的脑袋,马上又往头上摸去。

        一块抹布,很粗糙,撤掉那个头布,然后有抓住那条辫子,用手一扯。脸上冷汗就流了下来,看了面前的十几个人一眼。

        “水来了”刚才被骂去端水的人叫了起来。刘俊一个箭步跑了过去吧水端了过来不停的看着碗中的脸。

        扑通一声,然后是碗摔地破碎的声音:“各位军爷啊,我没有钱啊,我这钱你们也花不出去啊。”

        这一跪不要紧,那十几个本来就焦急的清兵忙跪了下来。浑身的发抖。

        刚才那个喊头的抬起头忙说道:“头,我们要是做错了什么,你就打我们,骂我们就是,千万别在现在折磨我们,我们还是出城了在说好吧。”

        头,意思我是他们的老大,跪在地上的刘俊看了一下对方,有看了一下自己的服装。不一样,自己的是黑色的,他们是灰色的。

        想明白了一切,刘俊不跪了,大胆站了起来,轻声咳嗽了一声掩饰了一下刚才的尴尬:“出城,好端端的出城干嘛?”

        也许那个兵是亲兵,平常关系跟刘俊关系好,他招呼跪下的人站了起来,一脸的焦急,凑近刘俊:“头,你咋了,咱们要出城逃命啊,龚守备们早就三天前跑了。”

        “逃命..逃什么命,好端端的。”刘俊还是没有明白为什么面前这个兵这样说。

        “俺的亲娘祖宗啊,日本人都打到金州了,水师早就跑回威海了,俺们还不跑,就全完了。”

        刘俊听到几个敏感词,水师,威海,龚守备。金州。稍微的一思索,刘浩脸色刷的一下,白了,不过为了印证一下自己的判断,刘俊还是故作镇定,淡淡的刺探问道:“咱们旅顺几千守军,难道还怕了他小日本。”

        “头,你别提了,还几千守军呢,昨天我去看了一下前营,那帮****的早跑了。”

        一句话,就得到了一切,刘俊确定了,这是旅顺。北洋水师的基地。而且听刚才这个士兵的意思。水师跑回威海,意思就是现在清朝已经和日本开战,而且黄海海战已经过去快三个月。朝鲜全部失守。丁汝昌率北洋水师退回威海。十几万清军正在九连城跟日军第一军死磕的时候。

        “现在是几月份了。”刘俊想知道详细点。

        “十一月九号。”

        我****先人,你他么的全家声儿子没有屁眼。老子整死你全家。“听到这个数字的刘俊破口大骂。

        十一月二十二号日军就会打进旅顺。这现在就是十一月九号。还有十几天,难怪刘俊会破口大骂。

        他这一顿臭骂,也不知道是骂自己运气不好还是骂那个拿书打他的人。

        看到十几个兵还傻愣愣的看着自己,刘俊火了:“还看什么看,没有听过老子骂人嘛。还不跟老子赶紧跑路,等日本人杀怎么的。”说完自己当先冲出了出去,往城门方向跑去。

        跑过几条街,刘俊跑累了。在一家还没有关门的小摊子坐了下来,不停的踹气。

        “哥哥,你喝水。”一个声音打断了在哪里低头喘气的刘俊,刘俊抬头看了一下,是个小女孩,也就五六岁。手里端着一个土碗,里面的水正冒着热气。

        刘俊接了过来,喝了一口。“我娘说,你们是出去打倭寇的,让我在这里等,端点水出来给你们喝。”这一句话直接跟一把刀子一样插进刘俊心里,他这水也喝不下去了。

        女孩子哪里知道,刘俊是要逃命,而不是出去打倭寇。

        看着这个穿着补丁的女孩,刘浩一声苦笑。他恨,他知道还等十几天,旅顺两万多条人命就会惨死在日本人的刺刀下,然而他无能为力,自己一个书生,能做的了什么。跟小说一样的牛逼哄改变历史,那是扯蛋。日本人有那么好打,也不会把李鸿章气的吐血差点归位。

        想了想还是赶紧跑路的好,自己跟这些人不沾亲不带故的,死活管他什么事。不过刘俊看到女孩子天真的笑容和纯洁无暇的眼神,就是迈不开脚步:“能带我们去你家看看嘛?”刘俊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回这样一说。

        那女孩高兴的答应了一声,取过了碗,在前面带路。

        女孩的家就在隔壁,刘俊看了一下,是个土房子。有三四间屋子。那女孩带刘俊们到最大的那间,然后说道:“我去叫我娘。然后蹦蹦跳跳的往后走去。

        整个房间就几根木板凳。刘俊随便扯过一根坐了下来。

        不一会,一个面色苍白的女人被那女孩搀扶了过来,刘俊站了起来。

        相互见了礼,两人开始闲谈起来。

        刘俊从这女人嘴里知道,她的老公是北洋水师致远舰上的炮手,两个月前,在和日本人在黄海的战斗跟致远上的官兵一起死在了黄海,因为是炮手,所以水师衙门发了钱,也就三两银子。她因为这一惊吓,落下了病,到现在也没有完全康复,完全是自己的丫头在照顾。

        因为自己的老公死在日本人手里,她开始痛恨日本人,所以从那天后,每天就让自己的女儿除了照顾自己之外,就在外面的路上摆上了柴火,烧上热水,只要一有兵出城,就送上热水。让大家暖和身子好打日本人。

        从女人嘴里知道,水师走的时候告诉大家,只是出去执行任务,不久就会回来。保护大家。所以女人说道这里也很开心。

        还回得来个屁还回来,在等段时间连毛都剩不下,让人家一锅端了。刘浩心里这么想,不过也没有表露出来,只是静静的听着。

        “头,该走了。”那个士兵走过来提醒道

        刘俊这才想到自己是要跑路的。忙起身跟那个女人告别,带着十几个人走了出来。就打算往城门外走去。

        刘俊这才发现,旅顺的这些人这好像还没有把日军快来的是当回事,你看这街道热闹的。买菜的,买小吃的,逛窑子的。

        估计都等着北洋水师回来保护他们呢,难道说这两万多人就是因为在这里做梦等水师回来给等死在日军手中的。刘俊心里闷想道。

        管他呢,死的不是我就是,刘俊想到这里,加快了脚步。

        “哥哥,等我一等。”后面传来了一个幼嫩的声音,刘俊回头一看,是刚才的那个女孩,只见那女孩手里拿着个大包。抱在怀里,看上去很是吃力,刘俊走了过去,炖了下来,双手捧着女孩冻的发红的脸蛋:“小丫头,你跑什么呢,手里提的什么?”

        女孩满脸通红:“我娘..我娘说,你们去杀日本人,怕你没有没有吃的,让我把家里的饼拿来给你们,在路上吃。”说完将手里的包塞到刘俊的手中,对刘俊做了一个鬼脸,转身就跑了出去。

  http://www.touxiang.la/xs/4/4384/21945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ouxiang.la。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ouxiang.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