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星际寻凶 > 第四十章 一个恐怖的夜晚

第四十章 一个恐怖的夜晚

        这个夜晚,离莫倩倩被害那日,整整两个月,因着陈氏姐妹共同回归的原因,整个杜家别墅,也变得更加诡异,惊恐。

        第一,陈氏姐妹中的姐姐陈丽淇,是数次离开,又数次回来的,这一反常现象,自然会引起大家的猜疑,更何况,这一次失踪很久的妹妹陈薇淇突然回来,更是加剧了这种猜疑。

        第二,陈丽淇所带回来的那条狗,在夜里十一点之后开始狂吠不止,在这样的情形之下,更加加剧了整个夜的诡异,与惊恐。

        于是,午夜十二点之后,杜青来到杜凡的房间,颤抖着声音问:“哥,你说,今晚会不会有人被杀?”

        杜凡神情严肃地:“有。是那个姐姐,如果我没有判断错的话。”

        “姐姐,你是说陈丽淇?”杜青似乎并不大相信。

        杜凡却深深地点点头。这一点头,却令杜青开始笃信了,毕竟他们兄妹从小到大,一直都是有着十分默契的,对方一点头一回首,都会暗示着什么,说明着什么,而如今杜凡不需言语,只是一个点头的动作,便已足够。

        良久的沉默之后,杜青又说:“既然是这样,我们要不要守在陈丽淇的房间,监视她们两姐妹的行动?”

        杜凡略微一思索:“可以。不过,若是明摆着大摇大摆住在她们隔壁间,恐怕会引起众人的怀疑,我看,我们住在四楼那间休息室吧,那以前是爹地的会客室,里面很宽大,也有两间单人床,若我们半夜困了,还可以休息一会。而且,也不会被陈氏姐妹二人发现。”

        杜凡考虑得的确有道理,那间四楼的休息室,虽然是连着陈氏姐妹房间的,却处于走道的另一边,按一般人的理解,是与她们的卧房两面隔开的,若住在那里,既不会引起两姐妹和众人猜疑,又可以合理监视,可谓是两全其美。

        然而后面所发生的状况,却证明他们兄妹二人想错了。若不直接守在姐妹二人身边,恐怕难以平息她们心内的恐惧。

        这,可算是大实话!

        闲话少说,言归正传。

        只说入夜之后,盛夜的星空繁星点点,一切都是那样和谐,但杜家别墅的四楼,却陡然传出一声惨叫。

        这声惨叫,确切地说,应该是从陈薇淇的卧房传出的,当惨叫声发出时,杜氏兄妹二人一齐赶到,然而,却依然无法确切把握当时的情况。

        只见陈薇淇坐在自己的席梦思大床边,喃喃地说:“有人要杀我,有人要杀我。”

        这种表情,与她白天从容冷静的表情毫无共通之处,不由令人难以相信。但杜青此刻,却是一步步靠近了她。

        “你说,是谁要杀你?”杜青这样的问话,显然对对方并不相信,甚至有着极度置疑的态度,当然这,也无法瞒得过众人的眼睛。

        就在这一刻,陈丽淇也从隔壁卧房奔过来了,见状大惊:“妹妹,你怎么了?”

        这一刻,陈薇淇依然惊魂甫定:“姐姐,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啊。”

        这惊魂甫定的话,显然是对着陈丽淇而来的,对于这,在场的杜氏兄妹都是看得一清二楚,于是,杜凡开始喃喃自语:“见鬼了,真是活见鬼了,我明明感觉是姐姐要被杀,为什么换了妹妹,为什么啊。”

        这一连串喃喃,自然也传入了在场所有人的耳,于是下一刻,陈薇淇口中的癫狂之语,更加措不及防,令所有人呆怔:“有人要取我的心脏,有人要杀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什么?”杜青闻此,不自觉地上前,“有人要取你的心脏?真有这回事?”

        此时的陈薇淇,竟然眼睛直视落地窗外,像是看到了极其恐怖的一幕一般:“对,就是有人要取我的心脏,在我半夜睡得迷迷糊糊时,我感觉有一个人,他来到了我的床前,他用一把大大的手术刀对着我,可吓死我了!”

