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席卷晚清 > 第40章 算不算逃跑?

第40章 算不算逃跑?

        冬季的北方是最寒冷的,特别是靠近海边的营口,更是让人受不了这种寒气。

        昨晚后半夜,在城墙上的大寺安纯在也受不了这种寒冷刺骨的北风,交代了守城的日军联队长,只要清军一攻击,就立即叫醒他。

        然而一直到天亮,他都没有受到打扰。

        “旅团长,不好了,不好了..”刚穿好军服的大寺安纯就被参谋长慌乱的声音给吓了一跳,

        “旅顺军将火炮摆在了城门下,离我们不到一百米。”声音仍然在门外传来。

        大吃一惊的大寺安纯慌慌张张的拿起指挥刀。连鞋子都顾不上穿,就慌慌张张的推开了房门,往城墙跑去。

        从城墙下望去。昨日的宽阔地早已经无影无踪,剩下的就是一层层跟长蛇一样的沟壑和崭新的泥土。

        不少的清军正弯腰在那跟迷宫一样的沟壑中跑动。

        更为可怕的是,那些沟壑中,居然有大炮,那种可怕的大炮。清清楚楚的看到,那种大炮的炮口跟脸盆一样的大。

        “开炮,开炮。”大寺安纯慌张的拔出指挥刀,赤脚在城墙上杀猪般的大吼。

        “轰轰轰。城墙上冒起一阵白烟的同时,整个沟壑周围响起震耳欲聋的爆炸和高达十几米的泥土。

        但是停止射击,硝烟过后,那些沟壑和火炮还是屹立在哪里。

        “完了。”大寺安纯一屁股坐在城墙上。脸色充满了绝望和无奈。

        望着城外的那些火炮,有回想起这些天自己的军队在营口的所作所为。

        痛苦的闭上眼睛,他仿佛看到自己的士兵被愤怒的旅顺军到处射杀。痛苦哀嚎和求助。

        “不,我一定不养这样的情景出现。”恶魔般的声音从大寺安纯嘴中大吼出来。

        好像一个将死之人辉光普照,刚才还一脸绝望的大寺安纯一下子站了起来。跟醉酒一样的贴贴撞撞的下了城墙,他不想死,他也不想自己的军队死,他要去想师团长说明,放弃营口突围。

        为第六师团留点种子。

        然而狂妄的黒木为桢拒绝了他的建议。

        被跟轰死狗乞丐一样的赶出了指挥部,大寺安纯看到正在关闭的大门。

        完了,一切都完了,第六师团就葬送在这个刚才骂他胆小鬼的手中了。大寺安纯痛苦的想到。

        好像抽干了魂魄的尸体一样,大寺安纯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的指挥部。望着自己的属下和正布防的士兵,他无力的走出指挥部,来到大街。

        大街上,虽然尸体已经被清理了不少,但是实在太多了,刚走出去不久,他就被一具尸体绊倒在地上。牙齿都磕掉两半。

        不行,我一定要给第六师团留下种子,看着遍地的尸体,忘记正在满口流血的大寺安纯回到了指挥部,下达了集结部队突围的命令。昨天他已经知道,现在只有西门,才没有旅顺军的存在,而是黑龙江的骑兵。出了西门,在前行一段折返往南,就可以占领盘锦。虽然那里是清军的腹地,但是总比在这里埋葬的好。

        八点,早已经来到了前线的刘俊往了一下对面的营口,又看了一下正在韩凤霞吹的哗哗作响的黄龙旗还有趴在战壕里面等待进攻命令的部队。

        拔出自己的腰刀,刘俊气吞山河的对营口下达了总攻命令。

        轰轰轰,早已经填装好炮弹的清军开始向营口倾斜炮弹。整个营口成为了战与火的海洋。

        “报..报告,第十一旅团旅团长大寺安纯少将带领地十一旅团官兵从西门突围逃跑。”

        县衙,黒木为桢已经焦头烂额,清军居然发起攻击,而且还部分主次,到处进攻,让他防不胜防。东边的兵力刚调上去,西边又要求支援,现在的他也只能拆了东墙补西墙。

        “八嘎。”黒木为桢一下子掀翻了桌子,大声骂道:“该死的大寺安纯,我要上报军长,让你切腹,让你全家为天皇效忠。女的为妓,男的为奴。”

        光生气是没有用,第十一旅团一离开,这城里的兵力又少了几钱,他不得不命令再次从南门抽出一个联队的兵力,去填补第十一旅团留下的空子

        “开炮,开炮。,给我轰,轰跨他。”刘俊站在最近的战壕,对着正在装填炮弹的炮兵不停咋呼。”

