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星际寻凶 > 第二十五章 预知杀人的奇异功能

第二十五章 预知杀人的奇异功能

        香港岛的维多利亚港,可谓是一座不夜港,千百年来,有关东方之珠的盛名,全都得来于此,故而杜青最先想到的,就是维多利亚港了。

        至于香江,是不是“流星河”,杜青并未深思。

        当然,她隐隐之间感觉欠妥,因为江虽然属于河流,但香江这个概念似乎太大,不具备所谓“流星河”的独特含义。

        但第一步,她还是只能往这里开!

        远远望去,那漂荡在南部琼州海峡上的零星岛屿,似有着流星般若隐若现的光芒,而那些行驶在零星岛屿间的小船只,则飞速而过,也似有着流星般的匆忙和迅速。

        这样想着,凭着脑海内的直觉,杜青将车子,停在了维多利亚港的一处河畔。

        然后,她独自下车寻找,一步一个脚印。

        记不清到底走了多久,也记不清此时的时间,已是午夜几点钟,杜青只知道,自己的腿都已走肿,自己的脚,早已被江边的卵石刺得流血,但她,还在继续不断地往前走。

        忽然之间她感觉,这里,或许早已不是香江之畔,也早已不是琼州海峡的入口,这里,或许早已是赤道附近,因为此时,她早已看到了几名赤身**在行走的女子,面露笑意,十分地狂放。

        原来,所谓“流星河”,真的是没有尽头的,是随着所谓“流星”的移动和变迁,而随境迁移,指向未知的?那么现在,自己,又是不是入了一个坑?

        在这样的想法中,杜青没有恐惧,也没有后退。

        她知道,恐惧和后退不是办法,此时唯有前进,探寻,不后退,不畏缩,然后保持理智,方是上策!

        然后,她感觉有一双眼睛,正注视着赤道海滩上的人,这双眼睛,有着极其锐利的目光。

        然后,她感觉这道目光,正是哥哥杜凡。

        可是,她要怎样找到他?

        总不能在这赤道海滩,漫无目地地寻找,或是放声大叫吧?那样,极有可能引来那些赤身**行走女子的注目礼,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忽然之间,杜青想起了什么,开始拨出随身所佩的枪,对天鸣枪!

        一声。

        两声。

        还未来得及鸣第三枪,那些女子早已骇得远离,而那道目光,也渐次地明了,直到近前!

        就在杜青发现杜凡,其实坐在赤道的海滩岩石上,对天发呆时,海滩的那一边,陡然传来另一连串的枪击声。

        这一连串的枪击声,很显然不是杜青发出的,但,却引发了附近赤身女子的惊恐,与狂叫声。而且很显然,海滩边已经死了人。

        那一连串低哀的哭泣声,杜青是能够凭着警官的敏锐嗅觉,将之捕捉到的,接踵而至的,是警方的笛声与白布裹尸运走的嘈杂声。

        这一切,发生得毫无预兆,也毫无想像。但,就在警车预备开走时,一个高大英俊的年轻男子奔上前:“不,不,你们不要走,还有人要被杀,趁着你们还没走,将这一切查清吧。”

        这高大英俊的年轻男子,正是杜凡,此刻,他那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正虔诚地注视着当地的警方,虽然对方,却对他投来极其不相信的一寸寸目光。

        的确,杜凡此刻的衣着,此刻的表情,都表明他非赤道本地的人,那么他的话,是否可信?还有,什么叫还有人被杀?难道说,他有占卜他人被杀的特异功能,他,是一个死亡的预言者么?

        这,是任谁都无法相信的。而就在此时,杜青已经大步迎了上去:“哥哥,是我,我是青青啊。我已经找了你很久很久,从香港的维多利亚港,一直找到这里来了,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为什么要离家出走,而且,为什么能够预言死亡么?”

        此时的杜青,早已来不及问杜凡,他所说过的弃婴一事了,对,在这样的特定时刻,说什么弃婴都显然不再重要,最重要的是,目前他们二人在赤道附近,在面临着一场生死未卜的考验!

        然而,此时的杜凡,却只是目视了杜青一两秒钟,而后极其镇定地说:“不,我不认识你。我也不是什么杜凡,你的哥哥,我只是一个东方人,一个不小心流落到赤道附近的东方人,只是长得与你口中的杜凡想像罢了,你硬要对号入座,我也毫无办法。”说完,又将头转向警方,“真的还有人要被杀,我说的话千真万确,你们若不相信,会后悔的!”

        听完这话,为首的当地警员冷冷地:“说出你的理由。说出,你为何作出这样的判断?”

        被警员逼急了,年轻男子便说:“因为,因为我感觉时间发生了摆动,每到这个时刻,就会有人被杀,这是千真万确的定律,没有一次例外!”

        听年轻男子如此说,警员大愕:“你说什么,时间,发生了摆动?”他眼里流露出的,是与其他人一样的愕然,“具体说说,这是怎回事?”

        大约加纳这种国家,长久以来是英国的殖民地,所以一直是说英文的,所以警员与年轻男子用英语对话,并不存交流障碍,但是说到这里,年轻男子,却真正地卡壳了。

        他的话语,也开始无伦次:“对不起,我说不清楚,我只意识到,方才,我的时间还是香港2015年秋日的午后,转瞬间,却变成了公元前2000年原始部落的加纳,你说,这有没有错?这是不是时间的奇妙摆动?也就是说,每一次,在我感受时间的瞬间变化时,就会从一个地方,莫名去往另一个地方,然后,就会有一个人被杀,所以,刚才那个白布裹着的人,是第一个被杀者,我已经经历了一次时空的迁移,而这一次,是第二次,我再一次有这种时空迁移的感觉,而这一次,是公元前2000年原始部落的加纳,回到了现在2015年秋日与现代文明贴近的加纳,所以,所以这第二个被杀者,已是不可避免!”

        听到这里,所有的警员与围观者都已骇然,那个站在最前面的警员,无奈何发问:“那你说,这个第二个被杀者,就在我们身边?”

        这话是疑问句问出,显然希望是不确定,因为加纳警方刚刚遇到一起命案,实在不想下一件命案,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发生。

        尤其,还是眼见的人之中,必死一个的命案。这样的惊恐,与担忧,远远超出赤道国贱民的想像,亦是他们无法接受!

        然而年轻男子的回话,却令所有人惊怔:“对,你说得太对了,这个人,就在我们中间!”

        而放眼望去,整个海滩边就只有寥寥数人,其中三人,就是前来办案的加纳警员,一个黑高个,两个矮胖个,都是男性。

        而另三名围观者,就是那些赤身**行走在海滩边的加纳女子,两个尚年轻,一个偏老,而此时,她们都已经披上了简单的丝巾,不再一丝不挂。大约,这也是警方前来了的关系吧。不远处的杜青也知,在加纳这样的国家,虽然民风淳朴,不多忌讳,但若有政府警员出现,或是政府官员出现,民众也会稍加顾忌。

        那算上自己,再算上杜凡,整个加纳海滩边,就只有这八个人了。会死去的那个人,就在他们中间么?

  http://www.touxiang.la/xs/9/9653/30027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ouxiang.la。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ouxiang.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