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星际寻凶 > 第六十二章 停尸房的怪影

第六十二章 停尸房的怪影

        “那好,既然是这样,你们这样争执不下,不如将你们的化妆盒都拿来检验,若有和这一样的深紫色,便可定论,好么?”

        然而这话一出口,杜青就感觉自己这话有误了,毕竟这口红印已在空气中露置这么长时间,它的颜色深浅,又如何方便定论?又或许,新鲜的唇膏都不会有这样的颜色,而究竟是怎样,还是依赖于等一下的眼观吧。

        于是,各人都送上各人的化妆盒。

        杜青一一验查。

        阿婷和阿茜虽是菲佣,但其实是很爱打扮时尚的,她们二人的化妆盒都十分的精致漂亮,只是当那一支浅色唇膏出现的时候,杜青的眼色却只有失望。

        这个时候,她是没有忘记,向女学生陈薇淇,投去一丝怀疑眼神的,因为适才,就是她举报阿婷的唇膏是深紫色,与口红印吻合的,然而令杜青所没有想到的是,此时的陈薇淇,竟然投给自己一副镇定自若的神情,然后猛然间开口说:“不,这支唇膏是被换过的,就在刚才!刚才,刚才我看见那支深紫色的唇膏从顶楼窗户扔下,如今,它一定还好好地躺在那里,你们可以去过目!”

        未料这一刻,阿婷同样犀利地接口:“不,杜警官,适才的确扔下去一支唇膏,但那是陈薇淇的,绝不是我的!不信,你们可以去察看实物!”

        毫无疑问,此时阿婷口中的“你们”,是指杜青和杜家豪父女二人,因为此时他们父女二人正端坐在别墅大厅的正中央,一脸严肃地检验着物品,而听到二人如此说,父女二人眼神一对,杜家豪说:“走,青青,我们去看看。”

        而当杜家父女挪动脚步走出大厅时,所有人也都跟出来了,除了陈薇淇和阿婷二人,其他人都十分紧张,不知道眼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直至来到别墅外围的窗户底下,杜青才看清楚,眼前,在离窗户几米远的草地上,的确躺着一支接近玫瑰深紫色的唇膏,唇膏是打开着的,且刚刚用了不到一半,却不知为何,被人丢弃在了此!

        此时,身后的上官诗云不由喃喃:“真的有人扔了唇膏呢,这太不可想像了,想起来,真是不可思议呢。”

        身后的阿茜也说:“这到底是谁扔的呢,只可惜扔无对证,这窗户外面也没有摄像头,不然,还真是可以弄清,到底是谁贼喊捉贼了?”

        阿茜是阿婷的姐姐,这一说,任谁都能听出是在帮助阿婷,指责举报后者扔唇膏的陈薇淇,然而陈薇淇,却毫不示弱地回敬说:“贼喊捉贼?请问,你适才去过顶楼么?而我敢肯定,适才阿婷去过顶楼,上官aunt可以作证!”

        这一下,又是上官诗云站出来说:“是的,关于这个,我又可以为陈小姐作证,适才,阿婷的确去过顶楼打扫卫生,这在做卫生的登记簿上都记得清清楚楚,杜警官可以过目。”

        这一下,所有的目光,全都指向了阿婷!

        但是阿婷的话语,却是异常地冤枉和带哭腔:“我冤枉,我真的冤枉啊。我刚才,的确是去过顶楼打扫卫生,也的确让上官aunt离开过一段时间,但我没有扔什么唇膏,这个天都知道!谁冤枉了我,谁不得好死!”

        听到阿婷这样的说辞,杜青不由一阵苦笑。的确,对于这样一个做菲佣的人,她没有权利要求她有素质,更没有权利要求她,能够说出一番冷冷静静,上得了台面的话。但,也就在这个时候,她有了一个另外的发现。

        对,此时午后的阳光照在顶楼上,令那里的一切,都镀上了一层金光。

        但唯有一个地方,与别处不同。

        对,杜青判断,这个地方,应该是站着一个人的,而且这个人接受光线照射的能力,应该大大弱于一般人,不然,缘何会出现一片金光之外的一小片白光,而且还是如此的明显?

        此时,杜青又想起了昨天下午的化验结果。对,那化验结果上说明的,正是口红印,属于一个人的时空假体也即时空分体,那眼前的状况,不也如此么?

        对,按照自己所掌握的人体理论,若然是时空假体即时空分体,自然不可能完全接受光线的日照,自然会在这一个层次上,出现与世所不容的一种体现!

        那如此说来,这个隐形人,此刻在站在顶楼上,冷冷地看着自己,而方才那只口红印,也是他所扔出的了?

        那他如此做,又是何意呢?

        此时的杜青,只是反复地思考着。

        或许,他是想以此,来引起自己的关注,说明他存在的强大意义?抑或,他是别有所指,别有所图?

        这样想着,杜青不再将矛头对准阿婷:“好了,虽然阿婷去过顶楼,但是说她扔唇膏,依然没有直接的证据,毕竟那里没有监控视频。既然没有监控视频,就不能随意下结论。这件事暂告一段落,我们余下再说。”说完,便携杜家豪的手,准备离开。

        知女莫若父。

        对于杜青的决定,杜家豪向来从不阻拦!

        只是这个夜晚,注定十分地不寻常。

        午夜十二时许,轩尼诗殡仪馆的一间停尸房内,竟然出现了一个女孩的身影。

        此时停尸房的灯光惨白惨白,一如女孩的脸庞。

        而此时的她,也完全没有了白天,在杜家别墅时的高调和大声,只是戴着一只白口罩,装成停尸房的工作人员,一步一步走在通往一个特殊骨灰盒的地点。

        而这个特殊骨灰盒,是署名陈丽淇的,按道理,任何一名在轩尼诗殡仪馆火化的死者,都需迁出殡仪馆安葬,但是唯独陈丽淇例外。

        在陈丽淇的魂进驻这个女孩躯体之后的第二天,女孩依依稀稀记得当时有人说:“陈小姐死得很蹊跷,每次一将她的骨灰移出,骨灰就自动地弹回,反复几次之后,我们也不敢再如此做了,就索性将骨灰盒长久地保存在殡仪馆的二号房,若往后她的亲属有异议,我们再另行决定。”

        这个声音,此刻还回旋在女孩的脑海,但是,当她来到二号房的仓库前,将手,一点点伸向那个可怕的骨灰盒时,却只有瑟瑟发惊的颤抖!

        然后,她颤抖着将之打开!

        然后,她竟然听到里面在说:“记住,你是陈丽淇的魂,你是陈薇淇的姐姐,你一定要处处让着她,对她好,处处以她的利益为重,不然,你就不是你了!”

        “不,不,我不要。”此时的她,只能如此这般的喃喃,像是还不明白,这内里,究竟在说着什么?

        然而那内里,却并没有因为她的害怕而终止,而是愈说愈起劲,愈说愈直白:“记住,你是陈丽淇的魂,你是陈薇淇的姐姐,你一定要对她好!而你今天的表现很不好!你要知道现在的她,将不再认得你,将不再知道你是她的姐姐,对于这我也爱莫能助,我只想说的是,若你不能够做到我说的这些,你将活不过几日了!”

        这声音的确来自骨灰盒,而且凄惨绵绵,极其地可怖,令女孩不自觉发起了呆。就在女孩准备收起骨灰盒时,却意外听到外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这时,女孩的心一紧。

        是谁?

        是谁会在这里呢?

  http://www.touxiang.la/xs/9/9653/30028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ouxiang.la。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ouxiang.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