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星际寻凶 > 第二十八章 这么英俊的男子?

第二十八章 这么英俊的男子?

        闲话少说。

        回到港岛之后,进杜家别墅的那一刻,杜青竟然发现,哥哥杜凡与爹地杜家豪之间,彼此什么都没说,也就是说,对于哥哥的意外离去,爹地,竟像是完全知情一样。

        杜家的三位一体,就是如此么?

        此时的杜青,显然十分地不理解。

        此时的杜青,竟然只是以为,哥哥的离开,只与案件有关,而与他从小是被捡的弃婴无关。那么,我们就顺着杜青的思路,来看看故事的发展吧。

        回到港岛的第一夜,杜凡是和杜家豪睡在相连的两间卧房的,当他们父子二人(注意,是非血缘关系的父子二人)上楼时,一模一样的黑色纯羊毛西服,一模一样的浅蓝色条纹真丝领带,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竟让杜青看呆,也令杜青开始怀疑,哥哥和爹地,真的不是父子俩?

        但,那又是哥哥在自己意识模糊时,亲口说过的话,杜青绝对不会忘记,也绝对不会怀疑,那些话的真实。

        接下来的两天,杜凡都在惊扰中度过。

        他有一个明确的预感,那就是爹地杜家豪,会成下一个被杀者!

        然而,他又苦于,无法将自己的预感全盘道出,故而,只余夜夜的担忧,与惊恐。

        这是第三个夜晚了,照例,杜家豪还是吸烟到深夜,在卧房的落地窗前久久地沉思,此时任谁,都无法摸清他心内,到底在想些什么。

        杜凡和杜青两兄妹都一样,早已习惯了这些,回到港岛之后的杜凡,例外轻松了几天,一是暂时脱离了繁忙的工作,二是暂时脱离了繁忙的社交圈子,难得享受与父亲杜家豪的亲情时光。

        然而这难得的亲情时光,也注定不会平静,不会毫无波澜。

        时间,已经指向凌晨一点。

        但杜家豪,竟然还是毫无睡意。

        虽然杜青和杜凡两兄妹,都无法明白爹地杜家豪的内心,无法明白正当盛年的父亲,为何可以远离女色这么多年,更至于,是在众多年轻貌美女子的追逐当中,是在众多莫名的非议当中,难道爹地,果真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奇男子?

        那既如此,当年杜青,又是如何来到这个世界的呢?

        一想到这里,两兄妹都是颇多疑问,而此时,斜躺在床上的杜凡,早已睡意袭来,只是一个转身,就睡过去了。

        之后的事情,他自然全无知晓。

        只到凌晨三点,他迷迷糊糊地醒来,第一眼,就是看父亲杜家豪,睡不睡在里间的床上。

        然而,当他睡意惺忪地奔向里间卧房,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

        父亲杜家豪,根本不在里面。

        也找不到任何踪影!

        而此时,那自己卧房的落地窗旁,显然也不会有父亲的身影在了,那么,父亲究竟去了哪里?

        换句话说,在自己睡熟的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难道父亲,真的被杀了么?

        此时的杜凡,真的没法接受自己的预感,这么快就应验,正在他万般后悔,没有将预感一一告之杜青,没有加倍防范父亲的人身安全时,却忽然之间,那奇异的第二功能,让他听到了某段关于父亲的对话。

        那声音是隔空而来的。

        绝非来自杜家别墅。

        甚至,杜凡可以地说,那声音,绝非一般人所能够理解。任谁都难以想像,一个相隔极远的声音,能够隔空而至,令杜凡清清晰晰地听见,听到。

        “这么英俊的男子?”这是一个女子的声音,虽然不大,却很强势,也很坚定,“我们姐妹行走外星球数年,都还没有尝过这样的鲜呢。”

        “哈哈哈,”这是另一个女子的笑声,极其地刺耳,极其地难听,“这一次,我们不是尝到了么?我们一定要把他逮到手,方才不辜负埃克医生的栽培,对否?”

        这后一个女子说“埃克医生”这四个字时,语调极其浪荡,也极其暧昧,令人极其地不舒服,但也令杜凡,开始深深地为父亲杜家豪的安危担忧起来。

        那么,自己现在,要不要打电话给杜青,让她帮忙一起寻找父亲?

        刚想要打电话,杜凡的手又缩回了,凭心而论,自从莫倩倩一案之后,他已经没有那样相信杜青,因为案发当时,本案的第一目击者,女学生陈薇淇,曾力证杜青出现在案发现场,极有可能是案件的元凶,对于这个,杜凡无法相信,也无法理解,但是,他却无法排除这样一种推测,那便是,自己最亲最爱的妹妹,杜家的三位一体之一,是值得怀疑的案件元凶!

        所以,他手刚刚按键,又停止了,只是定在半空没动。

        足足半分钟,他都无法定下神来。

        凭心而论,他这一次离开杜家,去往加纳岛国,也是出于这样的一种考虑,既然最亲最爱的人,都可能是案件的始作俑者,那这个世界,还叫他如何相信?既然如此,远离港岛,远离困扰,岂非一种最佳的忘痛选择?

        然而,就在他犹豫不决,进退维谷时,杜青,早已出现在了他的卧房门口。

        此时他才知,原来杜青,从未停止过对于父亲和自己的怀疑,不然,缘何会此时午夜凌晨,出其不意地出现在卧房门口?

        该死的莫倩倩一案,该死的特异功能,你这,真是要置杜家,置那坚固的三位一体,于死地,于绝路一条么?

        在杜凡呆怔时,杜青已经开口说:“哥哥,爹地怎么不见了?你知道,爹地去了哪里么?”

        杜凡正要开口问,杜青如何知道爹地的失踪时,杜青已经再次开口说:“我方才,已经调取了别墅的视频,上面显示,爹地早已离开了别墅,所以,所以我才会找来追问的!”末了,又再次问,“你跟爹地睡在一起,你一定知道情况,快告诉我,爹地去了哪里?为何不告而别?这其中,果真有什么疑问么?”

        在杜凡还未开口回答时,杜青忽然之间想起了什么,说:“哥哥,你是不是早已预感到爹地要被杀?这么重要的事,你为何不告诉我?这样,我们还算是杜家的三位一体么?哥哥,你告诉我,还算是么?”

        面对杜青的追问,杜凡猛然无语,虽然他十分地不明白,杜青为何知道自己不告诉她真相的原因,但自己的难言之苦,又如何说得清楚,说得明白?

        此时的杜家别墅,盘旋着一股阴云,一股迷雾,这曾经的杜家三位一体,已经不复存在,杜青猛然间清醒过来,开始用最现代的脑部扫描器,扫描哥哥杜凡,此时的脑电波图。

        这种脑部扫描器,是近期才通过香港警方检验的,此时杜青的所有筹码,都在此了!

  http://www.touxiang.la/xs/9/9653/30027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ouxiang.la。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ouxiang.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