        麻痹的,这墙么的是什么做成的,这个坚硬,都轰这么久,就是不见垮掉、”陆军心里不停的辱骂这造城墙的工人,当初咋就不整点豆腐渣工程。

        “军座,这墙抬坚硬,轰不塌啊。”炮兵团长一脸的委屈。

        “借口,这么轰不塌了,老子还不信了,来,把所以的火炮跟我对准一个点,给我轰。”

        “头..头,了不得了,了不得了,寿山该枪毙,该枪毙。”钟霖边跑炮边气愤的吼道。

        “你他么又咋了?”刘俊往着钟霖那苦瓜脸,不解的问道。

        “头,第二团围攻西门,没有想到被第十一旅团给突然冲出来,给炮了好几千人,你说该不该杀。”

        “啥子。第十一旅团跑了。”刘俊拉长了脸。

        “是的,跑了。”钟霖底下脑袋。不敢看刘俊。”

        “往哪个方向跑了?”

        “盘锦。”钟霖见到刘俊没有,而是问逃跑的方向。

        “追啊,还他么的等啥子等,快,去叫罗大成,给老子追,能杀多少杀多少。”

        “是,我马上去通知,”钟霖见到刘俊提高声音,连忙跑出去下令。

        西门郊外,罗大成终于追上正在往盘锦逃窜的第十一旅团。

        大寺安纯从西门突围后,就跟丧家之犬一样没头没脑的往西逃窜。然而他没有想到旅顺军居然这么快就追赶上来。

        见到清军挥动马刀呼啸而来,大寺安纯命令一个联队留下,抵挡旅顺军的进攻,而他自己,却率领主力没有命的往西逃窜。

        罗大成见到日军主力跑了,气急败坏的在马上破口大骂的同时下达了命令,势必要吃掉这股打阻击的日军。

        寿山估计也因为放走了日军二感到羞愧,所以也带领人马和罗大成一起,参加对这个日军的歼灭。

        营口东门,炮击仍然在继续。刘俊蹲在坑道里面,用手堵住自己的耳朵。

        这近距离的感受炮兵轰炸,让刘俊都感觉到设么叫地动山摇。

        轰的一声响,然后是一声巨大的轰鸣。刘俊被这声音给吓了一跳。

        “城墙它了,城墙她了。不少的清兵欢呼起来。

        刘俊一听城墙塌了,忙爬了起来。

        的确,营口的城墙已经坍塌一般,一个巨大的缺口出现在哪里,城墙上的火炮早已经被碎砖头掩埋。

        “好,他么的。:刘俊一拍泥土,然后手臂一挥:“清军兄弟们,为营口百姓报仇的时候到了。都他么的跟我冲。”

        “杀啊。”早已经等候多时的清军跟海潮一样拥进缺口,开始和城里的日军展开厮杀。

        “师团长,东门失守。”参谋长跑过来对正在那里看着地图的黒木为桢说道。

        “什么?”黒木为桢大吃一惊。愣神一下,他大声的吼道:“顶住,给我顶住。”

        东大街,清军攻击到这里,就和这里的日军形成了对持。

        冉旭已经组织了两次冲锋,都未能攻下对面的火力点。

        见到攻击的清军又再次被打死在路上。冉旭哎呀一声,扭头对趴在后边的清军说道:“跟我上。”

        见到一个班的清军冲了出去,冉旭忙对旁边的清军说道:“火力掩护。”

        坑道中刘俊听到这枪炮声好像还停止在哪里,拉闷的问旁边的钟霖:“咋回事,都进去半个小时了,怎么还是没有听到往前推进。”

        “头,日军火力太猛,攻不进去。”

        “火力猛,多猛,去,把炮兵调进去,给我轰。老子还不信了,他日本能抵挡老子的大炮大炮。”

        “回来,”见到钟霖要走,刘俊叫回钟霖,想了一下说道:“命令全军,部分东南西北,跟我攻击。一定要在今天下午前结束战斗。”

        轰,轰轰,三声清脆的炮响,清军开始对营口发起总攻。

        除了围攻其他三门的几个团,寿山的骑兵也开始从东门的缺口穿进去。

        骑兵的进入,让城内的日军开始慌乱,毕竟那快速跑动的战马和发光的战刀,不是那么容易能够被心里素质征服的了的。

        骑兵进去不久,其余三门也以为黒木为桢因为东门战线吃紧,掉走大量士兵增援东门,造成城门守卫减少。这大大减少了攻击清军的压力。

        不到一个小时,三门都先后被攻破,清军开始四面推进,将日军围在了县衙一带。”

  http://www.touxiang.la/xs/4/4384/21946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ouxiang.la。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ouxiang.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