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席卷晚清 > 第31章 有失礼数李鸿章

第31章 有失礼数李鸿章

        寒冷刺骨,树木萧条,不过这些萧条的树木,早已经缠绕上了不少鲜红喜庆的红布。

        单调枯萎,充满战争气息的旅顺脱下他单调的色彩,自然的洁白的雪花和人为的装束,然它散发出繁荣的气息,虽然很暂短。

        一大早刘俊就在满城鞭炮声和钟霖几人的吵闹声中从被窝里跟拔萝卜一样的扯了出来,换上和一件和钟霖们一样喜庆的红色喜服。

        片刻后,门外传出了三声炮响。

        一直在侧耳听着门外的钟霖听到这声音,露出欣喜的笑容,忙把一直栓在院子那颗光秃秃树桩的白马拉了过来,裂开大嘴:“头,时间到了,咱们上马。”

        将刘俊弄上,马匹,钟霖看到旁边的李荣正在马上满脸喜悦,走了过去,拉住马缰绳:“李荣啊,今天我们都娶媳妇了,我们今晚不醉不归。”

        马山的李荣一下脸色跟刷了层白色油漆一样,慌慌忙摆手:“不要不要。”

        哈哈哈哈,钟霖这话引来众人的一阵发笑。

        身为旅长的李荣也找到了自己的媳妇,刘俊和吴晓燕也看过,那千金小姐也长得很好看是一个商人的女儿,叫张琴雨,今年十九岁。

        “笑什么笑,我本来就不会喝酒,还有钟老二,得瑟个屁,你不是一样的,小心喝醉了入不了洞房。”

        钟霖嘿嘿一笑:“没有事,我大不了后天洞房。”

        钟霖的媳妇是从小玩到大的玩伴,叫周丽,跟钟霖同岁,叫周丽。”

        “行了,今晚谁都不要闹老子的洞房,都他么有媳妇。”上了马的刘俊笑道。

        “走啦,娶媳妇去了。”

        啪啪啪啪,吴晓燕听到外面的鞭炮,就知道刘俊已经来了她盖上盖头,在母亲的陪伴下,正在房间等待刘俊。

        刘俊乐呵呵的来到门前,本以为就行了,却没有想到被门神一样的香儿堵在门口,不给钱就休想过去,好衣服母夜叉的形象。

        刘俊摸摸索索的从怀中摸了半天,才露出一脸讨好神色。心不甘情不愿的将银子递给正似笑非笑的香儿。给宰了好几两银子才将吴晓燕接出门,心痛刘俊半天。

        城外清军阵亡墓地,早已是人山人海,墓地前面,搭建了一个高台,上面是个巨大的囍字,周围用红布蒙上。旁边,十五门野战炮摆放在哪里,清军一个团的兵力早已经在那里站好。八百多要在今天结婚的人都已经在这里,等候刘俊们的到来。

        八点。婚礼开始,刘俊先是带领众人在清军墓地上香下拜后,这才开始拜天地。

        三拜结束,炮兵开始鸣礼炮,十五门的野战炮连续打出了就罚炮弹,才结束这场特别的婚礼。

        夜晚,县衙,刘俊已经被钟霖灌的满脸通红,不过还是不能逃脱,被李和和其他军官死死的缠住。

        喝完李和和吴大同等人敬的酒,刘俊已经两眼冒光,见到钟霖又嬉皮笑脸的端起酒碗过来,刘俊直接骂道:“滚,他麻痹的,一会入不了洞房,小心周丽收拾你****的。”

        “呵呵,头,你放心,嫂子今天我告诉他呢,今晚就别等头了,你是跑不了的,来,我们喝了这杯在说。”满口酒气的钟霖说完就给刘俊倒上一碗。

        遇到这样的人也是无奈,很不情愿的和了这酒。钟霖才满意的一笑,提起酒坛子就去找已经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的李荣。

        看着李荣,刘俊只能在心里提着小子祈祷,也提张琴雨祈祷。“千万别喝出什么不治之症,生不出崽崽就完了。

        告别了大伙,刘俊歪歪倒倒的来到县衙后院,香儿一见是新姑爷,连忙接了过去,把他拉到房间。

        房间已经被吴大同好好的整理了一番。

        刘俊呵呵一笑,来到床边,揭开了吴晓燕的盖头。

        “呵呵,媳妇,你好漂亮,比我们学校的校花漂亮了好多倍呢。”刘俊酒劲开始上来,满口的把后世的时候他如何想追校花的事情全给抖了出来。吴晓燕也不是好惹的主,两人休息好的第二天,吴晓燕起床洗漱完毕,就开始兴师问罪,非得刘俊交代清楚,校花是怎么回事。泡南哥校花又是咋回事,校花是谁。

        看着吴晓燕那样子,刘俊硬是哄了半天,撒谎半天才将吴晓燕这媳妇给哄住。

        吃过香儿送来的早饭,刘俊就穿上了军服,戴上帽子,告别了吴晓燕,前往电报局,这前段时间一直在忙着大伙的婚事,还没有将这次战役的结果告诉李鸿章。

        旅顺县衙,人生两大喜事,金榜题名,洞房花烛,刘俊算是两样都站了,虽然没有讲过皇帝,题名作诗,但是好歹是大清朝的一块砖,况且昨日洞房花烛。让刘俊喜不自禁在县衙后院抬起二郎腿唱着歌曲。

        昨晚他开了包不说,还是个仙女级别的媳妇,这对谁来说都是人生一大美事。至于被吴晓燕追问校花的事情,也就随风而过。吴晓燕见到刘俊在哪里哼着他听不懂的歌曲,她走了过去,替刘俊捏起肩膀问道:“唱的啥啊,我咋听不懂。”

        睁眼看见是吴晓燕正满脸笑容看着他,刘俊说道:“媳妇,好听不?”

