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星际寻凶 > 第二十章 第一次体验黄金屋的魔力

第二十章 第一次体验黄金屋的魔力

        玛丽医院,果然地震了。

        在港岛的地震记录中,这极少出现,但此时,它竟然真真实实地发生。

        据后来的资料,这显然与y轴时空的联系有关,不然,港岛规规矩矩的地面,决然不会随意崩裂。

        在这场地震中,最受难的还是玛丽医院的病人,他们多数来不及**,来不及呼救,就已被掩埋在废墟里,发不出声。当然,我们的主角杜青,显然不在其中。

        在这离奇的地震中,杜青,竟然也看到了那一个雪白的坐标原点,落在地震的震中,惊愕之余,她早已坠落,落入了最深的地壳。

        再度醒来,她看见自己的眼前,是一座巨大的黄金屋,满屋黄灿灿的金子,令她瞪大了眼。

        这是一幢古怪的黄金屋,它的周身,竟然像一把匕首,血刃直指天空,但与其恐惧威吓相反的,却是偌大的黄金诱惑。可以想像这满屋的黄金,价值一定在数千亿以上,若然不是地震,决不会有这样的奇观出现!

        再然后,她看到那黄金屋的侧壁上,不引人注目地安装着一只针孔摄像头,正对着自己。

        好家伙。

        杜青暗叫。

        耍把戏,竟然耍到我警官杜青身上来了?

        然后,她听到一个人声,十分愤怒,十分歇斯底里地对着自己叫:“滚,给我滚!老娘只不过来到了y轴时空,离真相还差得远,有本事,就不要只盯着老娘转!”

        猛然之间,杜青想起了自己曾在莫倩倩被害后的玛丽医院,听到过陈氏姐妹的对话,那么这个声音,绝对是十二分地像陈丽淇,绝对没有错!

        一时之间,强烈的好奇感,警官的使命感,都涌上杜青的心头,她开始感觉自己来到这巨大的黄金屋,是来对了!

        忽然之间,她又感觉自己身边,伸来一只求救的手,但这是谁的手,她无法知晓。

        “姐姐,姐姐,快救救我。”

        这个声音,不断回响在杜青的周围,她忽然感觉,这个声音,是属于周雪萱的!

        对,这个声音虽然与玛丽医院的周雪萱有异,但却肯定出自同一人,因为那样相似的声线,与颤抖,无人可以模仿。

        于是,她伸出双手,开始在黄金屋四周探寻。

        以她女警官的探力,竟然无法找到对方的踪迹,她寻思,这,一定是黄金屋的魔力所致!

        对,这座黄金屋是隔离空气,隔离水源的,杜青可以感觉到,此时的自己,并未呼吸进去任何的氧气,也未呼吸出来任何的二氧化碳,更别说其它稀有气体了,此时的自己,几乎真空生存,而引起这一切的原因,就是黄金屋。

        而自己所以还能够生存,是因为黄金屋的四周,不断折射出某座星体中的光核酸氧,因为这样的折射从未中断,才有了目前的一切。

        对,这光核酸氧,杜青也是从某本科幻杂志中看到,并未深究,此时,她才方知其中的奥妙,与重要性,这样的光核酸氧,是一种通过光线传播的特殊氧气,既可以称之为氧气,也可以不称之为氧气,因着它在光线中传播,以光线为载体的特殊关系,它的身份,早已脱离了平常的氧气,而变得奇特而又奇特了!

        原来河外星体中,果真存在着奇特的光氧,存在着生命存在的条件,那如此说来,自己曾经的梦境,其实都是实实在在的现实,只是自己未加相信?

        那如此说来,河外星体中,果真有着许多人类所不知晓的秘密,若能将之发掘,必大大地造福人类?

        带着这样的设想,杜青一边寻找向她求救的女子,一边仔细观察黄金屋的变化。

        忽然之间,她忆起了那句话。那便是,这还只是y轴时空,真相远远未公开。

        这,是在提醒自己么?

        忆想之间,她感觉一只手臂,触着了自己!

        那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果真是与周雪萱一样的年纪,果真是与玛丽医院的周雪萱一样的臂力与惊恐,杜青有种直觉,那,就是周雪萱本人!

        然后,将自己的手臂牵起对方的手臂之后,杜青感觉自己,已不能呼吸。

        时空y轴与z轴两条轴的巨大冲击力,已将她击毁。

        那两条时空轴,在巨大的时空流中徘徊,转圈,似一条巨龙搅动着远古,搅动着将来,将懵懂无知的时空x轴,践踏地踩在脚下。

        此时,她一手牵着周雪萱,一边看到x轴时空的杜凡,在对着自己说话。

        “青青,你怎么了?这边地震了,你没事吧?”

        这声音隔空而来,比在地球上听来,整整弱了数倍,杜青深知声音,是需要依靠空气传播的,那么现在的缺氧缺空气,似乎并未影响声音的传播?

        这,又是谁的杰作?

        然后,杜青又听到父亲杜家豪,在隔空对自己说:“青青,你怎么了?我们为什么只能远远地看着你,你到底出了什么事,需要爹地和你哥哥帮助么?”

        忽然之间,杜青又想起某本科幻杂志上所说,那便是若有若干维度的时空,其一,是无法看见其二的,尤其,是无法从原维度的时空,看到新维度的时空,那么如今的爹地和哥哥,又缘何有这样的特殊功能,能够法眼看人呢?

        忽然之间,杜青想起了警局对于杜家豪的怀疑,她还记得警署的署长对于爹地杜家豪所下的推论:“这个老爷子不简单,虽然只是四十余岁的中年,便当上了杜家的老爷子,但他精通天体理论,或许是外星人的耳线,也未可知?”

        外星人的耳线?

        这时,杜青方才想起幼年时,一直没有再娶的爹地,经常会在夏夜摊开手中的星座图,认真观察天相,甚至手拿纸笔,进行一些常人无法看懂的演算,莫非这些,就是爹地精通天体理论的佐证?

        那么自己,还真是,太不了解爹地了?

        颤抖之间,杜青远远地望向那边的x轴时空,再也说不出话。

        但是,杜青却能远远地听见,爹地杜家豪的说话:“青青,你要好好保重自己,你要相信爹地,爹地一定会救你回来的。”

        “你是爹地的骄傲,也是杜家的骄傲,爹地不能没有你。从小到大,爹地最疼的就是你。”

        “青青,为了你,爹地就是死,也愿意。”

        这远远地声音,隔空而来,虽然弱了数分,却磁性浑厚依然。那其间的父女深情,没有人听了会不感动,会不为之落泪。

        而这边的杜青,也终于哽咽出声。

        但她已在心内下定论,若爹地是凶手,她将绝不姑息!

  http://www.touxiang.la/xs/9/9653/30027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ouxiang.la。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ouxiang.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