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星际寻凶 > 第二十二章 带笑的尸脸

第二十二章 带笑的尸脸

        必须说明,本人是不爱说恐怖故事的,但此处,却的确有一点点越界。

        坦白说,这一章,是有着一点点恐怖故事的,但请放心,它只是一个小插曲,不会涉及整个故事的始终。

        此处的杜青,已在杜凡的怀中沉沉睡去,她竟然听得到她的哥哥杜凡,在她的耳边如是说:“青青,你知道么,其实,其实我并非你的亲哥哥,我只是一个九龙岛的弃婴,是杜伯伯,不,应该说是爹地,他好心地收留了我,才让我成为了杜家的一份子,成为了你的哥哥。但请记住,我是爱你的,虽然我是你的哥哥,我们不可能在一起,但我会用兄长的爱温暖你,最终为你找到心爱的人。青青,你是幸福的,你知道么?”

        这呢软的话语,回响在杜青的耳边,令她欲罢不能,欲舍不得,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听差了?

        然后,当杜凡一遍又一遍重复着这些话时,她才逐渐地相信,这不是简单一场梦境了,虽然她刚刚身处三个时空的跨越,还不能独善其身,但她早已感悟到,所谓杜凡的异常身世。

        按说,此时的杜青,已经回到了正常的时光空间,然而,当她的面容,出现在众多香港警员的面前时,却发生了一件意外。

        这意外,是轩尼诗警署的署长,率先发现的。

        那便是,她此时的脸,带着一种诡异的笑,那笑脸,十分地可怖,却说不出诡异可怖在何处。

        忽然之间,署长想起,莫倩倩案发后,在玛丽医院,女学生陈丽淇曾经告诉过警方,她曾在案发电梯内,看见过一张带笑的可怖的尸脸,这张脸,是从一个完整的人身躯下截下来的,而且这张脸极其地可怖,她差一点被吓死!

        还有,莫倩倩被害前,也呈现一种极其可怖的表情,说明被害前,她曾经也被吓到过,难道说莫倩倩死前,也看到了这样的一张脸?

        难道说,莫倩倩和陈丽淇二人所看到的这张脸,就是杜青,而杜青,其实在案件中扮演了一个极其重要的角色,而警署,却一直将其忽略了?

        不,杜青不是凶手。

        不,杜青不可疑。

        趁杜青还未醒,署长找了个借口,偷偷从观察室溜出来,打算一个人静一静。

        然后,他独自来到告士打道的街心,看见一个粉面女郎,正对着他招手:“mylove,comehere!!那浓妆的面容,那放肆的调笑,令他作呕。

        对,这粉面女郎的模样,倒是有几分像杜青,但完全不同的是,杜青没有她的轻薄,没有她的放浪,一颦一笑,一目一举,杜青都与她判若两人。

        可以说,杜青是自己最欣赏的女警,从自己入警署二十多年来的经验,没有人比得上杜青,不说女警,甚至男警都没有,真正的没有!

        杜青漂亮,杜青妩媚,杜青有所有妙龄女子的优点,与魅力,然而除此之外,杜青还有一般妙龄女子少有的坚定,从容,沉着,和勇气,这一点,自己从未怀疑,也从未否定过!

        那如此说,自己为何要怀疑杜青?

        退一步说,就算那个带笑的尸脸,是杜青本人,也只能说明她是被凶手所利用,被外在力量所掌控,根本无法证实,她就是本案的案犯,对不对?

        这样想着,署长开始往警署的法医室走,他记得法医室内,有很多人脸的模型,或许,能够对自己有所帮助?

        当他叩开法医室的门时,所有人脸上,都是十分惊讶的。

        然而,他已别无话说。

        他只是重重地将门关上,将自己关在一个旁人无法打扰的角落,静静地开始做试验。

        他将一张人脸模型,浸泡在一个水池内,然后,独自望着那泡沫出神。

        开始,那泡沫只是一丁点,到后来,却逐渐地多起来。他知道,那是水池内的聚碱的缘故。大凡聚碱一接触水,都会慢慢溶化,直至与水发生化学反应,演变为一朵又一朵的泡沫,直至堆满水池。

        忽然之间,他想起了一本外国侦探小说,里面说的是一名女侦探,因为用脑过度,死后脑细胞高度聚集脑部,导致研究她器官的学者,花了足足三天时间整整七十二小时,才将她全部的脑细胞取下来,之后堆满了一水缸,竟然使得水缸爆裂,整个医学实验室被水淹没!

