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星际寻凶 > 第二十三章 疑团

第二十三章 疑团

        第二天的下午,杜青终于醒来了。

        醒来时,是在她自家的别墅卧房。

        是盛夜的午后,阳光直入别墅卧房,整个卧房,都有种说不出的温暖,和诗意。而此时,正坐在杜青床前的,是父亲杜家豪,正装,沉默,关切,深情。

        是杜青从小到大,都十分熟知的一种表情。

        是的,杜青幼年时,就时常听人说,爹地杜家豪,当年是受杜青的妈咪,一个极其年轻漂亮的女孩子追求,方才与她结了婚,然而生下了自己,但生下自己刚刚两年不到的时间,爹地就与妈咪离了婚,从此妈咪远走他乡,带走了杜家不菲的家产。幼年时的杜青,记忆最深的就是每到深夜,爹地就会在卧室吸烟,一个人对着落地窗沉思,在被自己偷瞄到之后,又悄然回头,然后,又会在一个又一个午夜里,替自己盖被子,为自己调好房内的空调,然后,杜青总是无法忍住,午夜梦回的悲伤,因为爹地在落地窗前沉思时,那样子帅呆了,极其地迷人,极其地引人暇思,但其表情,却是凄恻恻闷郁郁的,究竟在爹地的心内,有着怎样难以解开的心结,难以化解的忧伤?

        那时,杜青年纪尚小,尚无法与爹地近距离对话,探究其内心的疑惑,但现在,杜青已经二十二岁,早已成年,她实在想要了解爹地,她感觉如今,是自己探究爹地内心的时候了。

        然而,正当她想要开口说话时,杜家豪温和磁性的嗓音,早已先她一步而来:“青青,你醒了?”

        这话,杜青已听了二十二年,如今,却显然这样的温和,亲切,令她余音尤在?于是,她接口道:“是的,爹地,我醒了,我这是,躺在杜家别墅么?”

        杜家豪点头:“是的,青青,这一次,你整整昏迷了一天一夜,是警署的人把你送回家的,可把爹地急死了。”

        不知为何,以前爹地说这些话,杜青并无多大反应,认为这是父女天性使然,然而这一次,她却感觉到了不一样,或许,是自己对爹地的境况有了迷惘,所以,所以才会感觉不一样?

        于是,她也学着爹地模样点点头:“哦,谢谢爹地。爹地,我一直有一个问题,能否请教爹地?”

        说这句话,杜青的眼睛,是直视杜家豪的,没有一丝犹疑,而此时杜家豪的眼睛,也同样直视杜青,就像杜青小时候,父女二人经常之间的注视一样。不可否认,自杜青成年之后,这样的注视已经不多见,甚至很久,都不会有一次了。

        或许,这就是长大的代价,杜青在心内认同。但,若要她与爹地疏远,若要她与爹地保持距离,这种长大,她宁可不要。

        而面对杜青的提问,杜家豪十分爽快地回答:“什么话,青青,问吧。”

        然而,话到嘴边,杜青又迟疑了:“算了,爹地,还是不问吧。”

        “怎么了,青青?”杜家豪十分地不解。

        见杜家豪剑眉拧起,杜青不由笑起来:“没什么,爹地,青青只是有一个问题,爹地,爹地为什么不找一个相依相伴的人,而,而让妈咪远走他乡?”

        这话一说出口,杜青就有些后悔了,然后,开始认真观察爹地脸上的表情,生怕一说得不好,就会惹来爹地的伤心。

        然而,或许是不想让杜青伤心,此刻的杜家豪并未有伤心的表现,而是顺手点燃一支烟,浅吸了两口,然后说:“哦,这件事,小女孩不应多问。爹地现在,不是过得好好的么?”

        见爹地还说自己是小孩,杜青立即反驳:“不,我早就不是小孩子了,我已经二十二岁,我已经成年了!爹地,青青只是不明白,您一个人,是不是太孤单了,是不是需要一个温柔的臂膀,给您一个抚慰呢?”

        杜家豪再深吸两口烟:“青青,你还太小,这些事你不懂。爹地这一辈子,是不会再找女人了,有你和凡儿陪在身边,就再好不过。”

        哥哥?

        猛一听到这里,杜青就想起了自己刚刚昏迷时,哥哥杜凡,曾在自己耳边所说过的话!那些话,虽然是在自己不太清醒的时候听到的,但字字句句,都烙印在了杜青的心上,从此永不会忘记!

        于是,她追问:“哦,爹地,哥哥呢?我昏迷了一天一夜,哥哥怎么不在这里?他还在杜氏忙么?”

        其实杜青也知道,此时的杜氏,正是最忙的时候,不说刚刚上市的新股,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调配,就是那些刚刚启用的施工,一点一滴,又岂不是需要人规划,打理的?

        所以,哥哥不在这里,完全说得过去,但此时,爹地眼光内的犹疑,与欲言又止,将杜青的怀疑燃烧至了极限!

        “爹地,哥哥到底在哪里?他在杜氏办公室么?”

        杜家豪不语。

        “爹地,你快告诉我,哥哥他到底在哪里?哥哥他到底在哪里啊。”

        杜家豪依然不语。

        这一刻,杜青终于忍不住下床,完全不顾女警官的形象,趿拉着一双拖鞋,就奔出了别墅的卧房!

        她忽然之间感觉,哥哥说的那些话,都是完完全全真实的,是对自己的一次告白,告白之后,哥哥有可能彻彻底底地离自己而去,对,她有这个预感,哥哥杜凡,此时,已经离自己而去了!

        或许,他早已不在杜家,又或许,他早已不在香港岛!

        可是,那又怎样?

        杜青不能没有他!他永远都是杜青最亲最亲的哥哥,杜凡,杜青,杜家豪,从来都是杜家最重要的三位一体,没有人能够将之分开,没有事情能够将之分开,就算地球遭遇百年一劫,就算太阳碎裂成黑子,杜家的三位一体永远都在,没有什么力量能够将之毁灭!

        就在杜青疯狂往门外跑时,杜家豪在后面说:“青青,你要去哪里?你现在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这样对你不利啊。”

        “不,我不管!”回答杜家豪的,却只有杜青的狂叫,与大声。

        “青青,你这样,是要让爹地心疼么?”杜家豪的声音不大,语气却坚定。

        这一刻,杜青的心内,陡然地柔软。在她生命的二十二年内,每每这个时刻,都是她心内最最柔软的时刻,心内有了这份柔软,她才能坚定地工作,坚定地生活,可以说所有的力量,都是爹地给予的!

        然而此时的她,早已顾不上许多,只是疯狂地按下了电梯的按钮。然后,随电梯直下,然后,走出电梯门,直入自己的银色劳斯莱斯车,发动了引擎,启动了车子。

        然后车子,直驶入杜氏总部。

        杜凡的办公室。

        她要弄清一切的缘由,尽管她明知道杜凡可能不在那里,她也要试一试,这,或许是找到哥哥杜凡的第一途径,她绝不愿放过!

  http://www.touxiang.la/xs/9/9653/30027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ouxiang.la。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ouxiang.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