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绝世天骄 > 第89章 一跪又何妨?

第89章 一跪又何妨?

        大舅家里一直都是大舅妈说了算,我大舅是个典型的妻管严,别看他赚钱不少,在外面都叫他陈总,但到了老婆面前,他是一点话语权都没有。

        小姨脸色难堪的看着我,我对她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找大舅,其实我大舅这人倒也不差,对我也没有那么可恶,但关键还是他说了不算。

        小姨放下脾气说:“嫂子,姐姐受了伤,现在医院等着钱做手术,我要是但凡能想到一点别的办法,也不会来求你们的,不管怎么说,姐姐跟大哥也是亲兄妹,难道就眼睁睁的见死不救吗?”

        大舅妈一把从大舅手里把手机给抢了过来说道:“佳音,瞧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有办法就不会求我,敢情这是走投无路了才想到我们是吧?素素他儿子不是挺能干的吗?又是联考状元,还被徐老点名敬酒,轮得到我们帮忙吗?让他找徐老去啊,有好事怎么没见你想着我们?要借钱了就来找我们了?”

        大舅在一旁说:“行了,你少说两句,佳音一向不会主动开口求人,素素肯定伤得很严重,我这个当大哥的不能不管!”

        大舅妈骂道:“管什么管,你管得了这么多吗?就你傻,让你借钱你就借钱,你给我一边去,少在这里插嘴。”

        大舅妈教训了大舅一顿后,又对小姨说说:“你们要是真想找我们借钱也不是不可以,但肯定不能是你出面,你让陈枫自己来开口求我,否则这钱我是不会借的。”

        大舅妈说完后就挂断了电话,小姨一脸怒气的说:“怎么会有这样绝情绝义的人,还真是让我开了眼界了。”

        我早就知道打电话去求陈家,那是自取其辱,借不到钱不说,还会被冷嘲热讽一顿,上次在会所里,徐老点名让我敬酒,大舅妈对我可以说是恨之入骨,她又怎么可能会帮我呢。

        我对小姨说:“算了,不用去求他们,我自己想想办法吧,我相信天无绝人之路,我总会借到钱的。”

        我把希望都放在了楚天的身体,现在也只有他才能帮我凑到这笔钱了,至于徐老,也许他不差钱,但他跟我非亲非故,凭什么借钱给我,况且我如果连这种小事都要求到他的身上去,只怕徐老对我的印象也会大打折扣。

        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向徐老开口。

        在焦急的等待中,楚天终于给我回了电话,我接起电话后,楚天说:“枫子,真是不好意思啊,我问过王智跃了,这一下子要凑二十万出来的确有点困难,你也知道,我们手头上的零花钱也不是很多,大家帮你凑凑,最多也就能凑个十万块出来。”

        我心中一阵难受,难道老天爷是真的要把我逼到绝路吗?我也知道楚天已经尽力了,一时间凑二十万还是的确挺难的。

        我挂了电话后,小姨问我怎么样,我摇了摇头,无力的坐在病房外面的椅子上,这时候,主治医生又来了,直接问:“伤者家属,你们想好了吗?现在她的情况很危险,时间拖得越久,手术的风险就越高,你们要尽快拿主意啊!”

        小姨对主治医生说:“医生,我们一时间真的是凑不到这么多钱,你们能不能先做手术,救人要紧啊,钱我们一定会慢慢凑出来的。”

        那医生摇了摇头说:“这不是我能决定的,世上穷人很多,如果每个人都像你们这样,那我们医院恐怕早就跨了,你们还是尽快想想办法吧。”

        我闭上了眼睛,好半响之后才走到监护室门口,看着病床上躺着妈妈,心里宛如刀扎,无比的难受。

        好半响之后,我才咬了咬牙,下定了一个决心,扭头对小姨说:“小姨,你留在医院照顾我妈,我出去借钱,你放心,这一次我一定把钱借回来。”

        小姨问我:“你上哪儿借去啊?算了,还是我想办法吧,大不了……大不了我就答应虎哥的条件,总不能看着姐姐就这个样子啊。”

        我问小姨:“什么条件?”

        小姨低头不语,我从她的语气中听出了一点猫腻,小姨这么漂亮,我去过几次君豪夜总会,也听里面的人说君豪夜总会的总经理虎哥对小姨青睐有加,颇有好感,我也猜得七七八八了。

        我斩钉截铁的说:“不行!小姨,你千万不能答应他提的条件,否则就算我妈好了,也不会原谅自己的。小姨,我知道你对我们一家都好,但我不会让你因此受到任何的伤害,大舅妈不是让我亲自去求她吗?那我就去好了,大不了就是受一顿侮辱,更我妈的性命和你的清白比起来,这又算得了什么?反正从小到大,我都已经习惯了。”

        说完后,我不顾小姨的阻拦,直接跑了出去,骑上了摩托车直奔陈家而去。

        我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只能去求陈家,大舅妈无非就是讽刺我,出言侮辱我,跟我妈的命和小姨的清白比起来,我受点侮辱算什么呢?