        “凑合,比狼叫好听多了。”

        倍受打击的刘俊立即闭口,本以为自己唱的还不错,却得到这个评价。

        “你老公这个没有唱功的功底。”不甘心的刘俊扭头问道。吴晓燕呵呵一笑:“是啊,我家相公没有这功底,不过有指挥千军万马的功底啊。”

        “这还差不多。”刘俊才笑了起来。

        “哎,你不知道,现在有多少旅顺人家的姑娘都想嫁给你呢,要不要在娶上两个。”吴晓燕呵呵笑道。

        “算了,我不稀罕,我有你一个就很好呢。”心里却想到:“一个校花你都追问我半天,要是答应了还不知道会被折磨收拾,想给我下套。

        “不后悔。”

        “恩,不后悔。”

        呵呵,吴晓燕一下子搂住刘俊的脖子。

        “头,你和嫂子好亲热哈。”钟霖不知道啥时候跑了进来。

        看到到是钟霖,刘俊还没有啥,吴晓燕却一下子松开刘俊,脸上一红,站在旁边。

        刘俊看着钟霖,笑道:“不服气,不服气找你家周丽去啊。”

        呵呵,俺家周丽回娘家了。”钟霖说道。

        “行了,别墨迹,今天过来什么事情。”

        钟霖踌躇半天:“头,今天各团来报,弹药都不多了,其中野战炮的炮弹也就剩下两百来发,根本不能支撑下一次日军的进攻,而且,炸药也不多啊,在这样下去,我们的没良心炮炮就是有良心炮了。”

        两次战役下来,虽然歼灭了不少的日军,可是旅顺的军火库也快消耗的差不多见底。现在的训练处,在刘俊的命令下,训练新兵的时候不在大手大脚的训练实弹射击,而是分批的进行。目的就是为了节省弹药。

        枪杆子证明你的存在,有时候就是烧火棍那也是好武器,一向看不起日军的单发金钩步枪的刘俊,甚至在缴获后都没有在给训练处,而是留了下来,放进库房也背不时之需。

        望着黑压压的天空,刘俊好一会吐出几个字:“是该要点下锅米的时候了。”

        天津,一向泰山崩于前都不露出一丝忧色的李鸿章此时却跟天津的天气一样死气沉沉。毫无生机。

        从各部传回的消息,大连的的日军已经在清军各路大军的压迫下,已经仓皇退回大连,然而到现在,一直就是重点的旅顺却丝毫没有任何的消息。

        一向就被朝廷压得出了思想分裂症,胡思乱想症的李鸿章又再次面对着门外灰色的天开始发挥他无穷无尽却没有任何积极的想象。

        看来我太过于相信这毛孩子,朝廷多少悍将都挡不住猛如豺狼凶如虎的日剧,一个是好没有任何功名的的野小子上次只是拼运气罢了。可叹自己却白白损失几千精锐。葬送在旅顺那个死地。

        “大人,旅顺电报。”杨士骧的声音惊醒了正在那里发呆悔恨家无奈的李鸿章。

        李鸿章回过头。眼神露出一丝精光后由于恢复那无奈的神色。

        “念。”声音沙哑,但是还是底气十足,一副霸王气概。

        “旅顺电报,

        “大人..。”杨士骧说话的声音都开始颤抖。眼睛盯着李鸿章。

        杨士骧用手铺开电报,一字一字念叨:“旅顺守军歼灭日军第十一旅一千四百人,击毙击毙联队长两名,中队长五名。第十二混成旅团一千五百多人,击毙中队长七人(派出的联队回到大连的只有一千三百多人。”

        “你在说一遍,”李鸿章转过头,抓住杨士骧的胳膊,跟多年未见自己离散的老爹遭到孩子一样望着杨士骧。

        不过马上他意识到这样太有失礼数,放开一脸雕像神色的杨士骧,轻声咳嗽几下掩饰自己的事态、恢复了自己的威严。

        杨士骧无奈,值得再次将电报说了一遍。最后还一并提出旅顺兵力粮饷军械奇缺的问题。

        什么士大夫,什么官威,统统都不重要,一向很注意自己形象的李鸿章居然抓过电报,看了几下。

        “哈哈,胜利了..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

        院子中李鸿章的笑声,直冲云斗,气煞三千。将已经凝固的雪花都振落到地。片地无暇。

  http://www.touxiang.la/xs/4/4384/21946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ouxiang.la。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ouxiang.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