        “手术刀?”见对方说得越来越离奇,杜青不由追问下去,“是一把什么样的手术刀,你说给我听听。”

        见杜青再度追问,陈薇淇的脸上,竟然现出从未有过的恐惧,的确,像她这样年龄的女孩子,对于刀,对于半夜惊醒,都是十分畏惧,与颤栗,更不要说,受到他人的接连追问了,于是,她擦干脸上的泪,说:“是一把放着红光,上面虽然没有血,却放着血的红光的手术刀,我一看,就吓得话也说不出了!还好,立即你们就奔了过来,那人才一瞬间消失不见了。但我好怕,我不敢再一个人睡这里了,我怕,我会死在这个人的手里!”

        闻听妹妹这样说,陈丽淇也跟着替她求情:“是啊,发生了这样的事,我看我们姐妹俩,是不太适合再住在这里了,那这样,我们能不能结算租金,明天就离开?”

        其实在别墅命案发生后,原本当地警署,是要查封整座别墅的,但不知是何原因,别墅内的所有人,都拒绝离开这里,似乎是有一种冥冥之中的力量,将他们拴在了这里,不愿意再离开一样,也正是基于此,原有别墅的住客,才通通都留在了别墅,而没有去他处住。尤其是作为重要当事人的陈氏姐妹,虽然一个玩长期失踪,一个玩短期失踪,但两人也都未直接提出离开别墅,是以离开不离开这件事,早就搁置起来,另当他论了。

        其实,作为杜青所在的警方,是有如下考虑的,那便是如果别墅内的人员不离开,反而方便调查他们的举动,为侦查铺路,而相反,若是别墅内的人员全都离开了别墅,那就会给调查带来诸多不利因素,影响整个案件的侦破,故而,别墅内的人未提离开,杜青所在的警方也就跟着不提了,这也是别墅命案发生至今,所有人都未离开别墅的缘故,在此一述。

        而如今,当事人姐姐求着要离开,杜青本也不便强求,正要无奈点头答应时,陈薇淇却说出了一句让众人惊讶的话语:“不,姐姐,我看还是暂时不离开吧,我想要配合警方,配合杜青姐姐,找到这个想要杀我的人,之后再离开,若不然,这个人将会很难找到,或许就算我不住在杜家别墅,他要杀我的话,也会跟着走来,到那时,没有了杜青姐姐的保护,没有了警方的保护,我的境况可能会更加地难以预测,所以,所以还是暂时不离开的好。”

        听到陈薇淇的这一请求,杜青别过了脸。

        她在沉思。

        的确,陈薇淇所提的这一要求,是符合情理的,现在既然别墅内有人要杀她,凶手还未露脸,还未找到,这样草草搬出去,若然凶手还要下手,离了自己警方的视线,她定会更加地被动。能够这样想,也说明她十分相信自己,十分相信警方。

        有了这样的思想前提,杜青的话语,也显得十分地和霭亲切:“好吧,既然是这样,薇淇还是暂时留在这里睡,我们会观察情况,给薇淇一个交待的。好吧,夜已深了,大家明天还要学习工作,就早些安歇吧。”

        听了杜青的话,陈薇淇似乎仍有些惊魂甫定,那眼神,似乎就是不敢一人安睡的讯息。看到这,杜青忙说:“那好吧,既然这样,姐姐就陪你一同睡,这样,总没事了吧。”

        见杜青这样说了,陈薇淇总算是眼神好看了点,一头躺下,一双大眼睛死死地盯着天花板。见此情形,杜青和杜凡二人相互对视一眼,然后杜青从休息室搬来一个鹅黄色的大枕头,就此睡下了,睡在了陈薇淇的左侧。

        时针,很快指向了凌晨三点。

        一个惊恐的夜晚,就算是这样过去了。

        但杜青,却忽然间想到了一个问题,于是,她在起床之后来不及洗漱,就立即奔到了休息室找杜凡。

        然而,杜凡却不在。

        他的席梦思床上,却是空空如也!

  http://www.touxiang.la/xs/9/9653/30027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ouxiang.la。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ouxiang.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