        纵然我心中万分不愿,但如今人在屋檐下,我不得不低下头去。

        我骑着车一路飞快的去了陈家,大舅这些年赚了钱,在市区买了一套房子,离医院倒也是不远,我到了他们家门口,心中有些犹豫,踌躇了好久才鼓起勇气,抬起手去按门铃。

        来开门的人是陈梦琪,她冷冷的看了我一眼说:“你来我家做什么?”

        我说:“我找你爸有事。”

        陈梦琪倒也没有拦着不让我进,我刚走进去一步,陈梦琪就皱着眉头咋呼说:“换鞋,换鞋!你往里面跑什么?我家的地板可都是进口的,被你弄脏了咋整?”

        我在门口换了一双拖鞋后,走了进去,他们家是跃层的房子,不过这会儿大舅跟大舅妈都在楼下客厅看电视,倒是没有见着外公和外婆。

        大舅妈嗑着瓜子,看到我之后,尖酸的说:“哟,大状元来了?我还以为你多有骨气呢,还是厚着脸皮跑上门来了。”

        我直接对大舅说:“我妈现在医院很危及,急需用钱,您能不能借我二十万,这笔钱我一定会尽快还你的。”

        大舅看了大舅妈一眼说:“你等会儿,我这就跟你一起去医院。”

        大舅妈冷冷的说:“站住!去什么去啊?你钱多了没地方花吗?这小子来了,人也不叫,有一点求人借钱的样子吗?”

        大舅说:“你少说两句,救人要紧。”

        我深吸了一口气,来之前我就准备好了承受各种的侮辱,沉声说:“外公跟我们断绝了关系,所以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们。”

        大舅妈冷笑道:“你也知道断绝了关系?那我们凭什么拿钱给你,你以为我们家的钱是大风刮来的?”

        我咬了咬牙说:“不是拿,是借,我会还的。”

        大舅妈奚落说:“还?就凭你吗?是十年还是二十年还?这钱借给你,不就是等于白送吗?你不是挺有本事的吗?你看你最近多风光啊,怎么这么点钱就难住你了?”

        我低着头不说话,任凭大舅妈嘲讽,这时候外公跟外婆从楼上下来,外公说:“在房间里就听见你们说话的声音,什么事这么晚了还在吵啊?”

        外公走下来,看到了站在客厅中的我,老脸抽搐了一下,语气一下子变了说:“你来我家做什么?”

        大舅妈连忙说:“干什么?来讨债的呗。说是让我们拿二十万给他,爸,你正好评评理,咱们凭什么拿这笔钱啊。”

        外公走到沙发旁坐下说道:“你拿二十万做什么?是不是又闯祸了?我早就说过跟你们断绝关系,我不管你闯了多大的祸,都跟我陈家没有关系,难道你没听清楚吗?”

        外婆在一旁说:“老头子,你少说两句。”外婆脸色和善的问我:“小枫,你说说拿钱做什么啊?二十万可不是一笔小钱。”

        我还是如实说我妈受了伤,在医院等着钱做手术。毕竟是血浓于水,我外婆立马有点坐不住了,焦急的说:“怎么搞的啊?受了这么重的伤,明浩,你赶紧去开车,我们去医院看看。”

        大舅马上答应了,外公冷喝道:“站住!我说过以后陈家跟他们母子再无半点瓜葛,都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吗?”

        外婆劝说道:“老头子,素素可是你的亲女儿啊,你难道就看着她死吗?”外婆说着,老泪纵横,悲从心来。

        外公冷哼道:“我没有这种女儿,当初她不听我的劝,还生下这个孽种来气我,屡次让我难堪,这都是她咎由自取的,现在遇到困难了,才知道是我的女儿?”

        大舅妈在一旁添油加醋的说:“爸,您说得对,明浩赚点钱也不容易啊,今天开口就是二十万,明天开口再来二十万,谁承担得起?我们还有一大家子人要生活呢。要我说,这钱就不能拿,拿了第一次就还有第二次。陈枫现在本事大得很,考了状元,又被徐老看重,难道徐老还拿不出二十万吗?”

        我听到这里,心中一阵悲哀,他们有时间在这里对我冷嘲热讽,可我妈却没多少时间等待啊,我无论如何都要把钱借回去。

        念及于此,我握紧了拳头,紧咬着嘴唇,咚的一声直接跪在了他们的面前,一字一顿的说:“我求您救救我妈,这笔钱,将来我一定会连本带息,一分都不少的还上。”

        为了我妈,我哪怕再屈辱又如何?只要能救了她的性命,我一跪又何妨?

        我已经没有了选择,走投无路了,陈家是对我来说是唯一的希望!

  (https://www.touxiang.la/xs/53/53210/1713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ouxiang.la。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ouxiang.la