        这启发了他,难道说杜青,也是用脑过度么?

        是的,自己时常看见她,下班之后还伏在电脑上查文件,自己还时常看见她,凶案发生之后斟查现场,久久地不愿走,留在原地斟验血迹或指纹,自己更时常看见她,没日没夜地加班加点,只为录入所有可疑犯人的资料,不放过任何一个侦查点!那么说,杜青,不是明显地用脑过度了么?

        那,又会造成怎样的结果?

        抑或,这,才是整个事情的症结所在?

        想到这里,署长慌忙奔到法医的绝密档案室,急急地请求:“我是轩尼诗警署的署长,我请求立即调出一些绝密的资料和标本,我是署长,我完全有能力和责任调出它们,请打开绝密档案室的门吧。”

        对于此请求,绝密档案室的小姐只是微微一笑:“对不起,虽然您是署长,但并非警署的法医,一行归一行,若实在要打开,请报总局批准。”

        然而署长看了看表,现在是午夜十二时二分,总局的人正在开会,应对一桩贩毒案,如何会现时批准?

        情急之下,署长说:“等不及了,我现在就要打开!”

        绝密档案室的小姐笑意盈盈:“对不起,署长先生,您负责的那起案子,早已不是一天两天,就算晚一点打开,又有何碍?现在总局有事正忙,是不会批准的,我看,署长先生还是等明天吧。”

        见绝密档案室的小姐一脸笑意,却不肯通融,忽然之间,署长竟然有些厌恶她了,甚至怀疑,她是不是莫倩倩一案的真凶?

        不过,稍许静心之后,他知道自己多心了,按香港警署的内部条文,所谓署长,其实是没有多大权利的,很多事都要听命于警局,也就是总局,方才绝密档案室小姐的话,只当是提醒自己,自己,又何必太过纠结,太过多心?

        思前想后,他开始冷静理智地退出。

        也是,目前的警署人很杂,也很乱,都在应付眼前的重大贩毒,然而他,却早已深陷杜青的诡异,无法自拨。

        然后,他吸着烟,重新快速地踱进法医试验室。

        就算没有绝密资料和标本,他也可以另想办法!

        然后,忽然之间,他的目光,落在了那半个月之前,一位被人杀害,脑器官留在了法医试验室的韩国女医学硕士的脑部遗体之上。

        对,这名女医学硕士的年龄与杜青一样,也是二十二岁刚过。

        还有,这名女医学硕士也是用脑过度的典型,听说她生前,曾经一晚完成三份医学论文,一天完成十组医学试验,成为了韩国医学界的奇闻!

        对,就是她了!

        这样想着,署长开始了行动!

        他将这名韩国女医学硕士的脑部,十分小心地用镊子夹起,然后小心地分割,切开,直至变成极小极小的一小块,一小块,这才将其放入水池中,静待反应。

        果然,数分钟之后,水池之中,开始出现诡异的反应!

        再过了数分钟,水池之中,竟然真实再现了一张带笑的“脑脸”,除去没有脸部器官,那笑容,那诡异,几乎与之前在杜青身上看到的一模一样!

        这一刻,署长心内终于释然!

        他认为,自己,终于找到答案了!

        然而,就在这时,他竟然听到遭受明显电磁场反应的法医试验室的那边,传来一个若真若幻的声音,这个声音,竟然如此在警告他:“傻瓜,光凭这个,就能说明女警官无辜了?我的大傻瓜,你就没有想到,就算这带笑的尸脸,只是女警官用脑过度的产物,那剩下的,就不能判断她是以此恐吓,然后杀人行凶了?我的大傻瓜,这带笑的尸脸,从头至尾,都无法洗清一点点嫌疑,更是女警官杜青无法洗去的一个污点!醒醒吧,我的大傻瓜署长。”

        这声音隔空而来,时高时低,时起时落,令署长无奈讶然。

  http://www.touxiang.la/xs/9/9653/30027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ouxiang.la。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ouxiang.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